對話大佬覃宏:好電影應該獲票房與口碑雙贏

來源:搜狐網 2016-06-15 08:16:00

編者按:中國電影市場正在成為全球最受矚目的第一大市場。並且,在可預見的未來幾年甚至十幾年,這種火爆還可能有增無減地持續下去。這樣的變化中,關於電影產業的種種,也變得越來越像明星八卦一樣有大眾基礎。比如,《葉問3》幕後金主的資本運作事件曝光後,幾乎讓這部片的營收戛然而止。一位業內製片人方勵的下跪行為讓《百鳥朝鳳》票房從千萬不到奔向近億。而王中磊、於冬、葉寧、覃宏這些頻頻在娛樂版裏出現的名字也慢慢被不少人熟知。

也就是說,除了談論電影本身,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了解,當下正熱鬧的電影這個產業,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有各種搞不太明白的怪像?真的要趕潮流投身其中嗎?對此,最有發言權的當屬在這個圈子裏實踐多年的電影公司老總們。一定程度上,他們就是電影業的一部分真相,他們決定觀眾看什麽樣的電影,他們的思路和決策影響著這個產業的發展方向,他們預判的未來可信度很高。今年上海電影節期間,搜狐娛樂采訪了一些“大佬”,來為我們做科普。

搜狐娛樂訊(哈麥/文馬森/圖小明/視頻)在大家都瘋狂搶錢搶地盤的這幾年,星美的老總覃宏看起來像是一個“異類”。因為他投資的多是《青紅》、《南京!南京!》、《最愛》、《王的盛宴》、《殺生》、《黃金時代》、《親愛的》這一類影迷喜歡,但難被普通觀眾追捧的電影。

前年,預算約7000萬的《黃金時代》票房失利,讓不少人操碎了心。但你知道這位老板是怎麽想的嗎?“很多人說《黃金時代》你要剪成兩個小時……我說我是做電影院出身,我當然知道剪成兩個小時會對這影片票房是什麽影響,但是對不起,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電影,它包含了時間,包含了風格,包含了很多東西,我們要把它剪短了,那不就喪失我們的初衷了嗎?”

談到電影,覃宏所有的目標都集中於做有品質的作品,他最穩定的合作夥伴兼摯友是陳可辛和李檣,因為誌同道合。今年星美的新片都放到嘉映這個公司旗下做,從新開始。整個片單裏不見當下最熱門的三大類:魔幻/奇幻、喜劇、動畫,而是像《李娜》、《七月與安生》、《沒有別的愛》、《繡春刀2》、《白麻雀》這些或多或少有些文藝氣質的類型片。覃宏很清楚,人要做自己擅長的。“我不認為我們做魔幻會多好。”他還預判,未來各個電影公司一定會形成各自鮮明的特點。嘉映要做是,是名利雙收的好電影。“不能永遠隻看爆米花吧。”

“我不認為我們做魔幻會多好,不擅長”

搜狐娛樂:從前年《黃金時代》之後,感覺星美發展放緩了,是因為節奏的調整,還是在攢項目?

覃宏:不談星美吧,我們還是談嘉映。從《黃金時代》、《親愛的》之後,等於嘉映新成立了一個公司,我們開始從新做內容產業。

電影它是有前期籌備的,不是今天你想上馬就上馬的東西。尤其我本人做電影還是比較專注一點,所以我也不會盲目上馬一些項目。從今年開始,能看到我們的電影作品越來越多了,目前已經拍完了兩部,正在拍第三部。七八月份要再開機三部電影。

搜狐娛樂:2016年的片單裏你比較看重的有哪些項目?

覃宏:我們對每個項目都很認真,不管是中成本的、大成本的,或者是小成本的,並沒有什麽特別的偏好。像《使徒行者》已經成片了。《七月與安生》在初剪階段。《沒有別的愛》我們也投資了,我也看了兩個小時五十分鍾的素材。包括《肇事者》,包括正在拍的《繡春刀2》,我都挺滿意的。

搜狐娛樂:現在大家覺得比較容易賺錢的奇幻/魔幻、喜劇、動畫三大類型,嘉映的片單裏都沒有。

覃宏:各個公司一定要有差異化的嘛。通過我們這個片單能看出不同類型的電影都有,武打的、愛情的、青春的、警匪的。做項目還是做你擅長的,實話實說我不認為我們做魔幻會多好,畢竟不是我擅長的。

搜狐娛樂:你做的電影還是偏故事性的多一些。

覃宏:當然,一個電影本體來說你還是要故事講的好。我本人對劇本還是非常在意的,當然技術上也要突破。

“市場太熱,稍成名的導演無數公司去追”

搜狐娛樂:現在很多公司做電影,都感覺有點搶項目的意思。你的這些項目主要是從哪些渠道發展來的?

覃宏:入行以來我經曆過在家坐著,無數個導演找你,你選擇願不願意跟他們合作。到現在出現了一些成名導演的項目無數個公司去搶。但是萬變不離其宗,一個電影公司你必須要有自己原創開發的東西,然後跟其它公司合作,這也是應該的,行業之內優勢互補,或者說強強結合。所以在這些項目裏頭有些是我們原創的,有些是合作的,還有一兩個對我來說就是加鎊。最重要一個電影公司還是要有可持續性發展,你不能永遠去作為投資公司,我們更關注於做電影的製作公司。

搜狐娛樂:安樂的江誌強老板說過,以前都是很多新導演來找製片人,現在是製片人去找新導演,稍微成名點的你還得預約排人家的隊。是這樣的嗎?

覃宏:當然是有這種狀況了,時代的變化嘛,這個市場現在太熱了,發展也非常迅速。稍微成名的導演,無數個公司去追的。再說難聽點,有些時候導演覺得,讓你投就算給你麵子了。

搜狐娛樂:嘉映的片單裏也有很多新導演的作品,你選擇新導演主要是基於什麽來判斷?

覃宏:我這麽多年一直在持續不斷地做電影,現在有些當紅的導演,不曾經也是我支持、幫助過的?作為一個電影公司來說,你一定要推出一些新的導演出來。用他們最重要是他們的才華,能不能駕馭這些電影。當然在一些新導演上,我們也采取了一種監製模式來幫助他們。

搜狐娛樂:一個製片人的追求可能決定了新導演的作品是商品還是藝術品,你跟新導演的合作是什麽樣的方式?

覃宏:如果是純導演中心製的作品,那當然尊重導演的藝術。你作為投資方,你認可這個劇本、認可這個導演,你就讓他拍好了,你不要管他太多。如果是製片人中心製,你完成不了我還可以換導演,編劇寫不好還換編劇,是兩個概念。這幾年我們一直在從導演中心製往製片人中心製去轉變。

導演中心製在中國還會存在一段時間,有可能會永遠存在,畢竟會永遠存在藝術品導演。比如有一個得了國際大獎的電影,那片子跟我沒關係,但是製片人來找我聊的時候,我就跟他說很簡單,既然你看重這個導演,你就讓他自己去拍好了,給他資金上的支持,在藝術創作上不要太管他,包括剪輯權要還給導演。因為你是做藝術片。你要做商業片那你怎麽管都可以。

搜狐娛樂:有人覺得第五代、第六代之後,就出了一個陸川、寧浩,比較驚豔的。之後的新導演中就再沒有了。

覃宏:我倒不這麽看,陸川和寧浩在藝術上有自己鮮明的風格。時代也在變化,也有很多導演作品完成的非常好,隻是大家有可能覺得太商業了,或者是太藝術了,沒有結合的相對好的一些。但我也不認為隻有他們倆吧,一竿子把年輕人都打死了也不對啊,有些導演還是不錯的。

“會投陳可辛所有電影,《英格力士》跟陸川已沒關係”

搜狐娛樂:嘉映的新片裏陳可辛導演和李檣編劇就各參與了三個,能講講他們跟你的緣分嗎?

覃宏:現在片單裏能看到是六個,其實是不止六個。可辛導演從他的第一部電影《如果愛》開始合作,一直持續到現在,他的所有電影我都會投。

李檣老師應該說是監製加編劇。2011年我們認識了,開始做的《黃金時代》。這兩個人我們是從合作夥伴到朋友到摯友到今天合作人。李檣老師我非常尊重他,非常有才華,跟他合作我非常放心,理念上也都非常契合。

搜狐娛樂:你們這種能長久合作的人氣質是有一些相投的,包括你自己投資電影的風格。

覃宏:當然了,誌同道合者走在一塊吧。

搜狐娛樂:現在流行導演、明星分股份,嘉映和他們的合作方式是怎樣的?

覃宏:我們更看重於做事,在於我們對電影的態度和我們怎麽做電影,而不是說今天因為你陳可辛很有名,李檣很有名,或者說我覃宏怎麽樣,其實還是在電影本體上符合幾方的理念,這麽走在一塊了。當然我會順勢而為,這個市場非常大,也不可能逆潮流完全跟資本不對接,大家所以成為合夥人,最終目的是要拍出我們自己喜歡的電影,這是我們的追求。

搜狐娛樂:《英格力士》之前陸川一直說要拍,最後為什麽換成了黃丹?

覃宏:他是想拍我知道,關於這個他給我打過電話。《英格力士》很早我就看過陸川這個劇本,陸川很早也找過我,我都沒有在意這個項目。但是這個項目後來版權到期了,黃丹老師及作者就找到我,重新開始弄,而並不是說把陸川給換了。我也覺得黃丹老師是電影學院文藝係主任,他在劇本上、創作上都應該沒問題,這種情況下我們才做。這個項目已經跟陸川完全沒關係了。

“好電影應該是名利雙收,不能永遠隻看爆米花吧”

搜狐娛樂:現在中國市場大了,很多人就沒那麽重視藝術了,覺得觀眾喜歡賺錢就好,沒必要非去電影節拿獎證明什麽。你怎麽看這種大環境?

覃宏:你這個問題是說現在太商業化了,我覺得一個好的電影應該是商業和藝術相結合的,就是名利雙收。不能光拿戛納來評判中國電影,也不光拿票房來評判中國電影。

搜狐娛樂:藝術類電影有些票房不錯的,比如《親愛的》,也有些賣的不好,像《闖入者》、《黃金時代》,這個主要是營銷上的事情還是題材上的事情?

覃宏:《親愛的》跟《闖入者》還是有所區別的,《闖入者》更藝術一些,《親愛的》還是有市場化的因素存在的。

不管做什麽樣的電影,首先我不會喪失我們對電影品質的追求。當然在片單裏頭會出現一兩部比較文藝的,但我也不認為它沒有市場的賣點,作為投資方應該更多的給它一些商業化的運作。

《黃金時代》我們營銷、宣傳的大家都知道,但是因為題材和片長的問題,本身就是小眾群體的電影。當然很多人說《黃金時代》你要剪成兩個小時……我說我是做電影院出身,我當然知道剪成兩個小時會對這影片票房是什麽影響,但是對不起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電影,它包含了時間、包含了風格、包含了很多東西,我們要把它剪短了,那不就喪失我們初衷了嗎?

搜狐娛樂:美國八九十年代很繁榮的獨立電影也是一些風格比較新的類型片,但是有像米拉麥克斯這樣的公司營銷做的特別好,商業上很成功,你覺得中國可能會出現這樣一個時代嗎?

覃宏:中國電影現在是在發展過程中,還沒有梳理到什麽樣觀眾看什麽樣電影。其實這麽多年,獨立電影像王小帥、婁燁、賈樟柯他們依然在拍著,永遠有些人在默默的、認真的做自己喜歡的電影。我堅信未來會越來越好,不能永遠隻看爆米花吧。

“現在是跑馬圈地,未來各公司會形成鮮明特點”

搜狐娛樂:現在電影金融化、買票房,大集團公司的院線照顧自家排片這些現象都挺普遍的,你怎麽看?

覃宏:這些現象都有一定存在的,但它不是主流的。對我來說還是要把自己做好,不管你幹什麽,內容為王,那些手段的東西是一個過程,你能靠這個支撐一輩子嗎?

我們看到好萊塢工業體係的發展,它在三四十年代出現了院線與內容的剝離(反壟斷法要求電影公司不能同時經營影院),有可能中國也會走這塊。

搜狐娛樂:現在還是跑馬圈地的時候,未來可能有一些巨頭公司壟斷資源,小的公司麵臨被收購或依附的壓力,你是這樣的判斷嗎?

覃宏:未來當然是這樣的,不可避免,電影行業是個資源聚攏性的行業,當然會出現一些越來越大的公司,一些中小公司有可能依附在一些大公司的下麵,作為一個工作室也好,作為一個片源也好,這是行業的發展規律。但是現在為止,依然還是跑馬圈地,誰也不能說未來一定會站在什麽樣的高度上。但是任何電影公司,說到天說到地你拿作品說話。

現在其實特簡單,你看片單都有重合的,因為大家在這個時代需要強強聯合的,共同做一些片子。慢慢會形成各大電影公司自己的一種比較鮮明的特點,其實現在已經有雛形了,你像有些導演他會找我,他不會找別的公司,有片子會找別的公司不會找我。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