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寫出最深刻懺悔錄的外逃貪官,有什麽特殊之處?

來源:鳳凰網 2016-06-14 21:10:00

原標題:這位寫出最深刻懺悔錄的外逃貪官,有什麽特殊之處?

他是公開報道中第一個由美國回國自首的外逃官員。

“我曾是一名時代的幸運兒。”今年6月12日中紀委公布的王國強的懺悔錄裏,他這樣寫道。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這份聲淚俱下的懺悔錄近四千字,此前這類外逃官員的懺悔錄很少公布,像這樣篇幅、這樣詳細、如此深刻的更是從未有過。在懺悔錄中,王國強連用“浪跡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苟延殘喘、過街老鼠”五個成語來形容自己的逃亡生活。

懺悔錄主要著墨於他在美國的外逃生活,細述了當時的情況。那兩年零八個月的生活,在他的回憶中都成為了恐懼的經曆。而從他2014年底自首到現在,也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的時間。

到首都機場時,他向紀檢監察機關遞交了手寫的自首書,去年3月,中紀委公布了他在接受調查的過程中寫下的自述。這次,他的懺悔錄出現在中紀委網站上。

2012年出逃引起輿論的嘩然

“我是原遼寧省丹東市市級幹部(副廳級),原鳳城市市委書記王國強,2012年4月22日,借工作調動待崗之時,以探望在美國讀書的女兒的名義,未經批準擅自使用因私護照,協同妻子從沈陽桃仙機場啟程飛往美國西雅圖。”

這是央視節目中披露的王國強自首書的內容,其中簡要提到了當年的出逃過程。當時據媒體報道,“2012年4月末的一天,遼寧省丹東市正在召開一次重要會議,卻無法聯係到調任丹東不久的副市級領導、鳳城市原市委書記王國強。與此同時,王在丹東海關工作的妻子譚某也無法找到”。

當年4月6日,因在處理鳳城市供暖不達標而引發的群體事件中工作不力,王國強被免去鳳城市市委書記職務,調到丹東(鳳城市是隸屬於丹東的縣級市)任職。王國強與“供暖”扯不開幹係,當時正被紀委調查的鳳城海德熱電公司,被傳與王國強關係密切,而改製後的熱電公司的設備故障,也成為群體事件的導火索。

“當時時逢組織正在調查,心中有所恐懼,也存有僥幸,在這種情況之下感覺美國是一個‘天堂’,可以庇護我,所以這樣我就到了那個地方去。”

那本出逃的護照是以赴美國參加女兒畢業典禮為由在2010年辦理的,2012年3月,他在美國駐沈陽總領事館辦理一年多次赴美簽證。4月22日,發生了上述一幕。

王國強出逃後不到一周,4月28日,遼寧省紀委對他立案調查。但並沒有對外公布,所以王國強出逃已經四個月,但公眾並不知曉。而在當年8月,媒體注意到了相關職位的空缺,開始廣泛報道此事,而到了8月底,地方相關人事對記者表示,其已經離境。

對於他帶走的錢款,有傳言稱,他攜款2億元,一時輿論嘩然。

對於涉案金額,官方沒有給出數字,在自首書中,他自己寫道,“國內各媒體的爆炒,形成了我是一名攜款2億元巨款的巨貪(的形象)。”

在美國浪跡天涯

“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夢,一段不願回顧卻又刻骨銘心的記憶。”懺悔錄中王國強這樣總結在美國的歲月,他稱這兩年零八個月就像過了28年一樣。

“這期間,我又怕中國發現我,又怕美國抓獲我,致使我與妻子有護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醫,與國內親人不敢聯絡,與美國的同學和朋友不敢聯係。”之前已經提到王國強的女兒在國外,而他在懺悔錄中說,為了不連累女兒,他竟然不敢告知她自己身在何處,更談不上見麵。而在國內的嶽父和妻子姐姐去世之時,王國強和妻子都沒能回國探望。

在住的方麵,他還住過二三十塊的INN,也就是小旅舍。由於租任何房子都要出示證件,就隻能找二房東租合租屋,由於怕合租人懷疑而報警,他搬過三次家。而房客也是什麽人都有,在自述中,他寫道,“房客人高馬大,聲大如鍾,少有修養,看到我愛人時就目露淫光,實在是讓人驚恐。我愛人整天驚恐不安,我整日也設想和準備著發生不測。白天和妻子躲在自己的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裏,傍晚才敢步行到超市買點吃的。”

自述手稿

在出行方麵,他們隻能乘坐不使用護照的“灰狗”巴士。也沒有到過美國的城市轉一轉,都是在遠郊苟且偷生。“在美國期間,吃的都撿最便宜的買,從來沒有添置衣服,妻子沒有用過化妝品,連我的理發都是妻子幫我完成,她自己的頭發也由她自己剪。”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在懺悔書看到,王國強說自己在美國他不敢去看病,護照不敢用。買藥需要處方,也需要持護照才能見醫生。所以不能看病買藥。潛逃美國期間,血壓一直降不下來,最高的時候達到200。他還提到,2012年8月,正值網上熱議他逃跑事件的時候,有一天他心髒病就發作了。“那一天,我正好出門,突然感覺到心區和整個後背疼痛難忍,滿身的冷汗,好不容易掙紮著在路旁邊的小椅子上半坐半躺,雖然能看見合租那個屋子,但我連呼喊求助的力氣都沒有。”

首位從美國歸來自首的外逃官員

王國強的自首是高調的,他成為從美國歸來自首的首位外逃官員。

他坦承,作出抉擇前,自己也曾猶豫,“決定回來前,我每一天都在想回國自首的事,但都是忽左忽右,忽冷忽熱。”

“是黨的政策感召促使我下決心回來。”

在中央紀委網站的新聞稿中有這樣一段話,王國強案件是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直接督辦的重點案件,也是中美雙方共同確定的反腐敗追逃追贓重點案件。2014年以來,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的統籌協調下,各成員單位密切配合,通力協作,省市有關部門全麵啟動了調查取證工作,美方給予了支持。

2014年10月,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外交部聯合發布《關於敦促在逃境外經濟犯罪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規定如果外逃人員在當年12月1日前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自願回國的,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王國強選擇了自首。

2014年12月22日下午,一架國航班機從美國飛抵北京首都機場,飛機降落後,7名工作人員首先登上飛機,其中2人身穿警服。隨後,一身運動服的王國強進入機場中巴。

在機場一間辦公室,王國強向紀檢監察機關遞交了自首書。

“我今天很真誠地呈上我的自首書,我願意接受組織審查,也願意承擔一切黨紀國法應該我承擔的責任。“

資料|中紀委官網、央視官網、遼沈晚報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