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無聞的表圈 原來有那麽多講究

來源:搜狐時尚 2016-06-13 01:59:00

腕表表圈(一般是固定的)擁有創造不同的條件基礎。術語“表圈”指代位於表殼之上的框架,通常鏡麵就是安裝在這裏。表圈不應與“凸緣”(flange)或“內表圈環”(innerbezelring)混淆,後者是表盤邊緣與殼體中部交匯的內側組件。懷表時代,表圈就已被用來固定防護玻璃。某些情況下,可以利用小鉸鏈升起表圈,便於校時。然而,從懷表過渡到腕表,條件愈發苛刻,製表大師們不得不做出改變。表圈需維持在固定位置,確保耐衝擊性和防水性。同時,表圈分配到新的任務,盤麵盈滿時標注時標或測量刻度。隨後,表圈變得可以旋轉移動,並增添了附加功能,如潛水。當然,那是另外一個故事。固定表圈,已經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保護核心元件

勞力士格林尼治型II腕表

勞力士腕表配備的坑紋表圈至今已有近百年曆史。1926年,品牌研發出一種全新設計,表圈旋入殼體中,以增強防水效果。勞力士在表圈上鏤刻坑紋,確保專用工具適當抓握。自此,三角坑紋表圈成為品牌標誌性特征。在當時,腕表鏡麵大多通過粘接或釘結固定到表圈上。為了更好地隔離,實現保護核心元件的目的,勞力士依托樹脂玻璃設計出一種全新結構——垂直邊緣朝下楔入殼體中,被稱為“煙囪”(chimney)或“玻璃框”(glassbox)鏡麵,壓力越大,鏡麵和殼體的契合也就越緊密。樹脂玻璃能夠適應更加複雜的形狀,這在亞克力時代是無法實現的。當然,這種技術並沒有淘汰以螺絲固定表圈的方法。

美學元素螺絲

不久,卡地亞開始用螺絲固定表圈,Santos係列至今仍在沿用。這是將表圈,通常也包括表底,固定到殼體的一種方法。多年以來,業內研發出數種不同類型的方法。另外兩種常用方法,是扣合和夾緊(通過殼體內緣螺紋)。根據生產數量、適用工具和精確要求,選用這種或那種具體方法。

卡地亞Santos100浮動式陀飛輪腕表

螺絲也可以轉化為一個基本美學元素。愛彼皇家橡樹腕表配備的六角螺絲就是鮮明案例,六角螺絲基本用於裝飾,螺紋朝向步調一致,如何做到這一點,緣由在於表底設套筒支持。“通往大海的窗”確實啟發了百達翡麗鸚鵡螺腕表,這個傳奇係列在2016年迎來問世40周年紀念,其命名源自儒勒·凡爾納小說中尼摩船長的著名潛水艦。當時,鸚鵡螺腕表的廣告宣稱:“這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精鋼腕表之一!”

愛彼皇家橡樹腕表

羅馬法律戰爭

1970年代後期,昆侖和寶格麗因表圈設計卷入法律糾紛。爭奪的焦點是兩個已經流行的腕表型號:昆侖Romulus和寶格麗Bulgari。兩款腕表的共同特性在於表圈用作裝飾,賦予時計真正“靈魂”。1958年,昆侖推出Hourless腕表。1966年,品牌聯合創始人和傑出腕表設計師RenéBannwart對它進行了改進,在腕表表圈上增添了羅馬數字,先是雕刻,後是琺琅,隨後隻有雕刻留存了下來。羅馬鍾表珠寶商寶格麗決定在腕表表圈上雕刻品牌名稱,先後凡有兩次。1975年寶格麗推出首款Roma腕表,搭載石英機芯,配備橢圓形表殼和數字液晶顯示屏,僅供品牌尊貴客戶。最終,昆侖成功證明了自己的首創性,但這並沒有阻止兩個型號繼續並存。

寶格麗RomaFinissimo腕表

藝術氣息研發創新

表圈還可以容納寶石或其他形式的工藝,鑲嵌珠寶鑽石,通常會令腕表更具女性魅力。在這一領域,羅傑杜彼和雅典分別憑借ExcaliburSpiderSkeletonFlyingTourbillon腕表和MarinePerpetual腕表為製表業引入全新專利工藝。前者開創性地將60顆長方形切割鑽石(總重2克拉)鑲嵌在金屬表圈的橡膠上,新穎的創意要求完整掌握塑性變形技術。一些品牌堅定致力於藝術工藝,如伯爵甚至想將表盤圖案延伸至表圈上。

羅傑杜彼ExcaliburSpiderTourbillonVolantSquelette腕表

有時表圈還涉及到研發部門。宇舶就曾推出多款魔力金腕表,這種專利合計需在高溫高壓充斥惰性氣體的環境下,將24K純金與3%液態金合成物灌注至碳化硼陶瓷胚體中,使黃金分子完全滲透並填滿胚體的每個空隙,完成二者之間的無縫融合,實現近乎完美的防刮效果。2014年,歐米茄也涉足這一領域,推出一款海馬腕表,配備橙色陶瓷表圈,這種色澤極為罕見,其方法是材料中融入了稀土元素。歐米茄還利用獨特的鉑金850Liquidmetal®合金,在預先鏤刻的表圈上澆注時標。勞力士也研發出雙色陶瓷表圈生產技術,兩種顏色對比分明。表迷們自然歡欣鼓舞,勞力士格林尼治型II腕表也因表圈獨特的藍黑配色,贏得了蝙蝠俠的綽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