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何對經濟越來越焦慮?

來源:觀察者網 2016-06-06 10:12:00

中國經濟企穩向好的跡象在增多,中央一係列針對經濟下行壓力的措施應對出現了一些成效,但社會輿論普遍對中國經濟的焦慮情緒仍然很重。

盡管從2016年上半年的部分數據看,中國經濟企穩向好的跡象在增多,中央一係列針對經濟下行壓力的措施應對出現了一些成效,但社會輿論普遍對中國經濟的焦慮情緒仍然很重。

經濟企穩回暖要麵對的三大社會焦慮心理

從宏觀層麵上看,2016年來的大宗商品價格反彈,帶動工業企業利潤增速由負轉正;製造業PMI雖有小波動,但連續數月穩定在榮枯線以上;各地房地產銷量有一些上揚,也帶動建築工程企業訂單,等等。這些都是2016年以來一些來之不易的中國經濟企穩向好的微觀信號。然而,抵消經濟企穩回暖的社會焦慮心理也很明顯。這主要表現在以下三點:

一是通脹壓力抬頭,提升了社會對經濟企穩的漠視感。數據顯示,消費品價格和資產價格的通脹值得警惕。更糟糕的是,國內消費品價格上漲並未帶動質量的提升,社會煩躁與民族自卑心理在加劇。一個典型事例是,2014年中國赴日本旅行達220萬人次,比前一年增加了82%;2015年更達到500萬,再翻一番。去年訪問日本的外國遊客,中國人數占了25%,但消費額卻占近一半,且將近1/3中國人都兩次以上去日本,俗稱“回頭客”,多數為購物,但在日本所購之物不少竟是“中國製造”。

二是社會階層固化,加劇青年人的未來無望感。近年來,由於勞動力市場供求關係改善、國家大力提高各項社會保障支出,收入層麵的貧富差距有所收斂。這表現在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快於名義GDP增長,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縮小,基尼係數也呈小幅下降趨勢。但中國存量社會財富的差距日益擴大,資產的增值速度遠遠超過工資收入的增長速度。2013年以來創業板為代表的新興產業股權價格上漲,以及一二線城市房產價格大幅上漲,都加大了人群財富差距,固化了社會階層分析。其中,一二線房價上漲尤甚,摧毀了年輕人的夢想,對社會乃至政治層麵造成負麵影響。目前有房階層與無房階層對房價猛漲產生的經濟擔憂感在加劇。

三是國際輿論看空,助推國內的心理情緒波動。國外智庫、媒體及一些敵對勢力時常釋放出一些崩潰論、停滯論與陰謀論的聲音,通過微信、微博等新媒體方式幹擾國內社會的情緒,轉移了民眾對經濟轉暖積極麵的注意力,變相提升了社會的經濟悲觀主義預期,也間接助推了人民幣貶值和資本流出的中期壓力。隨著資產價格的不斷上漲,符合高淨值、可移民條件的人群數量呈幾何級數放大,資本流出壓力實際上是在加大的。

好消息與壞消息在賽跑

從國內智庫的研究評估看,中國經濟發展從2016年開始的“十三五”時期將呈現前低後高的走勢,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是高概率事件。但進入中高收入的國家發展時期,國民心理對經濟形勢的判斷與觀感,將不再隻取決於“量”的增長,還有賴於“質”上的提升,後者所產生的公眾情緒,將反作用於經濟的長期發展。

從這個角度看,諸多宏觀經濟企穩向好的好消息與一些幹擾性的壞消息,正在產生一場長時段的拉鋸戰。中國經濟的畫麵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呈現消極與積極、悲慘與繁榮並存的局麵。能否讓中國經濟在社會良性輿論環境下發展,關鍵在於是否講清、講好中國經濟故事,讓正能量占據主流。

在國內,依靠服務、消費增長和效率提升支撐的中國經濟轉型成效將越來越明顯,然而,大量中國經濟消極故事也將會長期存在,比如,高質量、個性化消費品難以滿足國內需求,電信、金融、教育、文化、養老、體育等領域有效供給不足;鋼鐵、有色、建材、化工、煤炭、輕工、紡織等行業出現相對產能過剩;企業成本長期高企,製度性交易成本、企業稅費負擔、社會保險費、財務成本、電力價格、物流成本等不斷蠶食著企業的競爭力;地區性或局部金融風險的威脅長期存在,地方債務規模不斷膨脹,等等。

國際上,隨著中國國力的持續走強,中國與部分國家之間的戰略互信赤字也在上升,雙方合作意願低於經濟競爭的導向。美國、日本對中國“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反應消極,中國新殖民主義論、再建朝貢體係論高漲,美日構建TTP貿易包圍圈之勢凸顯,美元加息的預期將對全球金融市場構成持續衝擊,給全球經濟複蘇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和挑戰。部分地區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正在升級,民族問題、宗教問題仍然困擾著各國,增加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在全球“大通縮”大環境下,資本賬戶逐漸開放的中國經濟各類隱性風險逐漸顯性化,給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帶來極大的挑戰。

國內外宏觀形勢的壞消息並不可怕,關鍵在於不斷克服困難、戰勝挑戰的進程中個體幸福感的上升。而此時,傳播並放大更多的中國人個體幸福感上升的經濟故事核心要素,是以正壓邪,進而助推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重大變量。換句話說,是否讓中國人自己感受到“中國夢”微觀版與個人版的增多,是評價中國經濟好壞的根本標準。隻有這樣,中國才能真正進入“光榮與夢想”時代。

讓國民為中國經濟改革自豪

長期以來,中國經濟發展的進程遭到了不必要的消極輿論幹擾,大量經濟成本耗費在對國內外負麵消息的應對上。經濟改革的有效性與發展趨勢的不確定性,也隨著國內外輿論衝擊的烈度呈現正向的比例關係。要吸取過往的經濟發展教訓,既解決短期經濟下行,又實現長期願景目標,非常重要的一環就在於,讓民眾與社會輿論經常性地體會到中國經濟發展的興奮點,切實感受到改革紅利的釋放與改革原動力的傳導。

第一,讓民眾既體會到各類改革的困難度與複雜性,又能夠體會到各級政府的堅定改革意誌,用真切的個體故事,如公務員的勤勉、各級主官的擔當、地方的變化等,以喜聞樂見的媒體方式,以傳播通行的一般規律,真實、客觀地描述好政府推進供給側結構改革、推進簡政放權、財稅體製改革、金融體製改革、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穩定社會保障、健全城鄉一體化、構建開放型經濟體製、促進生態優化的不易與艱辛,讓民眾感受到政府的改革誠意與堅毅精神。換句話說,要在各個領域推進“真改革”,讓政策“真落地”,而不是讓現在所謂“改革空轉”、“政策打滑”論調在民眾內心獲得認可。

第二,在真正能夠提升國民幸福感,尤其是中底收入者的安全感的經濟政策上大下功夫,如發揮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等社會保險的基礎性作用,對老少邊窮困群體予以低線救助,樹立中西部地區、老工業基地在產業轉型升級過程的成功典例,激發經濟發展的社會鬥誌,讓民眾尤其是低層民眾真實感受到社會主義優越感,讓年輕階層擁有公平、有序的良性奮鬥環境,能憧憬未來,而不是讓各類社會抱怨、青年人的自怨自艾占據輿論的主流。

第三,講好群團式創新故事,樹立群團式創新團隊榜樣,對創新團隊進行製度性的表彰和獎勵,大力支持和推進技術創新轉化,引導人們向群團式創新團隊榜樣學習,形成全社會創新風氣的正能量,對衝國內外複雜輿論對國內經濟發展“崩潰論”的不良影響。

第四,加固在各級基層主官和企業家精英群體中形成穩定的發展預期,嚴禁“朝令夕改”,強化各類市場主體“法無禁止即可為”與政府部門“法無授權不可為”的觀念,調動各方參與經濟建設的積極性,讓政府的經濟治理邊界“退守”在加強事中事後的監管與懲處上。以政府積極的、真切的簡政放權,換得社會積極的信心複燃。

第五,推動雙邊與多邊的產能合作,以中國人成功走向世界、中國護照含金量越來越高為基本旋律,更多講述中國在“一帶一路”區域的精彩奮鬥進程與對世界的積極貢獻,以真實的中國海外運營實力和資源配置能力提升事例,增加中國作為“大國國民”的尊嚴感、自豪感,切實有效地推動經濟轉型,化解積聚的金融體係風險,為我國經濟中長期健康發展培育內生的持續增長動能與心理預期。

換句話說,目前經濟發展需要的不僅是真改革(realreform),也需要巧改革(smartreform),既需要各項改革政策的落實與執行,還要注意到改革故事的闡述與傳導。畢竟,做得要好,說得也要好。畢竟,中國經濟急切需找尋刺激與提振社會信心的興奮點,最大化地釋放來之不易的改革紅利,傳導潛在的改革原動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