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檢察院剖析小官巨貪:辦事員貪汙千萬

來源:社會新聞 2016-06-02 09:50:23

廣東檢方去年以來辦理“小官巨貪”案148件201人

(記者方晴通訊員陳雲飛)在不少人看來,貪腐涉案金額達百萬、千萬元的肯定是位高權重的“大官”。殊不知近年科級以下幹部頻頻成為各類貪腐大案的“主角”。記者昨日獲悉,2015年以來,廣東省檢察機關共辦理科級以下幹部“小官巨貪”涉嫌貪汙賄賂100萬元以上的案件148件201人。通過研究分析,辦案部門發現這些“小官巨貪”案件呈現單筆犯罪數目更大、作案向利益同盟發展、方式更隱蔽、發案行業更關乎民生等四個新趨勢。

貪腐單筆數目更大

據介紹,檢察機關過往查處的科級以下幹部貪腐案件,多數通過少量多次、長期蠶食的方式斂財。“小官”長期紮根基層,關係網錯綜複雜,或經手收支單位大筆經費,或處於直接掌握項目管理、招投標、物資采購、工程款結算等環節的優勢資源崗位,“含金量”很高,對行賄人有直接的影響力,故其收受賄賂的單筆數額更大。如廣東移動茂名分公司原副經理陳某利用負責項目招投標的職務便利,收受賄賂530萬元,其單筆數額少則20萬元,多則300萬元。

“小官大貪”的犯罪手段從過去簡單的以權謀私和監守自盜轉為運用專業知識、利用程序或製度漏洞作案,隱蔽性增強。如虛開公務消費等名義的發票侵吞公款;虛報冒領騙取國家補助資金;借用他人名義辦理不動產權屬登記等。如東莞長安經濟科技信息局一名辦事員,利用初審企業申報“中央財政關閉小企業補助資金”材料的職務便利,兩年內先後騙取該項國家補助資金共1200餘萬元。

貪腐者發展利益同盟

據介紹,當前反腐大環境下,單人作案風險、難度較大,“小官”多選擇集體犯罪組建利益同盟,上下級之間形成利益均沾的貪腐鏈條,內外勾結。如佛山南海區地稅局裏水分局高某映等四人受賄案,四人借負責房地產過戶審核、計稅、二手房減免稅審核等職務便利,采用放鬆審核程序、虛假辦理臨商申報個人所得稅業務等方式,為中介代辦人員代理的購房客戶謀利,八年間受賄達670萬元。

此外,近年來國家對民生的補助補貼項目有所增加,種糧種植、生豬補貼、退耕還林等補貼補助容易被截留挪用,粵東西北地區尤為明顯。如肇慶市懷集縣農業局原副局長孔某某貪汙案,嫌疑人借用何某某、梁某某經營生豬養殖場的名義,偽造相關材料騙取畜牧業專項資金110萬元。

探因:

監管抓大“小官”鑽漏洞崗位固化易結“利益網”

檢察機關對照分析發現,部分幹部熱衷於迎來送往,沒有將實權用在為民謀福祉上,反而用來謀取私利。有的職務上升空間有限但掌握權力資源,遇到拉攏腐蝕,貪腐行為極易發生。如廣發銀行東莞分行原行長盧某斌,在臨近退休時有意識為退休後生活做準備,向他人索取錢財用以購買汽車。

此外,有的權力缺乏監督。現有監管機製主要體現為“抓大”和“抓總”,對職位低的基層幹部監督偏弱;從行業看,查處的案件多在權力較封閉的行業或環節,如供電、金融、鐵建等,外部監督較難介入。還有民主監督被架空的情況,一些領導幹部不公開權力、財務清單,內部民主監督流於形式;有些基層領導幹部與上級領導幹部結成利益同盟,導致縱向監督不到位。

“基層幹部崗位固化”也是原因之一。有些幹部長期負責某個領域、某項業務,在工作中建立了豐富的人脈關係後,如果缺乏有效監督,容易讓權力尋租人鑽漏洞;越是在基層,權力生態中的“熟人社會”特征就越明顯,血緣、同鄉、同學等關係形成特定利益關係,久而久之成為集體腐敗的“小王國”。

同時,小額貪腐處理不能有效警醒。由於小額貪腐往往不易被發現,發現後或因夠不上刑事處罰,僅作紀律處分或不了了之。有些官員心存僥幸,在貪腐的路上積少成多、越走越遠,慢慢成為“小官巨貪”。

建議:

重點崗位定期輪崗基層權力公開運行

對該類犯罪呈現的新趨勢和產生的原因,廣東省檢察機關建議要建立健全內控機製,適度分解部門及個人權力,對重點領域重點崗位工作人員定期交流輪崗,嚴格實行回避製度。同時推進基層權力運行公開化,對群眾切身利益事項、腐敗易發多發領域和環節進行公開,推動各項權力在網上公開、透明、高效運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