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顯示:近三成中小學生表示偶爾遭受校園欺淩

來源:人民日報 2016-05-29 06:41:00

校園欺淩現象近年來多發,廣受社會各界關注。2015年,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針對10個省市的5864名中小學生的調查顯示,有32.5%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在校時會“偶爾被欺負”。日前,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各中小學校針對發生在學生之間,蓄意或惡意通過肢體、語言及網絡等手段,實施欺負、侮辱造成傷害的校園欺淩進行專項治理。

有些信號要體察

女生小張是河南鄭州某高中學生,一次考試,班裏有幾個同學讓小張遞答案,小張沒遞。放學後,那幾個同學就把小張堵在路上,拳打腳踢。“她選擇了忍氣吞聲,雖然後來沒再被欺負,但明顯變得不愛說話了。”小張的同學小王說。

小紅是遼寧省淩源市某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最近小紅的母親發現孩子變得寡言少語,學習成績也明顯下降,再三追問下,小紅說出實情:學校裏有幾個同學知道自己家開了商店,不時要求她從店裏拿東西給他們。後來,小紅要是一天不拿東西,下課或放學後就會被他們堵,還經常被打。“孩子既怕我發現她往外拿東西,又怕在學校被打罵,每天都悶悶不樂的。”小紅的母親說。

“學生突然變得沉默寡言,往往就是一個重要的信號。”安徽合肥黃山路小學教師葛莉莉說,學生在受到言語誹謗、身體傷害時,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自信心受挫,常帶有沮喪情緒。此外,身體出現傷痕、個人物品丟失、學習成績明顯下降、不願上學等現象,也極有可能是遭遇校園欺淩的信號。

忽略心理要不得

“學校老師隻看重成績,家裏大人隻顧著賺錢,有些同學平時沒啥事兒幹,就光拉幫結派打架鬧事了。”遼寧省建平縣某高中學生吳洋告訴記者,身邊有些同學沉浸在各種暴力遊戲、電影及小說的世界裏,一旦同學間有些小矛盾,暴力情緒就可能爆發。

遼寧淩源市某村的學生家長吳強兩口子常年在外打工,孩子跟爺爺奶奶生活,平時也就一周打一次電話。“我們不在身邊,老人慣著孩子,孩子有些霸道,覺得別的孩子必須聽他的,否則他就可能去教訓別人。”吳強說。

渤海大學教授朱成科認為,校園欺淩事件的雙方甚至旁觀者都是受害者,不僅會帶來身體上的傷害,更將在青少年心中留下難以抹去的陰影,而且校園欺淩施暴者許多是“問題家庭”的“問題孩子”,教育家長及家長自我教育是減少“問題孩子”產生的重要一環。遼寧鐵嶺市第三中學校長郭蕾表示,學校和家庭“唯成績”而忽視其他方麵,以及義務教育階段心理健康老師的缺少,都是重要成因。

各方力量應聯動

校園欺淩乃至暴力事件的一再發生,讓社會各界認識到其嚴重性,“不再是小事一樁”。要防止校園欺淩的發生,是一個係統工程,需要多方麵、多領域齊心協力。

校園欺淩根在心靈,責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因此,終結校園暴力,治理校園欺淩,需要充分發揮教育的作用。長期以來,一些學校和家長“偏重分數,輕視素養”“管控有餘,教育不足”,忽視了對學生心理方麵的教育。青少年在心智上具有極強的可塑性,必須通過可操作的規則教育、行為教育等,並加以言傳身教,幫助他們培養底線意識,並形成健全的人格。因此要通過立法來加強對校園暴力行為的預防和懲罰,進一步明確家長、學校的安全教育、管理和防範責任。

不少地方正加強義務教育階段心理健康老師的配備,加強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並倡導社會各類預防研究機構以及公益性組織和專家參與其中,盡快建立一套完善的校園預防暴力防控體係。

《人民日報》(2016年05月29日01版)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