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亂停小轎車逼走公共車 公交重要還是停車場重要

來源:社會新聞 2016-05-25 16:23:50

運通106如今在田村北路的臨時站

本報記者白歌

中午12點,行駛在巨山路上的專110路公交車在錦繡大地物流港前左轉,進入一條八米寬的支路中。在這條沒有名字的支路上,是專110公交車的最後兩站:碧桐園小區和綠穀雅園小區。

從與巨山路的交叉口到寶山蘑菇園門口,這條長一公裏的支路旁,坐落著三個居民小區、一個客戶公寓區、一個城中村,而專110公交車是這條路上唯一的一趟公交。

今年4月初,專110公交車組突然在站牌上貼出公告,宣布從4月9日起,早高峰7時30分前、晚高峰7時30分後,公交車將不在碧桐園小區站和終點站綠穀雅園小區站停靠。

而采取甩站措施的原因則是:道路太過擁堵,公交無法掉頭。

“那大家肯定不樂意啊,尤其是學生和上班的,都是打早走、晚上回,它這麽一撤,人家怎麽上學上班啊?”周菱(化名)告訴北京晚報記者,通知貼出後,居民們一致反對,紛紛向相關部門投訴,“但是公交公司也是沒辦法,你看我們這路邊兒的停車,太多了。”

專110路無法掉頭

早晚高峰分時甩站

對於家住阜石路93號院、家裏沒車的周菱來說,乘坐專110路是她最經常、最便捷的出行方式:專110的起點站就在93號院小區門口,坐上這趟公交,就能去到巨山路、阜石路、玉泉路等大路上,換乘其他公交或地鐵,日常的購物、看病需求均能得到滿足。

一趟公交帶來的便利讓周菱格外滿意,遠離大路保證了小區的安靜,而專110的存在又彌補了交通的不便。

然而,4月初出現在站牌上的一張通知,讓這樣的便利生活麵臨危機。通知中寫道:從4月9日起,早高峰7時30分前、晚高峰7時30分後,碧桐園小區和終點站綠穀雅園小區站將采取甩站措施。

周菱並不是受影響最深的群體,她已經退休,除了看病外出門不用趕早,隻要過了早上7時半,就能正常乘坐公交,但對於需要早出門的學生和上班族來說,不便是顯而易見的。

“專110早晚要是不過來,那些上學上班的怎麽辦啊?如果說年輕人多走點路沒關係,可以走到錦繡大地那站坐車,那小區裏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太怎麽辦?”周菱告訴北京晚報記者,這附近一共有三個小區,分別是阜石路93號院、綠穀雅園小區和碧桐園小區,除此之外還有錦繡大地客戶公寓小區和龔村平房區,也就是說,專110最後兩站覆蓋的乘客群體非常大。

分時甩站的通知一出,居民們都炸了鍋,紛紛向相關部門反映要求公交公司撤銷這一決定。4月14日,公交公司回應稱:之所以決定分時甩站,是由於社會車輛占用公交車掉頭車道,公交公司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一直無法得到解決,專110路無法掉頭,不能保證正常運營,隻能采取甩站措施。

雖然對公交公司的武斷不甚滿意,但周菱也能理解,因為這條路上的停車狀況,實在是讓人頭疼:“你也看到了,這還是大中午,兩邊兒都各停了一排,晚上恨不得一邊兩排!”

並且,這條路上的停車問題很獨特:麵包車是主要症結,而非私家車。

麵包車停上掉頭車道

保安24小時看管後線路恢複

“其實居民停車並不嚴重,就是那些商販的麵包車,能從路口一直停到我們小區門口,還不止一排。”周菱所指的,是居住在龔村平房區、圍繞著錦繡大地做生意的商販們。

原來,這片區域屬於海澱區寶山地區,著名的批發市場錦繡大地正坐落在這裏。盡管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大背景下,錦繡大地的業務規模已經大大縮水,仍有相當數量的商販租住在寶山區下轄三個自然村的平房區內,綠穀雅園東側的龔村平房區正是這樣一個商販密集的“城中村”。

北京晚報記者於晚上9時左右來到龔村進行探訪。道路狹窄,兩邊是密密麻麻的經過加蓋的平房,房前還有水果攤、小吃攤等,因此商販們的麵包車無法停在村內,隻能停在村外的市政道路上:將龔村與綠穀雅園分隔開的寶山中路,路兩側晚9時已經各停了一排麵包車;而專110經過的支路上,部分路段已經停了兩排麵包車或小卡車。

“除了道邊停車,更嚴重的是有些商販會趁夜把車停到專用掉頭車道上去。”原來,這條路通往封閉的寶山蘑菇園,不與其他道路連通,因此在蘑菇園的門口,給專110辟出了掉頭車道,路麵上用交叉黃線標誌著禁停區域,路口也豎著牌子:“公交專用掉頭處,禁止社會車輛停放。”但顯然,這樣的標誌並不起作用。

“據說公交公司跟寶山公司(村委會)說過很多次,讓管管停車,不然公交車開不進來,開進來也掉不了頭,結果寶山這邊不管,公交實在受不了了,就甩站了。”周菱告訴北京晚報記者,這次事情鬧大後,寶山村雇了人看管掉頭車道,不讓人往裏停車,公交這才恢複。

記者在蘑菇園門口看到一位保安,詢問後得知其正是寶山公司雇的保安之一。“我是每天晚上7時至第二天早晨7時,還有另一個保安是早上7時到晚上7時,我們倆24小時看著。”這名保安告訴記者,自從他倆上崗以來,公交掉頭再沒出現過問題,但除此之外,他們也管不了更多,也沒法兒管。

運通106撤了始發站

乘車需多走一公裏

寶山公司終於出手管理停車,專110得以恢複正常運營;而幾條路外的田村北路居民們,就沒那麽幸運了。

去年11月底,運通106公交突然宣布撤銷田村北路上的起、終點站,上下行路線分別改為以大路上的田村北路東口、旱河路南為起、終點站。而做出這種調整的原因,與專110的原因一樣:田村北路兩側社會車輛停放太多,導致運通106停車與掉頭困難。

雖然車組給出了原因,但居民們並不買賬,退休老人更是組織起來去向公交公司抗議。

“田村北路上四個小區,靠裏的海瀾東苑、中苑、西苑就這一條公交線,我們中苑老年人很多,海瀾東苑是海軍幹休所,退休的老人比中苑更多。”父母和外婆都去參加了抗議的小禎告訴北京晚報記者,新設的旱河路南站跟原車站的距離根本不止通知上寫的300米,而是一公裏,步行需要近二十分鍾,而且車站設在旱河路主路路牙子上,要到達車站得先穿越輔路,危險重重。

小禎曾見過一個趕車的年輕人差點被車撞到,“我爸媽都五十多歲的人了,年輕人能躲開,老人行嗎?”

除此之外,海瀾中苑裏還有北京市定點醫保醫院田村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附近很多老人都靠運通106前來就診,公交站突然撤銷也影響了很多老人的就醫安排。

然而,在田村老居民陳樹(化名)看來,運通106車組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路公交在給居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因占用過多道路空間與當地人起了很多衝突,當衝突無法化解時,公交選擇退出也是情理之中。

路邊場站與路側停車之爭

要停車還是要公交

“以前我們這兒是始發站的時候,有時候路邊能停十輛公交車,公交車又大,它們一停,別的車就沒法停了。”陳樹是老田村人,年輕的時候從村裏出來去市裏工作,前兩年才退休在家頤養天年,“雖然我後來沒在村裏待,但我多少知道田村人的一些想法。”

陳樹告訴北京晚報記者,修田村北路時田村大隊是出了錢的,所以當地人會覺得這條路屬於田村集體,而不屬於市政。當初運通106在田村北路設始發站時,停車問題還不像今天這麽嚴重,所以車組在路邊設場站、停十輛車,大家不覺得有什麽問題。但是,隨著私家車越來越多,車位就成了矛盾的來源。

“當地人會覺得這是我們田村的地,憑什麽讓你占這麽多地方?所以公交公司劃的公交停車區域,人家就給你停裏頭;還有田村墨蔬院,大門就在路邊,人家要做生意的,你公交車停人家門口,人家也不樂意啊。”陳樹說,居民和村民的車越來越多,路越來越窄,公交車掉頭經常遭遇剮蹭,他就見過不止一次,“公交車一碰,萬一車上人傷了,公交公司是要負責的。你想讓這兒是總站,又不給我停車的地兒,我還得擔風險,所以最後人家幹脆撤了。”

田村北路撤站後,由於居民抗議嚴重,運通106車組在原站點處設置了一個臨時站,每隔幾輛車會有一輛從搬到別處的新公交場站發車,來到臨時站。

“以前是五分鍾一趟從門口發,現在誰也說不準多長時間來一趟。”陳樹說,“大部分人是反對撤站的,田村好多老人原來定點都是中苑裏頭的田村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後來都改了,因為啥時候能坐上車真沒譜兒。但是也有高興的,就覺得公交終於走了,我有地兒停車了。”

“我覺得,誰對誰錯真不好說,雙方都有理,不好解決。”但陳樹還是希望享受多年的便利能夠恢複:“畢竟公交是為老百姓服務的,不是說占你地兒、占你便宜,能不能由政府出麵,在田村劃或者租一片地給公交車當場站呢?”

【編輯:尹璐】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