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女友結婚隻因我愛上她姐姐

來源:新浪情感 2016-05-22 10:38:00

初春明媚的陽光靜靜流瀉在馮海身上,但馮海卻沒有同樣的明媚可以回應,一副憂鬱的模樣。得到允許之後,他點燃一支煙,臉上的惆悵隱匿在一片灰色的煙霧中間。“15年了,愛她的痛苦煎熬遠遠大於快樂的享受。我明白等下去也還是無望,可我就是深陷其中走不出來。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隻是我的情結係錯了人”。

19歲出來打天下,應付著商海的種種風浪,總覺得愛情是個遙遠的話題,但周圍的人卻樂此不疲地給我介紹著對象,小雪就是其中之一。初次見麵是在她表哥的店裏,眉清目秀的她很會照顧人,但我渴望的卻是一見鍾情的愛情。

我當時就想,和她的緣分或許還不到。可是,因為生意上的往來,我們經常能在朋友的聚會上碰到,也一起旅遊登山什麽的。我能感覺到大家在有意撮合,但我們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

那年冬天,小雪的哥哥結婚,她邀請我們幾個朋友幫忙,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前往了。婚禮很熱鬧,新郎新娘一副甜蜜的模樣,讓人羨慕,可我的心卻被另一片風景所蠱惑。

一個身著棗紅色衣服的女人闖進了我的視野,如熊熊火焰頓時燃燒了我那顆寂寞的心,我的眼光不能自已地追隨著她。也許,這就是一見鍾情吧。

婚禮結束之後,小雪把她的姐姐方語和姐夫介紹給了我。他們殷勤地向我答謝,而我卻愣在那裏不知該怎樣回應。因為,我心儀的那個女人竟然就是小雪的親姐姐——方語。那一刻,我的心仿佛一下子被推到了冰天雪地中。

我知道,投入一段不會有結果的戀情,是種痛苦,但我還是愛了,因為眼前心裏晃動的全是方語的身影,我根本無法控製自己的情感。當然,我沒有告訴方語我對她的愛,也不想破壞她的家庭,我隻想能經常看到她的音容笑貌,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及時出現。所以,我要和小雪結婚,隻有這樣我才有見到心上人的機會。

1991年,我和小雪終於走到了一起。老實說,小雪是個好妻子,雖然嘴不是很甜,但是絕對孝順;雖然做飯一般,但勤快又體貼。同時,我們同心協力做生意,很快又有了天真可愛的兒子。應該說,我的家庭算是幸福美滿的,但我始終不能忘記方語。

每隔幾個月我們都會回老家一趟,見見小雪的父母,當然也能見到方語,這是我最大的滿足。姐夫沒有什麽本事,方語的生活過得很拮據,所以我總是拿些錢給小雪讓她貼補姐姐家;如果方語喜歡小雪的什麽衣服,我就勸小雪給她,然後回去再買給小雪;我們一起旅遊回來,我總是把其他人的照片寄回家,而特意留下方語的……總之,我不需要方語知道什麽,我隻想用自己的方式愛她。

生第二個兒子的時候,我和小雪跑回老家住在姐姐家裏。那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我能天天吃到方語做的飯,看到她忙裏忙外,甚至還能主動幫幫她。妻子調侃地說:“在家你就沒做過家務,現在做起來還挺開心嘛!”我隻能嘿嘿一笑掩飾過去,怕妻子看出我的心事。

轉眼間就是15年,日子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流走。本以為我會這樣默默地愛一輩子了,沒想到一次醉酒之後,我竟跟妻子吐出了真言。第二天我酒醒時,發現妻子已不在身邊,模模糊糊想到昨晚說的話,真是羞愧難當。

我洗了把臉馬上出門,找了很多地方,終於在表哥家找到了小雪。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麵對無辜的妻子我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馬上鑽進去,但對方語的愛又讓固執的我什麽甜言蜜語都說不出來。

那天僵持了很久,小雪還是跟我回了家。日子好像恢複了從前的平靜,可是,有些東西卻怎麽都不一樣了。我開始把自己放縱在酒精的世界裏,隻有這樣我才可以放鬆自己。我無法麵對小雪,也無法麵對自己的心。可是小雪卻那麽寬容,她像從前那樣對我,給我家的溫暖,隻是這樣更令我羞愧難當。

今年春節,小雪還是像往年一樣把一家人約出來旅遊,當然也包括方語。方語還像從前一樣親切、溫婉,她並不知我這裏曾經翻江倒海。而我,也寧願她平靜地生活,平靜地看待自己身邊的美好,以為妹妹、妹夫很幸福。

現在,我的生活似乎真的恢複了平靜,兒子懂事乖巧,妻子寬容大度。我也知道自己身上的責任,而必須把自己自私的愛深藏心底。回頭看這一路走過來的種種,我真的有點累了。我的腳步沉重,眼神渙散,現在我隻想安靜地躺著,然後聽風在耳邊嬉戲。

天黑了,會不會讓我忘了你是誰?其實我隻想忘記自己是誰!我不抱怨生活讓我和方語的相遇如此錯位,因為至少我還能和她共同生活在一片藍天下,而那種“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的句子不是古人亦有的悲哀和浪漫嗎?

文章來源(夏七年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