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驊:從製作人到老板 一個強大多麵體的養成

來源:騰訊電視 2016-05-10 19:06:30

[摘要]從湖南衛視到深圳衛視,再到自立門戶,比起守江山來說,易驊更願意打江山。22歲那年的她走出校門,曾祈禱:讓我擁有一份新鮮刺激的生活,要有變化有激情,要超出想象,要美妙無比。

騰訊娛樂專稿文/小方芳責編/王瑤

坊間有一句話笑話是,上輩子做壞事,這被輩子做電視,可不知道為什麽電視圈中,反倒女製片人出奇的多。不過在節目一線堅持20年之久的女製片人卻屈指可數,易驊就是其中之一。最近,她又摩拳擦掌開辟新疆場,製作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部網絡綜藝——《RUN!快跑》。

采訪到易驊是在她的新節目點映會上,妝容精致,笑容自信,絲毫看不出她剛剛從滾燙的機房爬出來,大家也根本沒有發現她內心的壓力和對節目的擔憂。

見到她時已經是傍晚18時,連軸轉好幾十個小時候沒有休息以及當天腦袋一直處於高速運轉的易驊,最初和記者對話中有了幾次“斷片”,她的處理方式是,一次不行可以再來一次,下一次一定比上一次好。

身邊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平時的易驊也是如此,無論麵臨什麽樣的壓力,無論身體多麽勞累,她給身邊人的感覺永遠是“挺得住,拚得了”的踏實感。日月星光傳媒的宣傳總監易哲談及自己的老板時用了一句話,“強大的多麵體”。

強大的多麵體,這也是易驊故事的底色。

堅持和出走:做那個吃螃蟹的人

騰訊綜藝先鋒匯上的易驊

易驊盡管不是電視圈的中傳奇,但她的過去和經曆,都布滿光環和榮耀。

1993年易驊進入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在線觀看),僅7年就從導演組組長成長為執行製片人,之後又被任命為大型活動中心副主任,操刀各種晚會、季播活動——包括“超女”的眾多熱門賽區活動……成為芒果台最具競爭力的元老級製片人團隊領袖。

湖南衛視對於易驊的意義,是外人無法感同身受的青春和戰鬥史,是“哪怕所有人都質疑它的時候,她依舊選擇堅信。”讓人意外的是,2011年,在湖南衛視的鼎盛時期,易驊選擇離開,並加入了當時非常年輕的深圳衛視,從此與工作17年的芒果台相忘於江湖。比起守江山,易驊似乎更願意打江山。

去了深圳衛視的她,用血液中自帶的湘軍“騾子精神”,出關後的首秀便掀起一股《年代秀》風潮,當時該節目收視率衝入同時段前三。很多人佩服易驊的是,她並非隻善於突擊項目,她不僅擁有爆破班、狙擊手這樣的一招鮮團隊,她的殺手鐧其實是打戰役。

因此,後麵就有了《清唱團》、《來吧孩子》和《極速前進》。易驊在深圳衛視的幾年,恰是深圳衛視戰略位置從二線勇奪一線的時期,她在深圳衛視除了做具體節目製作項目,也更在意布局,結盟各種大局中的操盤人,把天下定局看小,把市場變量看大,隨後就有了閨蜜李湘加盟深圳衛視的消息。

數據顯示此前,深圳衛視收視率排在全國十五之後,易驊加盟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便衝進了前十,《極速前進》時期深圳衛視已經在前八名了。這裏麵一定不僅僅是易驊的功勞,但相信這裏的勳章有她的一份。

飛速發展的綜藝環境下,無數人跳出體製,由平台降落叢林,從此與江湖為伍。2015年1月,做完《極速前進》之後,易驊和她的團隊離開深圳衛視,成立了內容製作公司日月星光傳媒。這一次,沒有人再感到意外。

“人們世世代代都在安全、乖巧中腐朽,破壞性才能是唯一的與眾不同。”這是易驊微博中的一句話,這似乎也在告訴大家,這些年她不斷轉型的原因。再一次聊到之前種種選擇,易驊說:“我特別願意做第一,這個第一,是第一個做,做那個吃螃蟹的人,我永遠在做。”

創新和傳統:引進海外模式永遠是別人家的孩子

《非凡搭檔》中的朱珠和陳楚河

大家都稱易驊是真人秀中的“長跑冠軍”,而生活中也是馬拉鬆愛好者的她,不自覺地將“長跑”哲學用到工作態度裏,學會一路保持實力,不消極也不忘乎所以。“我很希望每個節目都能帶給觀眾前所未有的體驗,對國內綜藝節目有所創新、甚至顛覆。”易驊說。

她是最早一批到國際上購買版權,並將其落地改造的人,當時的內地綜藝環境其實並不明朗,市場中的節目製作團隊也參差不齊,摸著石頭過河的電視人做了很多山寨節目,也有很多人在堅持原創的道路上備受挫折,當年的易驊有著非常清晰的自我認知,“山寨也是一種學習和模仿,山寨成功了叫做自主研發,購買版權成功了叫做本土化改造成功。我們國內輿論一直高呼要求電視節目原創化,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可是經過《極速前進》、《來吧孩子》等節目曆練之後,易驊看到引進版權存在的風險性,有一部分成活率不高,很快就消失了,“有沒有能力把它變成中國的東西,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單是簡單的複製,就失去意義。我覺得所有模式的節目不經過本土化的改造,風險是挺大的。我覺得這種‘拿來主義’應該是一種積極的‘拿來主義’。”

如今的易驊告訴記者,“其實當我們引進海外模式買無可買的時候,我們在想像我們做這麽多年的節目的人,接下來的出路在哪裏,尤其一個海外模式當你把它做熱以後,你有可能永遠不是它的媽媽或者不是它的爸爸,畢竟別人家的孩子還是別人家的孩子。你永遠在想說,你這個最早的創意是來自於別人,而可能現在、未來擺在我們這個行業和擺在我們國家麵前,最重要的一個話題就是我們的文化產品,包括綜藝、娛樂產品它的原創在哪裏。”

當易驊徹底從深圳衛視走出後,她覺得“世界變大了,你必須源源不斷地去學習,才不會被這個時代所拋棄。”《非凡搭檔》是日月星光的首次出擊,可該節目同《極速前進》的口水戰一直沒有停止,除了相同的易驊團隊外,很多人依舊認為該節目是《極速前進》的山寨版,“改了名”、“改了嫁”的說法不斷,至“非凡”開播之前,該節目一直處於被質疑的風口浪尖。

易驊告訴記者,她看到了當下版權肆意現象下,內地製作方和國外製作方、以及製作公司與購買版權平台之間會產生各種矛盾,“盡管這種矛盾是市場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經階段,這就要求內容製作方必須有好的創意,有好的原創內容來成為自己團隊的核心競爭力。”

不過愛吃螃蟹、愛拿第一的易驊,做原創節目過程中的確也盲目過,“我們不斷地把我自己曾經做過的節目當靶子,去推翻,去演練,根據我們自己整個團隊的經驗感受,所有真人秀節目中人的故事和命運感是最重要的,那我們就把我們的點放在了如何體現人物的關係和人物的命運上來。”

在《非凡搭檔》點映之前,她內心的確非常忐忑和擔憂,但她的擔憂和我們想的完全不一樣,“我想做一個跟目前綜藝真人秀完全不一樣的節目,它更加接近人的本身。在製作過程中,你沒有可以抄或者可以學習的模式,我們不知道最終節目中呈現的明星人物關係會怎麽樣,觀眾接不接受,如朱珠的這樣的一個角色是之前在任何綜藝裏麵都沒有的。”

資本和情懷:做老板是個手藝活

易驊看來內容創作應該回歸初心

近幾年,中國電視綜藝迅速發展,節目類型越來越豐富。短短幾年,國產綜藝節目走過了歐美幾十年的曆程,但行業的快速發展也帶來了些許虛火,尤其是同類型節目紮堆與電視人製作心態的浮躁,看得見看不見的資本在湧動,每個電視人都在追逐“爆款”,都在探討“現象級”節目。

在這個多彩繽紛又布滿陷阱的綜藝環境下,離開體製的易驊還能不能打造“爆款”?麵對各種資本,隻擅長內容製作的她又會如何應對?當掌舵者變成挾裹更多經濟利益的老板,在過程中很多玄妙變化,易驊是否又能適應?易驊笑稱,第一次和投資人談的時候,她連估值是什麽都不知道。“這個真的是一個手藝活,需要慢慢磨”。

易哲認為自己的美女老板適應力極強,“她每天要見很多人,一天會跑很多城市,但她卻能夠非常快速轉換角色,而且無論多忙多累,她給我們的感覺都是充滿著積極向上的能量,我們內心也充滿著安全感。”

易驊也告訴記者,“內容創作大家應該回歸初心,內容創作不應該隻為了打造爆款,而是做一個紮紮實實打動用戶、打動受眾,有意思的內容,而這個內容對受眾必須具有粘性。在互聯網時代,單一的現象級節目標準已經不存在了,好內容呈現的方式越來越多。應該把現象級的定義放寬一點,可能就是傳播度廣,大家津津樂道的好內容,而不能簡單的定義大片,和瞬間帶來巨大收入的項目,這樣大家創意的初心才能呈現,在做內容的時候才更知道自己要什麽。”

在易驊眼中好內容的標準,第一,要有形態的創新,不能重複,因為綜藝這一塊,大家都是喜新厭舊的。第二,有自己的獨有,有黏住觀眾的武器。黏住觀眾的秘密武器就包括這個節目獨有的人物和這個節目獨有的目標設置。“做導演、製作人,你得走進人的心裏麵”,在她看來,如何走心很關鍵,“所有的電視內容無論形態如何,根本都是要在情感的層麵獲得共鳴。”

易驊還談到無論做什麽內容什麽類型的節目,她總會堅持自己的價值主張,這個價值主張其實是內容創作力永遠不可以丟的一件事情:“《年代秀》是你要相信生活的美好,相信初心,相信你曾經的青春和熱血;《來吧,孩子》是要相信愛,相信勇敢,相信媽媽,相信生命。我覺得其實都是不一樣的,這個價值主張是做內容的立身之本。”

而這些價值主張是否會同平台、客戶、品牌產生衝突和爭議?易驊也有她自己的秘訣,“找契合點,譬如某汽車品牌他們也有自己的價值主張就是勇敢和愛,價值主張是放在哪個時代,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會讓你覺得溫暖會鼓舞你的一個事情。”

成長和團隊:在不斷翻新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對於自己的團隊易驊充滿自信

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但隻有一群人才能走得更遠。雖然在團隊中,易驊氣場強大、行事雷厲風行,但她說自己內心是一個溫暖感性的人,“吃得苦、霸得蠻,不輕言放棄,是影響我以及我的團隊一生的精神。”易哲說:“很多時候心疼她,由於她太忙我們經常通過電話或者微信溝通工作,某次越洋溝通,聊了很久明顯聽到她的嗓子沙啞到不行,她反倒會突然反應過來雙方有時差,我這邊可能已經深夜,然後叮囑我們要多休息。”

易驊還記得22歲那年的她走出校門,曾祈禱:讓我擁有一份新鮮刺激的生活,要有變化有激情,要超出想象,要美妙無比。所以她成為團隊中“愛玩愛質疑的人”,這能夠讓自己以及團隊都一直保持綜藝力,“我們在內容上麵對自己是有要求的,希望做到更好,另外一個就是我經常會不斷地冒出一些想法,說我們還可以那麽做,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還可以再往前怎麽走一步,其實我覺得做內容最大的糾結就是你在不斷地往前翻新,但是最有趣的就是,你不斷地在翻新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由於有一支非常信任的團隊,這讓她做事情更加有底氣。她對這個團隊每個人都充滿了責任感,在這種責任下,她必須要讓自己的隊伍更加強大。她稱後麵的工作她願意更多元、更願意接受充滿無限可能的項目。

她覺得做電視、做媒體這一行,“一是要有好奇心,你要永遠覺得所有的東西都是有趣的;第二個就是你要懂得,你要不斷地去學習;第三個你要有敬畏之心,就知道這個東西我們要非常仔細、認真,然後不厭其煩地去把它做到,做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不輕言放棄。”

“比如說市場的需要,內容的市場化,就原來我們隻有電視台這一家,就現在慢慢互聯網也興起來了,互聯網帶動內容的市場化,互聯網的興起讓我們有想法的內容創意者他零門檻了。”

最近她和同騰訊視頻進行了親密合作,即將打造新節目《RUN》。在謝滌葵眼裏,易驊啃得是塊硬骨頭,謝滌葵表示自己曾從頭到尾研究過《RUN》的原版模式,對這個節目很感興趣“後來我一想,我覺得《約吧!大明星》更容易搞定,華誼兄弟也參加了。我覺得易驊老師有《極速前進》的經驗,這個節目將來會讓我們眼睛一亮,我特別期待。”

易驊談網綜

騰訊娛樂:如何看待電視綜藝與網生綜藝的變化?

易驊:互聯網和電視節目的區隔越來越小了,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互聯網的質量越來越好,越來越多的去投入,跟電視綜藝形成了特別不同的兩大塊方式,騰訊視頻在這兩年引進了各種各樣的大型的模式,慢慢會發現電視綜藝和互聯網綜藝的區隔越來越模糊。

但是我覺得純互聯網綜藝有一個天生的優勢就是它具有極強的互動性和交互感,可以直接的在製作的時候借用很多互聯網的手段、內容。

騰訊娛樂:經過這段時間的研究,你周圍用戶最喜歡什麽類型的綜藝?

易驊:有幾類綜藝無論在電視媒體還是在互聯網上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是本身帶著價值觀和帶著態度的綜藝節目。這樣的節目能夠吸納大量的粉絲來觀看你和認同你的價值觀,而且它會對受眾產生很強的粘性。

另外一個方麵,由受眾自己來打造自己的明星和自己的偶像的節目,大眾會把自己對榜樣偶像的理解注入到裏麵,他用他的想法去不斷的塑造這樣的一個人物。

任何一個年代,榜樣類的節目都是非常重要的,榜樣類的節目會孵化出更多的粉絲,也會誕生出更多的衍生的內容出來。

騰訊娛樂:網絡綜藝的用戶越來越年青化,那網絡綜藝要隨之跟著怎樣的變化?

易驊:新一代互聯網居民他們在用自己的想法和意誌來打造他們需要的內容,而不是簡單的去接受和傳播,他們有更多的參與感和傳播力。好的內容在互聯網上才有不斷的孵化和發酵的可能,所以這就意味著我們在做我們的內容的時候要更精準,要更清楚大眾的心理,而且要更明白時下年輕人他們的價值觀和他們的喜好在哪裏,以前說擁抱90後,現在我們經常說要擁抱00後,我們要和他們擁有一樣的好奇心,擁有一樣的趣味。

騰訊娛樂:你覺得網生綜藝未來發展會如何呢,你覺得下一個現象級的綜藝節目會由此開始麽?

易驊:我覺得現象級的綜藝從互聯網綜藝裏產生是絕對有可能的,綜藝除開內容,它的傳播手段,它的方式都很重要,接下來跟騰訊的合作中會更多地用到一些互聯網的新技術,比如說直播技術,比如說VR技術。

問:相較於曆史綜藝,在網上綜藝中你會嚐試那些新玩法?

易驊:在拍攝的過程中直接的跟互聯網的觀眾互動,現在也在嚐試用VR來介入到節目當中增加觀眾的參與感,還有直播、手Q和熱聊,也會用到一些可穿戴的裝備。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我們拉近了和互聯網觀眾的距離,觀眾和粉絲將會推動節目的劇情和發展,因為有很多人的加入,就會讓一切的環節變得那麽那麽的不確定,變得有更多的可能性。返回騰訊網首頁>>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