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被親媽打說是後媽打的 後媽被丈夫毆打住院

來源:社會焦點 2016-05-03 09:25:16



核心提示

對於自己的婚姻經曆,小敏(化名)覺得可以用“剛跳過一個火坑,又掉進另一個火海”來形容。因為前夫嗜賭成性,一賭輸就對她拳打腳踢,小敏在忍無可忍之下選擇了離婚,當時5歲的兒子留給丈夫撫養。身無分文的小敏逃到南寧,通過老鄉介紹認識了黃某。黃某前一段婚姻也有不幸,因老婆出軌而離婚。小敏和黃某兩人同病相憐,很快走到了一起。黃某有一個8歲的女兒玲兒(化名),留在老家給父母幫照顧。結婚前,黃某承諾女兒玲兒不會跟他們一起生活,但婚後一年多,玲兒就來到他們身邊一起生活,從此家庭矛盾不斷。玲兒不認小敏這個後媽,且處處設計讓她和黃某產生矛盾,黃某還因為女兒毆打了小敏,致其住院縫針。“都是他女兒惹的禍,鬧得家裏雞犬不寧。”小敏認為問題的根源在於繼女玲兒,但她卻束手無策。

後媽難當

半路夫妻重建家庭

繼女不認後媽

小敏離開前夫之後,隻身來到南寧,因為隻有初中文憑,她沒能找到好的工作,一時間生活沒有了著落。老鄉見她一個人可憐,便介紹了在南寧開電單車維修店的黃某給她認識。

“他(黃某)很老實,維修技術很好,生意做得不錯。”小敏說,她喜歡黃某的忠厚老實,她在店裏做學徒,黃某對她也很照顧,兩人也算情投意合。不到半年,在老鄉的撮合下,黃某和小敏正式交往,住到了一起。談婚論嫁時,雙方都真誠地掏了底,她得知黃某有一個8歲的女兒,留在農村老家給母親幫照顧。小敏說出了自己沒有能力做好後媽的顧慮,黃某當時承諾,結婚之後,女兒不會跟他們一起生活。

婚後一年多,小敏為黃某生下了一個兒子,他們沉浸在三口之家的幸福之中。但兒子剛滿百日不久,黃某的母親突發疾病離開人世,親戚朋友建議黃某把女兒帶到南寧來撫養。在家族親戚的施壓之下,於是,黃某隻得把女兒接到身邊。那時,女兒剛滿10歲。

“雖然她隻有10歲,但很早熟。”小敏說,玲兒剛到南寧就對他們發難,每天哭鬧,指責黃某沒有問過她的意見就再婚,同時惡狠狠地指著小敏說:“我不會認你這個後媽的。”小敏說,那時自己還在哺乳期,懷中的兒子還小,她對玲兒處處避開。她覺得,玲兒的親媽扔下女兒跟別的男人跑了,玲兒也可憐,所以小敏就這樣忍著。

裏外被說

丈夫說她計較,班主任以為她打孩子

玲兒雖然對小敏有敵意,但對弟弟卻很喜歡。盡管玲兒經常無理取鬧,把衣服亂丟,書本垃圾亂扔,看在玲兒愛護弟弟,黃某又特別寵愛她的份上,小敏也並沒有指責玲兒,哪裏亂該整理的就整理。有時小敏還故意把家用的工具藏起來讓小敏找不到,小敏也不發火。

就這樣過了兩三年,兒子上幼兒園之後,小敏又到店裏幫忙。玲兒逐漸長大,小敏希望她能分擔點家務,玲兒不但不幫忙,反而把家裏搞得更亂,讓小敏有做不完的家務。小敏叫丈夫黃某管教一下玲兒,丈夫非但沒有這麽做,反而指責小敏跟小孩子計較。有了父親的保護,玲兒變本加厲,經常故意把家裏搞得烏煙瘴氣,小敏不勝其煩,忍不住又找黃某告狀。“她都不認我這個後媽,我是沒資格管教她。”小敏說,但丈夫一味寵愛女兒,這樣下去就毀了她了,於是她硬著頭皮對丈夫說:“你不管,我來管。”

小敏開始製定管教玲兒的計劃,從禮貌用餐開始。她當著黃某的麵指出,玲兒夾菜時把整盤菜翻來翻去是不禮貌的用餐行為。黃某看在眼裏,當場也批評女兒,玲兒當時也表示虛心接受。但沒過多久,玲兒就當著小敏和黃某的麵,聲淚俱下地控訴小敏這個後媽是如何虐待她的,她還伸出手臂,展示被掐得紫紅的地方。“真不知她是在哪受的傷,半條手臂青一塊紫一塊的。”小敏說,她從沒打過這個孩子,她當時也懵了。小敏還沒反應過來,黃某已不分青紅皂白,給了她一巴掌。小敏否認自己虐待了玲兒,但玲兒的傷似乎已經是“鐵證如山”,她也隻能啞巴吃黃連。第二天,小敏又接到玲兒班主任的電話,問她是不是對玲兒太過嚴苛,打罵玲兒,小敏徹底無語,覺得自己裏外不是人。

矛盾升級

繼女離家出走,丈夫打了妻子

因為玲兒計謀不斷,小敏害怕得不敢再提管教她的事,就這樣任由她任性搗亂。黃某也隻是一味寵愛女兒,沒有多加管教。

“黃某很喜歡孩子,對兒子女兒都好。”小敏說,黃某還覺得自己虧欠女兒,沒能幫女兒留住親媽,所以什麽都順著女兒。玲兒被寵壞了,性格有些乖張,經常把小敏假想成敵人,製造各種矛盾,讓她和丈夫黃某不和。因為玲兒不願跟她講話,她們之間幾乎沒有什麽交流。但作為家長,她又不得不對玲兒負責。小敏說,鄰居經常跑來告訴她,玲兒在街頭和小混混一起吸煙喝酒。在鄰居的嘴裏,女兒行為敗壞、品行不端。

女兒剛上初中,就有各種劣行傳言,鄰居們的話像是鞭子一般打在小敏臉上,她讓黃某好好管教玲兒。黃某從鄰居那也得知女兒的種種不良行為之後,把女兒綁起來痛打了一頓。玲兒沒有生黃某的氣,而是把所有的恨都記在小敏的頭上,惡狠狠地罵她是“惡毒的女人”。

有一天,玲兒放學後沒有回家,小敏和黃某問遍了經常跟她一起玩的同學,都說不知她去了哪。女兒接連三天都不回家,也不去學校,失去了聯係。丈夫黃某悔恨自己打了女兒,並怪罪小敏跟鄰居嚼舌根說女兒不好,夫妻倆發生爭吵,黃某情急之下動手打了小敏,並用力把她推倒,腿部正好撞到桌腳,頓時小敏的腿皮開肉綻,到醫院縫了三針。

第四天,玲兒主動回家,滿身是傷,原來這幾天她去找了她親媽。她親媽酒醉之後把玲兒痛打了一頓。“上次手臂青一塊紫一塊也是你親媽打的吧。”麵對小敏的責問,玲兒啞口無言。

變本加厲

繼女挑撥離間

丈夫偏袒女兒

雖然玲兒讓她背了黑鍋,但小敏並不記恨,畢竟玲兒隻是一個孩子。小敏試圖去關心和愛護她,但玲兒卻死活不肯接受,擦藥都隻要黃某幫擦。

小敏以為玲兒受了教訓之後會學乖一點,沒想到她反而變本加厲。玲兒對黃某挑撥說,如果不是後媽太惡毒,她也不會去找親媽,不去找親媽也就不會挨打。為了不讓女兒傷心,黃某竟順了玲兒的意幾天不跟小敏靠近。

前段時間放假,小敏和前夫所生的兒子來找小敏,很久沒見,小敏特地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一家人吃飯原本是高興的事,飯桌上,玲兒卻沒好氣地說:“平時沒見她做這麽多菜,她兒子一來就做了一桌。”黃某原本就不喜歡小敏的兒子進家門,玲兒這樣說,他也接上話說:“你對我女兒不好,也別想我對你兒子有好臉色。”於是匆匆吃完飯,小敏就把兒子送回家。

“我對他女兒一直都很好,幫她洗衣做飯,從不打罵她,但他們都不尊重我,我覺得自己就像寄人籬下。”小敏說,她早上送兒子上幼兒園,白天到店裏幫忙,晚上回來做飯,父女倆看電視時她還在洗衣、拖地、整理房間。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