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份網絡主播黑名單:永久封殺低俗女主播

來源:安卓網 2016-04-25 10:14:00

4月18日,新浪、搜狐、優酷、百度等20家網絡直播平台共同發布了《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公約》內容包括主播需要實名認證、網絡直播視頻保存不低於15天,不為18歲以下主播提供注冊通道等內容。

近日,記者采訪了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網絡執法隊隊長沈睿。沈睿介紹稱,該《公約》是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同北京市網絡文化協會共同起草的,在起草過程中兩次征求了北京所有網絡直播平台的意見,最終形成公約內容。

沈睿表示,目前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已開始依照《公約》對相關網絡直播平台進行監看,並將於5月公布第一批主播黑名單。這些上了黑名單的主播將不得再被網絡直播平台雇用。

談熱點:全民直播模式將受約束

沈睿介紹,現在部分網絡直播平台在經營模式上推行全民直播的模式。全民直播指的是直播網站的任何一個注冊的用戶,不經過身份的審核,就能實現直播。

全民直播的經營模式存在哪些問題?沈睿表示,這種全民直播的方式非常危險,一旦直播內容中出現涉毒、涉黃、涉暴的情況,主播在積累了一定人氣之後突然直播出去,對社會的影響很大,而且是沒有辦法挽回的。此外,對於企業來說,經營風險非常高,一旦出現惡劣的社會影響,企業可能就麵臨著被政府徹底關閉,或者是停業整頓。

記者了解到,《公約》中第一項就是要求對主播的身份進行認證。沈睿表示,目前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已要求網絡直播平台就此進行模式調整。

明星直播或將越來越多

談到女星劉濤駐映客直播、2小時就收獲了70多萬名觀眾和20多萬元的打賞一事,沈睿稱,對這類網站的商業模式執法總隊不做評價,但是明星到直播平台上,說明直播已經開始對傳統的視頻行業造成衝擊,有許多的明星,逐漸把注意力從報紙、期刊、電視轉移到網絡上,特別是直播平台上。這種現象在今後會越來越多,甚至有的網站在準備為特定的明星開一個特定的直播間。同時,這也是一種商業的運作模式。

據沈睿介紹,北京目前有30多家網絡直播企業,如果加上經營直播欄目的大網站,有40家左右。根據相關部委單位的統計,全國的網絡直播企業在200家左右。盡管數量不多,但有許多的網絡企業正在準備投資網絡直播。最近,幾乎每一周都有一兩個企業進入到這個行業當中來。

談問題:直播中混雜低俗內容

沈睿稱,去年以來,網絡直播平台多次出現“直播造人”等淫穢低俗的內容。沈睿說,在內容問題上,主要出現的問題是一些視頻包含淫穢色情和低俗內容。出現此類情況的原因有三方麵,一方麵是主播自身的原因;一方麵是網絡企業監管責任的缺失;還有一個原因是,部分企業出於賺取投資的訴求,在推動此類事件的發酵。

沈睿表示,在網絡直播領域裏,主流還是好的,還是有很多正能量的內容。同時,網絡直播是給大眾提供了一個展現自我的平台,甚至可以說是一個造星的平台。之所以大眾對網絡直播留下不好的印象,這與少數的企業試圖通過低俗、色情的內容吸引關注,以賺取流量,進而收獲投資或是融資是有關聯的。通過這種炒作的方式,將網絡直播中存在的問題放大了。

“作為主播個人,是有追求網紅的衝動,也有獲利的衝動。”沈睿說,有些主播靠“脫”來博得眼球,但需要說的是,從統計上看,直播淫穢色情或是低俗類的表演,這個主播群體的獲利很少。從這裏也可以看出,受眾不太願意為觀看此類直播而掏錢。真正能夠獲得盈利的直播內容,是才藝類的表演,“這種直播能夠讓受眾獲得正能量,這種內容是受眾願意付費的”。

平台需對低俗內容擔責

如果直播中出現淫穢色情的內容,算是主播的責任還是網絡平台的責任?沈睿表示,目前對責任的區分尚無明確法規規定。在執法過程中,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有三個判斷標準。第一看淫穢視頻持續的時間,如果色情視頻直播持續3分鍾以上,屬於平台監管不力。第二,如果淫穢的內容持續時間短,但是連續出現了好幾天,屬於平台沒有發現是平台的責任。第三,如果要直播的問題內容,事先有預告,或是事後有炒作,而平台沒有做封號等及時處理,審核封號,這也是平台的責任。

比如之前的鬥魚TV“直播造人”事件,就是在直播前微博上有預告。

此外,沈睿表示,在具體的事件中,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會結合具體情況,來區分哪方責任大,但監管重點是網絡直播平台。隻要直播中出現問題內容,網絡平台都難以擺脫應該承擔的責任。

沈睿表示,目前,對違規的網絡平台有警告、罰款等處罰措施,情節嚴重的要求企業停業整頓,吊銷相關的許可證明,對涉及傳播淫穢色情的企業,情節嚴重者可關閉網站,並追究網站開辦者的行政和刑事責任。

談監管:平台不得雇用“黑”主播

據沈睿介紹,4月18日《公約》實施之後,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已經在監看北京的網絡直播企業,檢查這些企業是否履行了《公約》中的約定。在一個月之後,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將會同北京市網絡文化協會,公布第一批主播的黑名單。對於那些上了黑名單的主播,北京的所有網絡直播企業都不得繼續雇用,也不得為上了黑名單的主播提供直播的空間。

沈睿稱,目前,工作正在進行中,一個月之後公布第一批黑名單。如果簽署了《公約》的網絡直播企業拒不執行《公約》,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將對這些企業納入重點監管範疇,一旦出現違法違規行為將依法從重從嚴處理。

小平台自我監管乏力

沈睿說,北京目前很多直播企業的體製機製不健全,“很多直播企業規模並不大,有一些直播平台隻有幾十個工作人員”。沈睿總結說,由於平台比較小,沒有雄厚的資金,也沒有足夠的技術實力來投資於內容監管,這是造成一些直播平台出現各種各樣問題的一個重要原因。

沈睿表示,網絡直播企業最核心的監管都是由人力來完成的,這些監管無法通過機器來完成,人力上跟不上就會造成監管的缺失。

記者了解到,《公約》中有兩項內容涉及到監管,一項是要求對所有的直播視頻進行存儲,一項是要求所有的直播視頻加上企業的Logo水印。

沈睿說,這兩項措施對於企業來說,是在進行自律,同時也利於企業進行自保,“一旦出現有問題的直播平台,可以很快地確定有問題的視頻是從哪個直播平台流出來”。

目前尚缺少法律約束

沈睿說,現在看來,每一個直播平台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問題,“主播在直播內容上出現問題不奇怪,奇怪的是為什麽主播迅速成為網紅”。這就是,有少數企業,出於吸引投資的目的在進行炒作。

“通過炒作,使視頻的下載量、活躍用戶量在短期內激增。”沈睿說,投資人選擇企業進行投資,主要看直播的平台有多少用戶數,每月的活躍用戶數和每日的活躍用戶數有多少,“實際上投資人考察企業的這些內容,平台通過傳播淫穢色情等內容的直播視頻,最容易實現這些目的”。

沈睿指出,目前的狀況是國家還沒有一部法規來約束此類問題。網絡直播產業的發展,已經不能僅靠單個部門來管理和約束,“現在的問題是,一些相關的管理單位都能對網絡直播企業進行管理,但又不能管全部”。

沈睿總結說,網絡直播企業,正好是走在了各個政府部門監管的中間地帶,這是現在麵臨的管理上的核心問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