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假離婚妻子發現丈夫變態嗜好:偷窺其它女人

來源:華商報 2016-04-24 03:44:00

(原標題:你會和另一半玩假離婚遊戲嗎?)

“假離婚”在我們周圍頻頻出現,作為獲得利益的買房避稅,現實操作“遊戲”時,可能純屬玩火,作為促進夫妻感情的心理遊戲時,也許可以喚醒我們心中忽視的情感。

當下,北上廣房價上漲潮剛剛過去不久,一波離婚潮的後遺症也凸顯出來,為了規避限購或者是方便貸款,很多夫妻在買二套房的時候為了獲得更低的首付比例,便想出假離婚的辦法。甚至在離婚時還抱著美好的想法:假離婚不僅可以獲得經濟利益,還可以更新並且增進夫妻感情。

可是,假離婚買房,房子會從共同財產變成一方的婚前財產,即使後來再複婚,對於第二次婚姻來說,本次婚內財產與婚前財產還是界定分明的,如果再次產生財產糾紛,法律無法保護一方的分配權利。

如果是因為婚姻陷入貧乏狀態,或出現一些問題,我們除了要嚴肅對待,是否也需要輕鬆處理,雙方共同創造“婚內遊戲”,以輕鬆遊戲的方式來解決感情上遇到的困境或障礙,一段愉悅的“遊戲”,或許會為婚姻的沉悶枯燥,帶來清新和轉機。今天,我們來聊聊“假離婚”的“遊戲”話題,兩種遊戲,帶來的是什麽不同。

“遊戲心態”,與年齡無關,和性格相涉。

傾訴

假離婚後發現丈夫很變態

我和老公因為房子的事情在去年8月份的時候辦理了假離婚手續。離婚後我帶著女兒一直住在娘家,本來說好了大家隻是演出戲,做給別人看的。可是後來我就發現事情不太對勁,經常我給他打電話也不接,最近有一次女兒半夜發高燒,媽媽因為要照顧嫂子,所以我就打電話讓老公陪我去醫院,連續打了三四個電話沒人接。於是我就準備打的路過家裏叫他,可是在我開門進入房間後,眼前的一切讓我驚呆了。

他竟然拿著一架高倍望遠鏡在看對麵樓上的女人,而且連我進來了他都沒有察覺。茶幾上擺著他的電腦,電腦裏全是某個女人的照片,有走路時拍的,超市買東西時拍的,還有洗澡換衣服時拍的。那個女人我認識,正好是住在我們樓對麵的,平日雖然沒有什麽交往,但一眼就能認出。

看到這個情景我完全不能控製自己,我撕咬他,要他給我一個解釋。但是他卻說,因為離婚後一個人在家裏很無聊,所以就找了點事做。偷看偷拍人家隻是出於一種欣賞,他並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

說老實話,如果他真的是和其他男人一樣,因為一時衝動真的做了什麽對不起我的事,我還心裏好受一點。可是發現他這麽齷齪肮髒,心裏這麽陰暗,我感覺自己就像吃了一隻蒼蠅,不小心咽下去了卻怎麽也吐不出來。先前他總是愛看一些那方麵的片子,我總認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男人都會好這一口,甚至他有時候和我開玩笑,說這個人的老婆漂亮,那個人的老婆身材好,我都沒太在意。

我一向對那種變態的男人恨之入骨,可沒想到和自己同枕共眠了8年的男人竟然是這麽一個不知廉恥的變態狂。

發生了這件事情後我和他肯定是走不下去了,假離婚也就變成了真離婚。隻是我現在有一個困惑,由於當時辦離婚手續的時候,隻是玩假的,所以在簽離婚協議的時候我並沒有在意,把房子和所有財產都歸了他名下,我隻要了女兒的撫養權。我是一個沒有固定工作的人,如果真的是這樣鬧,以他的人品,他肯定是不會給我半點好處的,而且在法律上我也失理。

我現在不知道怎麽辦。閨蜜讓我先和他假裝和好,把複婚手續辦了,然後再提離婚的事情,這樣我就能要回自己應得的財產了,但如果那樣的話,我一定是生不如死的,和他我真的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看見他我就會感覺惡心。我現在該怎麽辦?

案例

已婚夫婦體驗假離婚一周

男主人公Ned很愛自己的老婆,可如果有一天,必須和妻子分開一周,不能有任何聯係,各自像真正的單身狗那樣自己生活,那將會發生些什麽呢?

實驗開始,Ned和妻子Ariel分開,Ariel回到她的娘家度過這一周。分開生活的日子一開始總是非常的萎靡,而且……開心?

Ariel:“老娘終於可以把爆米花當晚飯了!”

Ned:“冰箱裏終於可以放滿啤酒了!”

Ariel:“沒有Ned,老娘終於可以自己滑雪了!”

Ned:“遊戲遊戲遊戲,再不用看誰的臉色了!”

一開始,兩口子似乎都過得很開心,畢竟重回自由身,沒有束縛。然而,沒幾天,他們開始感覺到孤單。

Ned:“我睡得很不好,總覺得地板下有什麽不明生物嘰嘰嘎嘎作響。”

Ariel似乎也是一樣,當父母不在時,情緒就變得十分低落,花數小時不停刷微博朋友圈打發空虛的時間。

Ned:“有一天我把自己鎖在了車門外,當時真的感覺太糟糕了,隻有一個念頭就是打給Ariel告訴她這些……”

“我意識到,Ariel就是我的精神支柱,而在她離開的這周,我少了這樣的支撐。”

終於終於,一周總算熬過去了,Ned終於接回了Ariel。

通過這次“假離婚”,Ned認識了一些曾經生活沒有觸及的方麵。朋友、家人,甚至他們的缺點,早就已經成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了。

眾議

偷聽遊戲修正了我的疑心病

@菜小碟:有一陣,我開始鄙視自己的婚姻選擇,想重新開始一段感情。那時,剛好一個客戶有意無意地追求我,和我曖昧。他未婚,也似乎不嫌棄我已婚。我開始嚐試“假離婚”,當然,這種心態是完全自我的,丈夫也蒙在鼓裏。有天,我對追求者說:“我已經離婚了,離婚證已拿。”他怔了。然後,有些不太自然。那天的飯局有些沉悶。我突然很慶幸沒有和丈夫真正攤牌。回家後,丈夫還是老樣子,我的心裏卻更多了些篤定和踏實。

@我還愛著你:我和丈夫分開三個月了!在一起時,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們兩人都覺得這樣不行,商量後,他搬離家租房另住了,我爸媽過來陪我,幫帶孩子。實話說,這三個月是我結婚五年最舒適的三個月,真的覺得作為一個自食其力的女人,有了兒子後,根本不怕有無丈夫。或許他也找到了自己的自由和樂趣吧。有了這次協商分居的經曆,我已經不屑和他吵架了,若他想離婚,我也不留戀。這次分居,讓我看到了自己的獨立和勇氣。

@戒指一枚:我總是疑心妻子出軌,無法控製。我感覺這個念頭像魔鬼一樣吞噬著我。因為懷疑,我們爭吵,還家暴。有個朋友建議我買隻錄音筆,從妻子上班起讓她帶著,下班回來讓我聽。朋友說,前提是讓我征得妻子的同意。沒想到,我給妻子說時,她毫無猶豫答應了。不知為什麽,她斬釘截鐵的態度,讓我像吃了顆定心丸似的。連續一周,妻子都將錄音筆準時給我。我一次也沒聽過。這次“偷聽”遊戲,修正我的疑心病,我要感謝妻子毫不猶豫的配合。

@夜未央:我們夫妻常玩的遊戲是角色扮演和剪刀石頭布。我的經驗是,如果丈夫願意把小男孩的一麵展示給你,他對妻子的心理依賴也就養成了。

寶姐觀點

二人世界本身是個“遊樂場”

“假離婚”是個危險的遊戲。即便第一次體驗令人有小別勝新婚的感覺,但某個種子一旦在內心種下,難敵人心向幽秘處深行的好奇。

遊戲心態,則要比設計遊戲本身重要一萬倍。婚姻的圍城之內,到底有多少事是要爭個你輸我贏你錯我對的?

很多婚姻生活無比糾結慘烈,離婚後回望的人,常常會想不通一件事:當初的自己,把每一天的日子過得為何那般“緊繃”。

是天生一對,那就好好玩耍;是雞肋一塊,那就得過且過;是泥潭裏足,那就赤腳抽身。

遊戲的心態,向來如此,好玩即玩,不好玩了絕不戀戰。所謂“經營”婚姻,亦不過是把對方帶到一個好玩的二人世界的遊樂場,久久不散場,不閉館。

沉悶古板、拘謹刻板、狹隘暴躁之人,從來都是遊戲之心稀缺的人群,選擇之初就得“海燕啦,你可長點心吧”。

任何的婚內“遊戲”,其實你自己“心知肚明”後,對方完全不知或完全心領神會,才會有發自內心的真切體悟與感觸。

故此,以愉悅之心,行美好之事的婚內遊戲,才是愉人悅己、提升夫妻幸福感的。除此之外的遊戲,不過是夫妻間在調適彼此,以期達成穩定或和解,也不失為化解婚姻問題的好方法。

需要警醒的是,遊戲需有度,切勿滑落到觸碰道德禁區和法律雷區。

本文來源:華商網-華商報責任編輯:李旭朝_BJS2538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