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雋逸大膽挑戰歌仔戲 向戲曲文化致敬

來源:騰訊音樂 2015-12-26 23:11:34

吉克雋逸挑戰歌仔戲

吉克雋逸挑戰歌仔戲

騰訊娛樂訊12月26日晚,某綜藝節目的舞台上,九位歌手以“昨日重現”為主題,致敬那些經過歲月考驗的經典金曲,《花兒為什麽這樣紅》、《美麗新世界》、《雕刻時光》等讓觀眾重溫了昨日經典。這一次,吉克雋逸又一次選擇了一曲高難度的、由台灣民間劇種歌仔戲改編的《身騎白馬》,將傳統戲曲與現代流行進行了深度、完美的碰撞,豔驚四座。

《中國之星》中,吉克雋逸是一顆以萬變應舞台的黑珍珠。唱《不要怕》,她是走出大山,勇敢麵對真實自我的彝族女孩;唱《會飛的野馬》,她突破世俗,仙氣十足;唱《那種女孩》,她又變身朋克風,野性十足。在節目上一路走過來,吉克雋逸已經完全唱嗨,她再次挑戰舞台,大膽改編了台灣歌仔戲中著名選段“身騎白馬走三關”,在吉克雋逸的把握和拿捏中,古老的歌仔戲和現代流行音樂產生化學反應,迸發出新的能量,豔驚四座。在《中國之星》的舞台上,這位黑妹子從未停止過挑戰自我,也從未停止過給觀眾和評委帶來驚喜。

挑戰歌仔戲:“我唱過的和我沒唱過的,都要唱”

吉克雋逸用一首改編自台灣民間傳統歌仔戲《身騎白馬》唱到震撼全場。開頭的民間樂器一陣蒼涼嘹亮、婉約淒涼。緊隨其後,吉克雋逸用閩南語高亢開腔:““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我改換素衣啊,回中原。放下西涼,沒人管,我一心隻想王寶釵。”一首《身騎白馬》,百轉千回,蕩氣回腸,全場也屏氣凝息,跟著吉克雋逸唱的故事,夢回唐朝。一曲唱罷,掌聲雷鳴。

很多人都是從台灣歌手徐佳瑩的作品《身騎白馬》才熟悉這首歌曲的。其實,《身騎白馬》改編自台灣的民間劇種歌仔戲,講述了王寶釧嫁薛平貴後,平貴從軍,寶釧在家苦守,薛平貴收到王寶釧血書,遂單騎走三關直奔長安城,與王寶釧寒窯相會的故事。在吉克雋逸的演繹中,觀眾仿佛又夢回唐朝,千年前的愛情佳話再次重現眼前。

吉克雋逸的很多作品都會帶有自身民族獨特的氣質。但挑戰閩南語的方言體係、挑戰台灣民間劇種,對於她來說依然是一項既冒險又底氣十足的事情,冒險在於在這個舞台上,尚未有人挑戰台灣民間戲曲;底氣十足在於她做到了。談及為何選擇改編歌仔戲時,吉克雋逸動情道:“我非常喜歡王寶釵和薛平貴的故事,也非常喜歡戲曲。現在年輕人對戲曲很少觸碰,我今天唱了戲曲,至少從我這裏,在今天、明天,在未來,我希望有更多的機會嚐試戲曲,讓更多的人喜歡戲曲。我也不是個小姑娘了,希望自己在年輕的時候,做一點冒險的事兒,我沒唱過的和我唱過的,都要去唱唱。”

《身騎白馬》講述了薛平貴和王寶釧的愛情故事,大臣之女王寶釧一心苦等薛平貴,而薛平貴歸來時已成為駙馬。吉克雋逸也談及了自己對這種愛情的感受:“每個姑娘都希望有個薛平貴,但我不希望他在中途娶了別的姑娘”。

崔健的驚訝:她太勇敢了,她怎麽敢碰這種東西?

從《中國好聲音》到現在,吉克雋逸一路成長一路唱。她有自己獨特的標簽,文藝中不失彝族女孩的善良樸實,國際範兒中又始終印記著自己民族的元素,她像一位遊牧的靈魂歌者,為了自由和歌唱,不會太在乎世人的眼光。正如她出場前的那句話:“不會為了迎合而去選擇一些相對安全的歌曲,還年輕,輸得起”,也正如她的那首《彩色的黑》中所表達的:“是幻覺,無所謂,是你看我的方式不對。”她似活水,在創作風格上追求多變、創新,搖滾、R&B、民族等等都要嚐試。而戲曲,也是她一直所向往的。

在之前,譚維維曾憑借華陰老腔和搖滾樂混搭的一首《給你一點顏色》震撼全場,也在網上引起了熱議。這次,吉克雋逸選擇將台灣民間歌仔戲帶到《中國之星》的舞台,無疑又是對中國傳統戲曲文化的一種號召和致敬。越來越多的歌手,開始將戲曲帶進年輕人的視野,走上戲曲與流行的結合之路。老底子的戲曲,又開始重新煥發新的活力。連劉歡都驚訝吉克雋逸的選擇:“這個對你不容易,你自己的民族音樂跟你今天所唱的歌曲是有距離的,你挑戰了另外一種方言,但是你克服了,祝賀你!”

其實,在傳統戲曲、民族元素和流行音樂間,吉克雋逸憑借自身的靈氣和實力,一直拿捏得恰到好處,她文藝,但不會矯情高姿態;她可以流行,但又絕對不會爛大街。一向挑剔的崔健,對吉克雋逸的《身騎白馬》也讚歎有加:“我是戲盲,我今天是來學習的。我一直年輕人鼓勵要做冒險,做嚐試。她太勇敢了,她怎麽敢碰這種東西(歌仔戲),所以我要給她意外分,這個意外分是因為她的勇氣,她的敢於嚐試。”在追求音樂造詣的道路上,這位黑姑娘從未停止過自己的腳步。返回騰訊網首頁>>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