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考生要求查閱高考試卷被拒 起訴省教育廳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6-04-09 04:30:00

2015年高考後,江蘇考生小文的曆史成績為C等級,小文和小文的媽媽陳女士認為分數過低,要求查閱小文的曆史考卷。江蘇省教育考試院和教育廳先後拒絕了小文的要求。去年年底小文將江蘇省教育廳訴至法院。昨天此案在南京市中院開庭審理,雙方圍繞教育廳是否有權公開考試信息、考試信息是否屬於國家機密展開辯論。

要求查閱試卷被拒

小文的媽媽陳女士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小文高中就讀於省重點中學泰興一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考試成績多次為班級第一。去年高考成績公布後,小文曆史成績隻有C等級,平時其考試成績都是A或者A+。

據悉,江蘇省高考由語文、數學、英語三門主課組成,考生會得到具體分數呈現的成績。其他一些課程為選修課,成績不給出具體分數,而是根據全體考生分數情況排序後進行評級。一般重點高校要求是不低於B級,“如果不是曆史等級低,本來可以考上蘇州大學、南京師範大學等江蘇省內211學校”,陳女士介紹,最後女兒隻能選擇離開江蘇,去了省外一所普通本一學校。

陳女士介紹,考試成績公布第二天她就通知了學校,幾天後又去江蘇省教育考試院反映問題。“我當時沒想著查卷,就是想知道考了多少分”。陳女士說,考試院並不配合,後來回複稱已進行複查,成績無誤,但並沒有告知具體分數。隨後陳女士先後向考試院和教育廳提出行政複議,要求公開考生選擇題和非選擇題得分情況,但得到的回複均是考試信息屬於國家機密,不能公開。

2015年10月,陳女士向國家教育部提出了行政複議,教育部決定撤銷江蘇省教育廳的行政回複,並要求重新回複。江蘇省教育廳依然拒絕公開,但理由發生了變化,其稱信息公開事項不是省教育廳的職責範圍,建議陳女士向省教育考試院申請公開相關信息。陳女士向教育考試院申請,依舊被拒絕。2015年12月,陳女士將江蘇省教育廳訴至法院。

答完的考卷是否屬於國家機密?

昨天上午,此案在南京市中院開庭審理。就教育廳是否是公開考試信息的主體、考試信息是否屬於國家機密這兩個焦點問題,雙方展開辯論。

教育廳的律師表示,考試院是獨立的事業單位,教育廳對其具有管理監督的職能,但考試試卷保存在考試院,因此教育廳不具有公開的法定職責。

小文的律師張國輝表示,根據教育部印發的規定,“考試信息由教育部、省級教育行政部門或省級教育考試機構向社會公布。未經教育部或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同意,不得向任何單位、個人提供。”由此可見,考試信息公開的決定權屬於教育廳,而不是屬於考試院。教育廳推諉給考試院,屬於行政不作為。

另一個雙方針鋒相對的問題,則是考試信息是否屬於國家機密,教育廳律師稱,在2013年下發的文件中,已經規定將考卷定為國家秘密。

另一方張律師則認為,根據教育部、國家保密局2001年頒布的規定,“考試後的考生答卷不屬於國家秘密,隻限一定範圍內的人員掌握,不得擅自擴散和公開”。這一規定中並未將考生本人排除在“一定範圍內的人員”之外,也沒有禁止公開。此外關於2013年的文件中“答卷按國家秘密級事項管理”的說法,這一說法是指考試答卷按照國家秘密級事項管理是規定考試信息的管理級別,而不是將答完的考卷定為秘密級別。

張律師還指出,查閱試卷已有先例,去年河北省教育廳曾經組織考生查閱試卷。

教育廳辯稱,考生試卷涉及評分規則,考卷一旦公開就會被人掌握評分規則,這會影響命題的公正性,對社會穩定有影響。河北的案例僅是個案。

教育廳提出的理由是,考試成績可以複查,但考卷及其他信息一旦允許公開由考生查閱,會引起“查卷潮”,教育行政部門將麵臨大量的工作,無法正常辦公。

查閱試卷是否會泄露評分規則?

據悉,去年6月河北部分對高考成績有異議的考生,被允許查閱自己的試卷。小文代理人張律師介紹,河北去年已經出台了讓考生查閱試卷的相關政策,考生閱卷時有多項規定,比如不允許錄音錄像,要有工作人員陪同,隻允許查閱10分鍾左右,如果考生查閱沒有提出異議,簽署無異議的保證書。

關於查閱試卷會泄露高考評分規則的問題,張律師表示,教育廳對此的擔心雖然有一定道理,但是完全可以參考河北省的規定細節。此外,諸如選擇題之類的客觀題是有標準答案的,查閱此類題型不可能泄露評分規則,而小文的主要意願則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客觀題分數。

文/本報記者楊琳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