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喜劇人》不過是場喜劇江湖勢力的座次排位

來源:娛樂焦點 2016-04-07 03:39:47

納蘭驚夢

在徐皓峰描述的民國武林裏,師父陳識為了在天津開武館立足,必須收當地青年耿良辰為徒,徒弟需按照江湖規矩代替師父踢館、揚威立萬,這是電影《師父》裏的故事。同樣是從天津走出來的郭德綱,讓徒弟嶽雲鵬扛起了德雲社的大旗,踏進“代表喜劇界半壁江山的明星喜劇競賽真人秀”中(節目組語),這是上周末《歡樂喜劇人》總決賽裏所講述的江湖。

《歡樂喜劇人》從立項開播伊始,就是照著“喜劇界《我是歌手》”的範兒打造的。除了少了那個磨人的主持人洪濤以外,東方衛視打造的這檔喜劇競技真人秀,無論是賽製框架還是細節流程,處處都有《我是歌手》的影子。隻不過兩者存在著一處天壤之別——歌唱大多數情況下更凸顯個體的表演,但喜劇的表現形式往往需要集體的搭配與磨合。這也決定了這個舞台必然成為各喜劇幫派華山論劍之地,至於總決賽最後名次的排位,亦不過是喜劇圈江湖勢力的再次排資論輩劃定坐席罷了。

且看首先出局的大潘和佳佳,無疑是這季“喜劇人”的另類,就連擔當司儀的郭德綱每每提及他們都用上了“無門無派”的形容詞,這也決定了倆人在抱團取暖的喜劇圈裏將走得異常艱難。事實上,他們一路走來,每次表演都堪稱有內容有包袱有立意,卻始終未能奪得好名次,甚至還在決賽之前慘遭補位的潘長江淘汰,最後勉強通過複活賽擠進決賽,最後的率先出局非戰之罪,叨陪末座隻是輸給勢單力薄而已。遼寧民間藝術團緊隨大潘和佳佳第二個離場,多少讓人有些意外,原以為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未曾想人未走茶已涼,開山老祖因為大家都懂的緣故未能站台拉票,整季比賽都隻由徒子徒孫們打拚。奈何聲勢雖浩大,但始終缺了個主心骨,原本大師兄小沈陽尚能一戰,卻因參加其他節目而痛失頭幾期打下的好局,隻得讓人唏噓風光無比的東北F4終究也抵不上昔日師父金字招牌一塊。至於資曆最老的春晚選手潘長江止步三甲,終究是抵不住尊老敬賢的圈子文化承讓幾分薄麵,要不然你讓人家的老臉往哪擱?

開心麻花也不是對冠軍沒想法,要不然不會搬出上季冠軍沈騰來壓場助陣。事實上,沈騰上季的折桂,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開心麻花當時是《歡樂喜劇人》中唯一真正意義上公司化、團隊化運作的喜劇人。隻不過這次遇上了茬兒更硬的德雲社,小嶽嶽最後一期的表演哪還是說相聲,分明就是德雲社封箱匯報演出。尤其最後嶽雲鵬祭出大褂請上郭德綱,配上賭神的BGM(背景音樂),這場子可謂是做足了有請江湖大佬的既視感——隨便出個徒弟就能一統江湖,從此喜劇圈哪個不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