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20有望今年交付中國空軍

來源:軍事新聞 2016-04-06 13:33:43

本報記者屠晨昕

在3月31日的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針對“運-20大型運輸機今年將服役”的消息,新聞發言人楊宇軍表示,運-20正按計劃開展試驗試飛工作,至於什麽時間交付,將根據試驗試飛進度確定。

去年底,錢報智庫專家、功勳試飛員兼空軍理論專家徐勇淩在受訪時表示,鑒於運-20的研發未遇瓶頸,有望於2016年投入使用。對此,有印度網友羨慕地表示“中國軍工領先我們至少20年”。

“鯤鵬”展翅僅3年便成軍,這樣的速度是能夠令全國人民滿意的。錢報軍情版就運-20的話題再度采訪徐勇淩,他透露,運-20僅僅是個開始,是個解決有無問題的過渡機型,不要把寶全押在它身上,還有更加高大上的新型大型運輸機在後麵等著我們呢。

運-20頻頻亮相高原寒區

或提前一年交付部隊

自從2013年1月高調首飛、尤其是2014年11月驚豔亮相珠海航展之後,被網友叫做“胖頭魚”的運-20,除一架用於地麵測試的靜力試驗機,已生產4架原型機,時不時“怒刷存在感”——

2015年1月,現身黑龍江加格達奇的寒區機場,進行了寒區性能試驗;6月又有網友發現運-20出現在雲貴高原的麗江機場,進行了高海拔飛行測試……

2015年兩會期間,運-20總設計師唐長紅表示運-20將在“很短時間”內交付。2015年3月,中航飛機公司總經理唐軍也表示“運-20型將在今年年內完成所有試飛試驗的高難度科目,將盡快交付客戶”。

看來,原計劃在2017年交付的運-20項目,提前一年服役的希望非常大。

飽受缺少大運之苦

進口二手伊爾-76壽命過半

對於戰略軍用運輸機,中國空軍真是望眼欲穿。因為我們長期飽受大運缺乏之苦。

據軍事觀察員科羅廖夫透露,有俄羅斯和中國的網友,根據目前露麵的中國空軍伊爾-76運輸機機號做了統計:中國自2013年至今2年時間,已從俄羅斯購買了19架二手的伊爾-76。其中2013年進口11架、2014年2架、2015年6架,這些伊爾-76均為蘇聯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建造,機齡最長28年,最短21年,都經過大修翻新。

如此密集的進口大型運輸機,甚至連壽命過半的二手機也不在乎,正說明中國空軍大型運輸機不足給戰略運輸任務帶來的拖累。

源於1970年代技術

用來過渡不要期待過大

不過,相對於外界對運-20的熱烈期待,徐勇淩的觀察卻顯得非常冷靜而務實,他對“胖頭魚”的定位有些出乎人們的預料:“事實上運-20是為了解決有無問題、小步快跑的產物。為了盡快服役,它技術上采用了很多成熟的‘貨架產品’。”

譬如軍迷們津津樂道的、能提高升阻比的超臨界機翼,其實早在30多年前的運-10上已經采用;還有活動式的三縫增升襟翼設計,也已經在大型民航客機上十分普及了。

而目前運-20所掛的從俄羅斯進口的D-30KP-2發動機,其細長的造型與“鯤鵬”雄渾的身軀很不相稱,這種噪音、油耗都大的落後引擎,不僅限製了飛機的載重和航程,短距起降性能也很難實現,令運-20無法像美製C-17那樣、實現從本土跨洲際直接向前線野戰機場進行運輸的“一站式戰略投送”,無法將戰略與戰術空運集於一身。“我們選擇D-30KP-2,也是為了盡快形成戰鬥力的不得已的選擇。”

徐勇淩分析稱,運-20的機身結構和發動機就是基於我國熟悉的俄製伊爾-76,然後在機尾等少數部分采取類似C-17的設計,某些方麵比伊爾-76有提高。但這個平台整體上源自1970年代的技術水平,因此提升空間有限。

正因為如此,徐勇淩認為運-20隻是扮演過渡角色,生產數量應該在50至100架,不會有外界傳的300、400甚至900架那麽誇張。“運-20的最終角色很可能像當年的運-10,讓中國的航空工業熟悉研發使用大飛機的各種經驗,起到先行者的作用。”

同時徐勇淩更強調:“我國在目前和未來一段時間裏,沒有大規模海外投送的需求,因此,不能拿美軍作為我們的模板。”徐勇淩認為,即使考慮“一帶一路”戰略,中國軍用大運的空間也在300架以下。如果拚命生產技術水平有限的運-20,那將造成嚴重的浪費。

澄清認識誤區

發動機比飛機的意義更重大

徐勇淩希望為錢報讀者澄清一個認識上的誤區——關注具體飛機機型,其實還不如關注具有戰略意義的發動機項目,譬如坊間相傳要上運-20的渦扇-20大涵道比渦輪風扇發動機。

早在2014年,就有網友拍攝到中國試飛院一架伊爾-76的試飛畫麵,該機左翼內側安裝了一台新型大涵道比發動機,它被稱為渦扇-20。據科羅廖夫透露,它以渦扇-10“太行”發動機為基礎研製,將在未來2至4年內投入使用。

一名運動員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受限於其心肺功能。同樣道理,一款發動機水平決定了搭載它的飛機的機動、速度、航程、起降等性能,甚至決定了飛機的尺寸和重量。

“從這個角度看,渦扇-20這我國第一款大涵道比渦扇發動機的研發成功,甚至比運-20更具曆史意義。”徐勇淩說,這款發動機不僅能上新大運,也能上C919級別的民航客貨機,為我國未來的預警機、加油機、反潛巡邏機、電子偵察機乃至戰略轟炸機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