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60歲博導考進南大當博士 導師比他小4歲(圖)

來源:鳳凰新聞 2016-03-31 12:24:00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生導師朱進東

原標題:南航60歲博導考進南大當博士隨身帶救心丸“玩命”學習

今年60歲的朱進東教授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博士生導師。但在54歲那年,他卻以“考生”身份參加了博士招錄,考入南京大學哲學係,如今依然博士在讀。昨天,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良師益友——我最喜愛的導師”頒獎典禮上,朱進東再度當選為“最喜愛的導師”,並現場講起了自己“活到老學到老”的考學故事。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楊甜子

作為學生的他有AB麵

馬哲博士有個攻讀西方哲學的夢

英語成“絆腳石”,他一年苦練6000道題

昨天,在南航“良師益友——我最喜愛的導師”頒獎典禮現場,朱進東講起了自己求學的故事。“我學故我在。”朱老師一直身體力行著自己的座右銘,他認為,老師是傳道者,同時自己也要不斷學習。

其實朱進東並不缺少一頂“博士帽”。1999年,他就已經是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的博士,2006年,朱進東教授成為南航馬克思主義哲學博士生導師。但一直懷有攻讀西方哲學博士夢想的他,一直想給自己圓個夢。

朱進東告訴記者,自己2005年剛到南航工作不久,就有了報考南京大學西方哲學博士的念頭。“但2006年突患急性心肌梗塞,連擬報考的導師陳亞軍都勸我以身體為重。”2009年,身體好轉後,朱進東說服家人,如願報考了南大西哲博士生。盡管哲學功底深厚,專業課均在90分以上,但英語成了朱進東考博路的絆腳石。“考博時英語考了54分,差一分沒過線。”

導師說可以申請“破格”錄取,但朱進東不相信自己過不了關,在接下來的一年中,他在空餘時間苦練了6000多道英語題,終於在2010年考上了南大西哲博士,成為陳亞軍教授的弟子。

朱進東老師是個標準的好學生

公選課也從不缺勤,隨身帶救心丸“玩命”學習

朱進東老師是個標準的好學生。這句話並不是個矛盾句,因為“老師”和“學生”的兩種身份在朱進東身上“切換”得自然極了。老師朱進東每周要在南航將軍路校區給學生們上10-12節課,而學生朱進東每個星期得到南大鼓樓校區聽10節課。即便在功課最繁忙的博一學期,他也從不請假,從不遲到。甚至是被很多學生視為“逃課必選”的公選課,他也從不缺勤。每天奔波往返江寧到市區,朱老師隨身必備品是“速效救心丸”。“有時候在去鼓樓的地鐵上,有時候在課前上樓梯時,課間休息時,尤其是胸口特別疼的時候含上幾粒,最忙的時候也就堅持下來了。”

朱進東的在讀博士張廷贇告訴記者,自己印象中的老師除了吃飯、上課就是坐在桌子前學習工作,沒有社交,也不帶私課。常常忙到11點半以後,即使在ICU的病床上,第二天要做搭橋手術,病床前也是厚厚一摞書。

導師比他小4歲還是他的“師兄”

“約法三章”,在學生麵前喊老師,隻有兩人時喊師兄

需要糾結身份的不隻是朱進東,還有他的導師陳亞軍教授。陳教授今年56歲,比花甲之年的朱進東還小了4歲。收下個年齡比自己大的徒弟,這對關係特殊的“師生”到底應該怎樣稱呼才合適?

“當初陳老師也躊躇犯難了好久,一方麵年齡大4歲,還是博導;但另一方麵確實又是自己的學生。”陳亞軍對朱進東變換過多種稱呼,如“近東兄,近東,老朱”。為了不讓導師犯難,朱進東主動和陳亞軍“約法三章”:“在學生麵前,我一定得叫他陳老師,但隻有我們兩個人時,我叫他陳師兄,因為他比我早三年在廈門大學讀書。”

“年齡、身份都不是從師學習的障礙,隻要是自己的老師,就應該給予最高的尊重。”朱進東說。過年之前,導師陳亞軍還給朱進東布置了作業,要求閱讀10多本哲學原著。因為一直忙於給學生指導論文,朱進東的“作業進度”一下減緩了許多,“畢竟給學生指導論文才是我的主業。隻有5月份學生開題結束才能抽出空來。”目前,他已經看完了其中一本名叫《理性的呼喚》的原版書籍,而且完整的翻譯了出來,足足有50多萬字,而這也是相關著作中最難啃的一本。

作為博導的他是啥樣?

稱學生為“某君”以示尊重

做手術時學生爭相為他獻血

轉換為老師身份的朱進東,早已帶著他頗為傳奇的考學故事,在南航校園裏成為了備受矚目的焦點。在南航人文學院,朱進東老師尊重學生是出了名的,這一點突出表現在他對學生的稱呼上。就像魯迅先生稱呼他的學生劉和珍為“劉和珍君”,朱進東也會給學生名字後麵加上“君”,以表示對學生尊重。

昨天的頒獎典禮現場,完成了自己的座談環節後,朱進東坐在台下十分專注地欣賞了南航學生們帶來的文藝表演。“朱老師被同學們的表演感動了,所以看的分外認真。”朱進東的博士生陳亞麗告訴記者,平時老師和學生們交流,朱進東也會用“您”、“您們”來稱呼學生,並沒有“高高在上”的尊嚴感。

“對待學生最重要的是真誠,平等地與他們交流,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子女。”朱進東的真誠也贏得了學生們的尊敬,學生張廷贇告訴記者,那一年朱老師做手術時,需要輸血,有30多名學生聞訊前來,自發排隊爭相給老師獻血。

除了在學術上“術有專攻”,朱進東在語言上也廣泛涉獵,除了英語,他還自學了德語,法語和意大利語。“語言往往是學習和研究中最大的障礙,學習外語也是為我教學、閱讀和翻譯國外典籍服務的,”朱進東解釋,“國外的書籍能帶給我許多不一樣的視野和角度,也能讓我在教學中帶給學生更多的知識和見解。”

有此一問:

已經是博導身份了,還能再去南大讀博士麽?

能!不論身份地位,隻要符合南京大學博士招生簡章的基本條件的考生,都能去南大讀博士。南大研招辦主任陳謙告訴記者,學校在招錄博士時,並不會特別關注考生的身份和地位,更加注重的是考生的科研創新能力和潛力。

而且,博士招錄“一考定終身”的模式也在逐漸改變,南大半數以上院係的博士招錄,都已經采用了“申請-考核”製博士生選拔方式,對於考生的評價體係日益多元化。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