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艦隊老兵守山30年 識別徘徊領海外國艦艇

來源:環球網 2016-03-31 08:30:00

守山30年

——記東海艦隊某觀通站原一級軍士長張榮明

引子

難說再見

春節期間,東海艦隊某觀通站原一級軍士長張榮明帶著妻子、女兒回江蘇老家過年。一路上,女兒張魯笑寧特別興奮,因為在她的記憶中,這樣的機會著實太少。

可張榮明此時的心裏,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望著車窗外掠過的風景,張榮明總會不自覺地想起山上那個“家”,想起那個日夜陪伴自己的“老夥伴”——矗立在東海前哨的海防雷達。對張榮明來說,那山和雷達,無不記載著他逝去的青春和無悔的軍旅人生……

如今,服役滿30年的張榮明光榮退休了,可在他的心裏卻難說再見。30年來,山風和烈日雕刻了他遍布溝壑的臉龐,胸前的一枚枚軍功章見證了曾經的堅守與奮鬥。作為部隊守山時間最長的觀通兵,他就像那座大山一樣,成為官兵們心中的“地標”。

走近張榮明,讓我們共同感悟一位高山水兵的家國情懷。

與其熬日子,不如開開心心幹點事兒

入伍那年,聽說被分到海軍部隊,可以穿上夢寐以求的“海軍藍”,張榮明說“當時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然而,當他和新戰友們坐著大卡車直奔觀通站時,心卻越走越涼。彎彎曲曲的盤山路百轉千回,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汽車從山腳開到山頂,新戰士們吐了一路。張榮明在心裏暗暗抱怨:“海軍不在大海、軍艦上嗎,跑到深山老林裏幹嘛!”

艱巨的考驗還在後頭,高山雷達站長年被大霧籠罩,一天到晚渾身都沒有幹爽的時候,衣服越晾越濕。聽老兵們說,觀通站曾養過幾頭豬,可最後都患上了關節炎,走不了路。

“大好青春,不能荒廢在這山溝子裏頭。”張榮明和2名新戰友一合計,私下湊齊一筆錢準備“活動活動”。這一想法被站領導知道後,3人都受到了嚴厲批評。

在接受批評反省的那段時間,張榮明在站領導的悉心教導下,也開始了反思。直至今天,張榮明還記得老站長跟他說的那句話:“日子不能熬,越熬越難受。”

是啊!與其熬日子,不如開開心心幹點事兒。想明白這個道理後,張榮明一門心思琢磨起雷達來。大家都說張榮明天生是幹雷達的料,別人幾天學不會的,他半天功夫就搞明白了,別人一次學一型雷達都吃力,他幾型雷達一塊學也不費勁。不久後,他就成為站裏同年兵中第一個獨立上崗值勤,第一個當班長的觀通骨幹。

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極致,就是不平凡

即使成了站裏的專業骨幹,張榮明依然不敢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戰位上出現異常情況,他總是第一個衝上去;上級裝備巡檢組到站,他總是跟在後麵幫忙拎工具,隨時準備拜師學藝。

張榮明隻有初中學曆,他深知自己的知識儲備難以“玩轉”複雜的雷達裝備。每次下山,他都要買回來一批物理、電子、信息等書籍自學,經常向駐地院校的老師請教。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基地組織的雷達專業技能比武中,張榮明筆試和實操都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

那年,站裏裝備了一套新型雷達,技術含量高,不少官兵習慣了老式裝備,都不願意使用新裝備,生怕漏情況、出問題。為打消大家的顧慮,張榮明卷起鋪蓋,住進坑道認真研究每個按鍵、每個界麵、每個回波變化,一待就是十來天,最終帶領戰友們成功掌握了新型雷達的操作使用。

一次,一可疑目標在我領海附近徘徊,行跡非常像某國艦艇,但值班員一時判斷不準不敢上報,怕承擔“錯情”的責任。經驗老到的張榮明沉思片刻,眼睛一瞪說:“大膽上報,出了錯來找我!”後來,我方派出巡邏艦艇進行跟蹤,發現的確是某國艦艇,就連艦艇型號、類別都跟張榮明判斷的完全一致。

離開心愛的崗位時,有戰友前來向張榮明取經,這位老兵沉吟半晌後說:“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極致,就是不平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