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瀕臨死亡時是怎麽樣的一種感受?

來源:daily.zhihu.com 2016-03-27 22:06:00

匿名用戶

我曾經出車禍了差點死掉,但我對自己徘徊在死亡邊緣這件事卻一點印象都沒有,整個過程的記憶好像消失了,可能是自己刻意忘記,也可能因為我平日就很神經大條,我隻記得我吃過晚飯坐上朋友車去玩,等我清醒過來已經過了一周了,中間發生了什麽我卻一點都不記得。

經過家人和朋友的描述,事情是這個樣子的:吃過晚飯我們幾個朋友開兩輛車去接人,我坐副駕座,高速路上司機朋友開車太快,想超車的時候方向沒打穩直接翻到旁邊溝裏了,我的腿卡在車裏,他們費了好大勁兒才把我拉出來,然後趕緊送醫院,我全身是血,朋友一直拍我臉叫我保持清醒,然後我告訴朋友“別動我我睡一會兒,很瞌睡”(但是我後來一點都不記得這些事情),送到醫院後,醫生看了看說太嚴重了不敢收,讓我們去別家醫院(可能是看我馬上死翹翹了,害怕又有糾紛家屬鬧事吧),我朋友就一直求醫生救救我,家人也在趕來的路上,我當時昏迷了,但是嘴裏還一直在喊:醫生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後來朋友的領導托了熟人,醫院才決定接收我(聽我朋友說他們11點多到醫院,在大廳躺到淩晨4點醫院才願意接收我,這都沒死,我命真硬,哈哈(๑`∇´๑))。我媽到了後哭著喊我,我隻是下意識的不停的喊救救我救救我。

昏迷的時候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啊,也沒有說魂飄起來看到自己啦,也沒有說遇見黑白無常啦,就和睡了一個無夢的覺一樣。等我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嘴裏還插著強製呼吸機,左手打的石膏,右手掛的吊針,我那時不知道為什麽特別想知道時間,但是嘴裏插的呼吸機說不出話來,就一直嗚嗚嗚嗚的,打吊針的手也輕輕的晃,最後家人終於明白我是在問時間,就趕緊告訴我晚上7點了,在我知道時間後,整個人特別安心的又睡過去了。

第二次清醒嘴裏已經沒有呼吸機了,我醒了之後,突然哭著喊:我的腿呢我的腿呢?!我感覺不到腿了,是不是截肢了!!??媽媽說還在還在,不要擔心,然後我就又安心的睡過去了。

後來沒事了還會想,為什麽整個事情好像不是發生在我身上一樣,我一點兒記憶都沒有,真奇怪啊。

下麵就是醒來後的一些小事情啦,可以選擇性觀看(^◇^)

那時候我一直是醒的少睡的多,頭上和腿上還做的牽引,有一次清醒了,聽到隔壁在哭,我媽說那邊孩子骨折了,也做的牽引,和你這一樣,疼的哭呢,我當時還特高興的說,我覺得我特幸運,一點兒都不疼,我最怕疼了。我媽也說:不疼好,不受罪。那時候我和我媽都以為我隻是大腿粉碎性骨折,不知道我頸七滑脫,脊髓嚴重損傷,已經高位截癱了,不會動,不會有知覺痛覺,(我媽也神經大條,頭上打著牽引呢,她也不知道是什麽,她也沒問,一直都是我小姨和醫生交流,我媽隻看著我,害怕我睡不醒了,我果然是我媽親生的!)現在想想難怪我當時找我的腿呢,一點兒都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哦。

現在已經過去六年了,腿還是不會動,不過我不想放棄,說不定哪天奇跡出現了呢(^◇^)

其實有時候我也會覺得我特不幸,車上坐了三個人,為什麽他倆都隻是皮外傷,我手,腿骨折還要脊髓損傷,為什麽全都傷到我一個人身上;但是我又特別幸運,因為我活過來了,我還能陪著我媽媽,雖然她又要受累了,但是我隻有媽媽,媽媽也隻有我,我不知道我死了媽媽一個人會怎樣,我覺得我現在還能活著待在她身邊,能陪她說說話,教她上上網淘淘寶,讓她有個陪伴,雖然是個累贅,讓她受累,最起碼媽媽希望我活著,而我也還活著,這就夠了。我會努力康複鍛煉,爭取生活能夠自理,這樣媽媽也會輕鬆點。加油啦!

手機打的,有點兒亂有點兒囉嗦,請見諒。

陳斯普林

答主真的很勇敢很樂觀!加油!!!(不過話說回來這醫院有點坑,怎麽可以見死不救呢)

1235 讚,2年前

 

匿名用戶(作者) 回複 陳斯普林

後來我家人朋友都是提到醫院就來氣,不過前不久在知乎看到一個回答,說是其實上麵有規定,醫院每年死亡率不得超過多少的,所以醫院也有苦衷。當時看我活的幾率低,就不想收了吧。

604 讚,2年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