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美協原主席林墉回應素描爭議:陳丹青批判素描沒什麽了不起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03-14 11:23:00

日前,記者隨從廣州美協人物畫藝委會拜訪廣東美協原主席林墉先生,談到目前論說紛紜的素描話題。他坦認:“沒有素描,就沒有我的畫,沒有我的風格。”對於陳丹青質疑素描價值的言論,他表示不讚同。

林墉

日前,記者隨從廣州美協人物畫藝委會拜訪廣東美協原主席林墉先生,談到目前論說紛紜的素描話題。他坦認:“沒有素描,就沒有我的畫,沒有我的風格。”對於陳丹青質疑素描價值的言論,他表示不讚同。對於朱新建、王孟奇、劉二剛等“新文人畫”,他則給予批評,稱“他們的畫是要活活地氣死人,氣死人之後,他們的畫還是留不下來”。

“素描好不好,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記者:最近關於素描的討論非常多,不管是學院中人、藝術大腕,還是公共人物,都對素描及其對中國繪畫的影響展開了論爭,素描似乎備受質疑。您如何看這樣的討論?

林墉:任何討論都要建立在充分理解的基礎上,我看那些質疑素描的人,是根本不理解素描,也不了解素描的價值,不知道中國引進西方素描之後,對中國繪畫所產生的巨大影響,更不知道其實中國美術史中早就有素描的觀念與技巧。

記者:在質疑素描的討論聲中,陳丹青的聲音非常突出。他稱“一切從素描開始,毀了中國畫”,“素描基礎是最龐大的學術包袱”……

林墉:他這麽說有什麽了不起呢?就是因為他說得大膽,說得徹底,說得和別人就是不一樣?為什麽很多人要拍他馬屁呢?請問,他真的理解素描之於中國畫的意義嗎?再說,他起家不也正是靠素描嘛!他也畫過這樣的畫,且似乎感覺還很好,僅此而已。他現在又質疑素描,標準到底在哪裏,我真看不出來。素描好不好,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素描害人,真是夠膽說,但一定不是在行的藝術家。再說,我還沒說話呢。

記者:我們也並不是完全讚同陳丹青對於素描的看法,隻是將他的部分觀點拿出來,供大家討論。記者發起的任何討論都不偏不倚,都隻是為了建立一個公開公正的討論平台,希望您能理解。您能否根據自己的從藝經曆來談一談對素描的認識?

林墉:憑良心說,我畫畫是全靠素描的,或者說,沒有素描,就沒有我的畫,沒有我的風格。對於素描,我得益很大,別的模式我還不會,我隻能靠這個,至少水準不算很差吧。幾十年來,我也的的確確看到素描成就了很多人,而有些人為什麽非要說素描坑人呢,為什麽就不能學一學素描,做一番深入的研究再說話呢?有人說,不需要素描也能成大師。我承認。但你也要看到,有了素描,一樣也能成大師。不說大師這個話題了,到底誰是大師呢?

“新文人畫要活活地氣死人,作品仍留不下來”

記者:對素描的討論,一個重要背景是,徐蔣體係主導學院教學之後,對中國畫的教育與創作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對此,有人開始“清算”徐悲鴻引進西方素描對中國畫教學的影響。該不該將這筆賬算到徐悲鴻頭上呢?

林墉:徐悲鴻有自己特殊的經曆,才導致他畫出這樣的素描。他隻會畫這樣的素描,我們實在不必看低他。他講素描引入學院,是出於民族道義,而後代教學走了樣,就怪罪老祖宗了,這不合情理。說徐悲鴻害了很多人的,是不負責任的。也應該看到素描成就了很多人嘛。你看楊之光的創作,他就學了徐悲鴻,畫得很不錯啊。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作品是他畫石魯的,真是完全用素描的明暗來表現的,但真是了不起。

記者:您如何看劉文西的創作?他也是靠素描起家的。

林墉:劉文西的畫好不好,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印象最深的是他29歲畫的《祖孫四代》,構思巧妙,時代性強。而他後來的畫,就一般了。

記者:您剛才說“中國美術史中早就有素描的觀念與技巧”,這句話怎樣理解?

林墉:古人的畫中,很早就有素描的明暗關係了,比如唐代那些以馬為題材的畫中,就能看到素描的影子。我不說遠,就說明清吧。其實當時很多畫是有素描觀念的,比如明暗關係的處理,山水畫中也有明暗關係,隻是不是整體的,而是局部的,局部有明暗的變化,才讓構圖更立體、更有氣勢。有些明暗關係的處理,很巧妙,很有水平。

巴基斯坦老兵

記者:在您眼中,素描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

林墉:素描不隻是我們所熟悉的塊麵結構的素描,還包括線性素描等,甚至白描也是素描的一種。坦白講,素描隻是一個觀察與表現方法,僅此而已,沒有必要誇大它,也沒有必要貶低它。那些真正聰明的藝術家,不會排斥任何好的養分,而是什麽都需要,而且還要主動去要,再靠自己的才智做取舍。對於素描,掌握與不掌握就是差很遠。當然,也不能太素描,更不能隻知道素描。隻知道素描,那就更糟糕了,甚至比沒有掌握素描的人還要糟糕。

記者: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以來,出現了“新文人畫”的風潮,朱新建、王孟奇、劉二剛等人物畫家,反徐蔣體係而行之,試圖脫離素描的影響,在傳統中出新。您如何看他們及其他一大批所謂“新文人畫”的創作?

林墉:那你告訴我,為什麽要注意到這些人?為什麽非要談論他們?是真的很有價值嗎?依我之見,他們的畫是要活活地氣死人,氣死人之後,他們的畫還是留不下來。藝術家各有各的路,我們且留給曆史看,別著急。

語錄

●談讀書

我還是奉勸廣東的畫家能多讀點書,讀書不會害你。現在,畫家讀書還是少了一點,就直接導致畫麵缺少書卷氣。而讓畫麵多點書卷氣,多點想法,並不很難,讀書就可以了。做藝術這個行當,不怕你沒想法,就怕你不讀書。我喜歡讀書,但絕不是讀得很多。睡前找點書看,且不管它是什麽內容,有書讀就好。假如一個人天天讀,年年讀,畫麵最終就不一樣了。多讀一本書,你可能就多一種想法,畫畫就不老實了,畫麵也就多一種可能性,雖然別人未必認可這種可能性,也可能好,也可能不好,但不要緊,你還要繼續讀書,畫畫繼續不老實,別著急。

●談市場

我一輩子都不喜歡畫美女,但你看我這屋子裏的東西,都是用美女畫換來的。如果不畫美女,隻是坐在那裏畫我最喜歡的東西,可能就窮死了。很深刻的畫都在我這裏,就是沒有人要。人嘛,本來就很俗氣,就得靠自己本事找點錢。俗氣到差不多程度了,也就覺悟了。所以,我不主張老老實實畫畫,畫得可能也很好,就是找不到錢;但藝術家要踏踏實實,先賺點錢,走起路來都不一樣。有些人生前隻專注自己的想法,兩耳不聞窗外事,死了幾十年後可能就發達了,他能在墳墓裏笑了,但在世的時候提前笑多好。

現在市場上藝術家標出的那些錢,好多都是假的。大家越講越高,可能最終一分錢都不值,一分錢都撈不到。市麵上給我標出的那些畫價,照樣也有假的,沒有辦法的事情。其實,能賣高價的藝術家真的很少,大家都是騙一下、拐一下,似乎一定要這個樣子。你也不要氣憤,都是這個樣子,曆史上這樣的例子也多了去了。

(編輯:楊晶)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北京文藝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北京文藝網的價值判斷。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