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錢創始人王煒:在農業供應鏈金融中尋找藍海

來源:南方數碼 2016-03-12 01:37:00

樂錢的“打法”在互聯網金融江湖裏顯得獨樹一幟。和其他大多數平台不一樣,樂錢將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了農業上,致力於打通整個農業產業鏈條上的金融服務。靠著這一獨門絕技,再加上領投人製度等一些創新玩法,樂錢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就實現了盈利。不過,樂錢創始人兼CEO王煒依然“談不上滿意”,他希望接下來在農業金融這個藍海裏找到具體的爆發點,迅速地擴大企業的規模。

“遲到五年的創業”

《華夏時報》:在互聯網金融行業裏,有媒體背景的創業者並不多見,你是出於什麽考慮才創業的?

王煒:樂錢是2014年2月份成立的,但其實我們早在2008年就有這個想法。2008年時我正好離開金融界網站,就打算去做樂錢。那時候我們幾個人天天貓在圓明園旁邊的一個茶館裏籌劃著創業,當時這個域名都注冊了,投資也搞定了。但金融危機來了,計劃就擱置了。現在回頭看來,當時如果一咬牙做了,就會提前好幾年。而且我們當時想做的事情跟現在實際做的事情完全是一樣的,這麽多年也沒有改過初心,還是想做麵對企業級的貸款,尤其是麵對農業這一塊兒的貸款。

不過,當時擱置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至少我自己在2008年對農業就沒那麽深的了解。說實話,我們都是城市長大的孩子,哪見過怎麽種地?後來從2009年到2011年,我們在一個合夥人的老家農村承包了一二百畝地,自己學著做,熟悉了整個農業的一套流程。所以後來再做這個事情的時候,相對來說,我們對產業本身的了解就要比別人熟悉很多,畢竟我們自己真正幹過。

到了2013年,互聯網金融起來了,我們覺得再不動手可能會錯過這個機會。那時我還在和訊網,在當年國慶節長假後的第一天,我從俄羅斯出差回來,就直接拖著行李箱去辦辭職手續了。就我們的團隊而言,過去的經驗、人脈等也都跟互聯網金融相關,不去做這個事情很可惜。當然,這個事情做起來還是很難的,不過我們走的還算相對穩當,做了一年多了,我們到現在還是零損失,零壞賬,在這個行業是不多見的。

《華夏時報》:你剛才也提到,自己並不是農村的孩子,為什麽一開始就要選擇農業作為切入口?

王煒:我們在2008年就發現,中國的整個資產運作方向出現了變化。在那之前的幾年裏,我國城市的GDP基本上是靠房地產行業推動的,資產自然而然就流向房地產。當2008年金融危機到來的時候,我們發現房地產行業可能會出一些問題,那接下來資產會往哪兒去?它總得有個去處吧?我們經過研究,認為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出現了產能過剩,除了農業。

而且就算農業也有產能過剩,那這種過剩和其他行業的過剩也不同。比如鋼材被生產出來之後,擱那裏就算20年以後還可以用,但糧食不一樣,必須是一年一收獲,而且放置一段時間之後就不能再食用了。不僅僅是糧食,整個農業放眼去看,整個資產的容量至少是10萬億元級別的。

後來在金融危機到來之後,政府實施了激進的貨幣政策,超發了很多貨幣,由此又引起了房地產新一輪的狂飆猛進,但這更加堅定了我們的信心。到了這一撥房地產狂歡快結束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個顯著的信號,就是很多人都能在身邊找到一個或幾個認識的人去農村承包一定量的土地,過一把家庭農場主的癮。我們感覺到,這就是資產運動的變化,農業肯定是長期配置的一個方向。

另外,從絕對價格來說,農地的價格雖然是上漲的,但是按相對價格來說基本上是曆史最低。在這個曆史最低的價格點上,至少土地本身會增值,我們認為資產的安全度是有保證的,所以就去做這個事情。

“掘金農業供應鏈金融”

《華夏時報》:很少有互聯網金融企業專注於農村金融,你們具體是怎麽操作的?

王煒:我們自己開發了一套農業供應鏈金融的模型,全中國也隻有我們自己在做這樣的一套模型,這套模型的核心就是控地。

土地是農業最核心的資源。農業本身看起來很苦,說農業苦並不是說農業不賺錢,農業的淨利潤率大概在30%以上,除了軟件遊戲以外,全中國沒有哪一個行業的利潤率能達到農業這麽高。但是為什麽農民還是很苦?因為你就那點地,你的集約化規模效應出不來,那你總體的收入就有限。

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農業集約化。我們通過在土地可流轉的這個前提下,讓土地能夠集中到那些種糧大戶、優質合作社以及農業化企業的手裏,讓他們能夠迅速擴大規模。比如一位種糧大戶過去就算能從銀行貸到款,銀行也最多一公頃貸給他4萬塊錢,而我們的貸款額度可以達到每公頃8萬塊錢。因為有土地作為抵押,我們的風險也是可控的。

《華夏時報》:但是和銀行相比,你們的資金成本是更高的。

王煒:目前農村的金融體係主要由三種力量在支撐。第一塊是民間借貸,這一塊的年化利率大概24%,我們的大概是11%,相當於他們的一半不到,是有很強競爭力的。第二塊是郵儲銀行,但它在農村基本上是隻吸儲不放貸。還有一個就是農信社,農信社的平均貸款利率大概是在10%左右,看起來似乎比我們略有競爭力,但是我能從其他渠道拿到一些補貼。

比如,我們這套模型能夠將農資體係結合起來,過去的農業小而散,農藥、種子等農資的價格很高,從省市縣到鄉鎮,每一個環節的加價率最低5%,最高30%。

現在由我們直接去跟廠家談。因為我的規模足夠大,廠家直接供應,就算把價格壓下來,我跟廠家還能有利潤。我就會把這個利潤來貼補給貸款的用戶,比如我們的利率是11%,我可能會補貼給農戶或企業4個點,隻需要他們承擔7%,即使這樣我依然還是賺錢的。

這種補貼模型就是互聯網思維,即所謂的“羊毛出在豬身上”,按照互聯網的術語又叫前項收費調整到後項收費——前項收費你馬上得給我,但是我不需要你馬上給我,我這個時候還是虧的,但是我從後麵去賺這筆錢。這樣,在貸款利率降下來以後,我們就能跟農信社去競爭。

《華夏時報》:樂錢不僅為農戶提供貸款,還介入到了上遊的種子、農藥等環節,樂錢的服務是覆蓋農業整個產業鏈麽?

王煒:從種子、農藥、化肥到後期的加工,樂錢想在這個鏈條的每一個環節上都提供貸款,我們做的就是農業供應鏈金融。

我們的能力是有邊界的。過去我在銀行時負責信貸,經常在上午看一家電子廠,下午我可能去麵粉廠,明天可能又去了一家機械廠,好像我無所不能。但我不可能對每一個行業都了解,這個對風控是不利的。銀行業有風險撥備,有一套機製去對衝,甚至可以把壞帳甩給資產管理公司,我們互聯網金融創業公司顯然是沒有這個條件的。

因此,我們選擇一些具體的行業,並拓展到它的整個產業鏈。當打通這個行業的產業鏈之後,我們對風險的控製能力就越強。另外,在我們的這種模式裏,我們自己就是供應鏈的核心企業,處於相對安全的位置。

供應鏈金融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它的開發難度雖然大,但隻要一開發就是一串。比如說這個鄉開發了,其他的鄉就會跑過來。開發了農戶,化肥廠商、種子廠商就會主動找我,因為我能幫他賣東西。賣完東西之後,他們發現我還能提供貸款,那他就會來貸款。

《華夏時報》:要介入到整個農業的供應鏈金融中,一定需要一個很龐大的團隊吧?

王煒:對於團隊我們有不同的理解。這是一個互聯網的時代,能夠使用外包的就盡量的使用外包,無非是分點利潤給別人,但人家可能更專業。比如,我們在東北雇傭了專業的團隊替我們去做庫管、看倉儲。如果讓我們自己從北京派人去東北看倉儲,那成本顯然太高。另外,我們的業務並不僅限於農業金融,我們還有文化創意等其他產業,農業金融隻是樂錢業務中很重要的一塊。

“尋找爆發點”

《華夏時報》:你對樂錢這一年來的發展滿意麽?

王煒:談不上滿意,隻能說是作為一個創業公司,樂錢走過了自己該走的路。當然,無論是從盈利狀況還是從團隊建設,我認為現狀還是符合預期的。

現在的互聯網金融公司第一年就能真正盈利的非常少,大部分都是不賺錢的,但樂錢是盈利的。另外,我們團隊成員的提升都很快,他們大多是從媒體出來的,以前隻是有限地報道過金融,但現在已經能很專業地做金融了,這一點讓我覺得很滿意。不過,從企業本身的發展規模來說,我是不滿意的。但我覺得還是穩妥為上,金融還是要敬畏風險,要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發展。

《華夏時報》:樂錢第一年就能獲得盈利的秘訣在哪裏?

王煒:第一個就是產品創新,像我們有不保本不保息的眾籌產品,雖然不附帶保本保息的責任,但也很受用戶歡迎。我們有很多獨特的玩法,比如我們的領投人製度——我們的每一個項目基本上都會有一個領投人,這個領投人基本都是社會賢達,他們是因為信任我們的專業能力,信任我們的人品才來領投這個項目的。而他在領投這個項目的同時,也會帶動他周邊的一些人來關注我們。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在推廣方麵的獲客成本相對其他互聯網金融公司要更低。因為不去買流量,我們的獲客成本大概是其他公司的十分之一。這個行業裏大一點的公司,平均每年至少都要花1000萬元以上的資金去買流量。我堅信,互聯網金融是一種品牌生意、信任生意,而不是所謂的流量生意。

《華夏時報》:互聯網金融行業這幾年來的快速發展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擔憂,這個行業在發展過程中也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你怎樣看待這個行業麵臨的風險?

王煒:刨除掉那些不良從業者外,這個行業其實就隻有兩個風險。所謂不良從業者就是騙子,我們得承認,這個行業裏確實是有騙子,他們進入這個行業就是居心不良的。除此以外,主要的兩個風險就是資金池和自融。資金池就是你過來把錢給我,我給你利息,至於這錢我拿去投什麽你別管。自融,就是自己編一個項目,從用戶那裏融錢自己花。

《華夏時報》:在這個行業的快速發展過程,越來越的後來者加入進來,外界擔心這個行業會變得越來越混亂?

王煒:我覺得這種擔心沒有太大的必要。隻要大家都合法經營,多就多唄!過去中關村賣電腦的多不多?現在不多了吧!市場自己會去淘汰那些沒有能力的參與者的。

《華夏時報》:接下來樂錢會有什麽樣的動作?

王煒:下一步我們還是要紮紮實實把農業這一塊業務夯實,與此同時我們還會繼續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比如在跨境電商與互聯網金融這兩大新興領域的交匯點,我們發現了可以將兩者結合起來的新藍海,我們預計樂錢2016年在這一領域將迎來巨大的增長。

猴年春節前後,我們與國內領先的跨境電商平台萬邑通已經率先啟動了合作,推出了幾十筆小額的“跨境電商應收款轉讓項目”。這一業務的核心邏輯是:國外采購商通過萬邑通平台向國內供貨商支付部分預付款;國內供貨商向萬邑通的海外貨倉發貨;萬邑通在貨物抵達貨倉、實現控貨的前提下,為國外采購商墊資結清采購尾款;萬邑通將這部分尾款作為應收賬款通過樂錢平台轉讓給樂錢用戶;海外采購商在提貨之前結清欠款,樂錢用戶收回賬期內的本息。

在這個過程中,萬邑通向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購買短期出口信用保險,拒收風險賠償和其他商業風險賠償的比例都高達80%-90%,按當前的匯率基本可以覆蓋項目的本息,因此項目的安全係數較高。

我們相信,不管這個行業變化多麽快,隻要是合法經營,就能立得住,就不怕行業的衝擊。當然,如何擴大自己的規模是我們每天都要麵對的問題,雖然我們已經找到農業金融和跨境電商金融服務這兩大藍海,但是業務增長的節奏和最終的爆發點,我們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去尋找。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