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國家攝影隊首條VR報道背後的故事

來源:影像中國 2016-03-11 16:52:00

     3月3日,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開幕,天安門廣場、人民大會堂再次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在此之前,新華社首度使用虛擬現實(VR)技術,以前所未有的角度拍攝了天安門廣場莊嚴的升旗儀式。無論是利用手機直接觀看,還是借助專用的VR眼鏡欣賞,這部作品都能給觀者帶來極為震撼的視覺盛宴和與眾不同的觀看體驗。

     這是新華社在全國兩會這樣重大的報道中首次引入VR技術。新華社攝影部為此專門成立了VR報道創作小組,與新華社全媒報道平台合作,創作了這部作品。不知道您感覺如何,反正文科生視界君看後,立馬被這種科技感十足的東東所折服。

      新華社記者王建華、沈伯韓、邢廣利(從右至左)通過VR眼鏡觀看拍攝效果。

    這樣的大片兒是如何拍攝出來的?視界君這就為您解密幕後故事。

     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拍攝許可的問題。在相關主管部門支持下,視界君的夥伴、國家攝影隊的多名記者得以帶著攝像師和大包小包的專業設備,近距離與國旗護衛隊一起,從金水橋邊開始,橫跨長安街,一直跟拍到天安門廣場上的旗杆前,而且拍了不止一次!這種待遇,可不是一般攝影師能夠獲得的。

新華社攝影記者邢廣利(左三)與攝像師康晉(右二)以及技術人員等在天安門廣場踩點。

新華社攝影記者沈伯韓(左二)與攝像師康晉(右二)以及技術人員等在,用小型全景攝像機拍攝樣圖。

攝像師康晉駕駛著拍攝車跟隨國旗護衛隊橫跨長安街拍攝。

攝像師康晉駕駛著拍攝車在天安門廣場拍攝

攝像師康晉駕駛著拍攝車在天安門廣場拍攝

     攝像師到底是用什麽樣的攝像機來拍攝呢?就是它啦——比一個拳頭大一些的球形“攝像機”。與其說是一個攝像機,不如說是一堆攝像機組成的“攝像球”——五台環繞一圈再加上頂部一台共六台攝像機,通過支架,嚴密地組合在一起,在整個三維空間拍攝,幾乎不留死角。

     什麽?那個白膠布……其實是為了保證電源線不被超廣角鏡頭拍到穿幫而用來固定線纜的。 

     那麽問題來了,這些畫麵如何被拚接在一起呢?攝像師本人會不會也出現在畫麵裏呢?這個就要靠專業軟件來進行後期合成處理了。在前期拍攝時,攝像師就要格外注意,讓攝像機在自己的頭頂位置,自己盡量出現在畫麵最底部。這樣,在後期製作時,就可以用一個特定的圖片(比如製作方的logo)將畫麵底部的攝像師替代——攝像師好慘,連臉都不給人家露。

     其實,最理想的狀態是將攝像機固定在一個支架上,攝像師遠遠地躲起來遙控拍攝。這個辦法可以用於在固定位置拍攝,但如果要移動拍攝,該怎麽辦呢?比較穩妥的解決方案,就是攝像師駕駛一輛小型電動車,將攝像機固定在自己的頭頂,然後緩慢地邊開邊拍。

   對於大個頭的攝像師康晉來說,怎麽把自己安放在這樣一個小車裏是個問題。視界君發現,想要完成這項工作,強悍的柔韌性是必不可少的。他必須要盤腿坐好,並把監視器放在自己腿上,邊開車邊低頭通過監視器看拍攝效果,同時還得避免發生“交通事故”,確實不是一般人幹得了的。

     除了那個“攝像球”,拍攝團隊還啟用了更加輕量化的設備。就像下麵這個攝像機,能夠拍攝4K視頻,卻隻有一個充電寶那麽大。其正反兩麵各有一個超廣角鏡頭,通過配套的後期處理軟件,就能製作VR視頻。如果再配合專用的VR眼鏡,觀眾就可以通過頭部的動作來控製觀看視角:抬頭可以看天,低頭可以看地,左右轉則可以環視四周。

     經過四天緊張的創作,這部大片兒終於得以呈現在大家麵前。拍攝周期內,整個團隊每天淩晨六點不到就在天安門城樓下集合,看著天際逐漸由深紅到暖黃再到亮白,吹著料峭的春風,感覺特別酸爽。不過,初春晴朗的清晨,北京真的很美!最後,拋出兩張新華社記者那幾天抽空拍的美片兒,拿去不謝!

    VR是英文Virtual Reality的縮寫,中文意思即虛擬現實,是由美國VPL公司創建人拉尼爾(Jaron Lanier)在20世紀80年代初提出的。虛擬現實技術是一種可以創建和體驗虛擬世界的計算機仿真係統,它綜合利用計算機圖形係統和各種現實及控製等接口設備,生成一種模擬環境,用戶通過實體行為與其進行交互,並沉浸其中。這就是“臉書”CEO紮克伯格與印尼總統佐科隔空打了20分鍾零重力乒乓球所用的技術哦。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