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聚時代10億砸向移動直播 秀場巨頭要收割市場?

來源:鳳凰網 2016-03-10 07:50:00

直播秀場

十年前,如果一個女生想成名,並且歌唱的還不錯的話,最好的辦法是去參加“超級女聲”之類的選秀比賽。而現在,一個女生想成名,隻要坐在電腦前打開攝像頭,或者幹脆打開手機,進行一場直播就可以了。相比從前,後者成名的幾率更大,背後能帶來的經濟效益和明星光環也多得多。

過去我們談論秀場,更多談論的是基於女主播背後的“曖昧經濟學”和它背後規模龐大,數以千萬億萬計的市場價值。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便於攜帶,隨時隨地可用的智能手機,秀場模式到了一個全民的發展階段。

移動直播的興起得益於兩點:一是底層通訊基礎設施的覆蓋——根據官方的數據顯示,目前4G用戶已經超過9000多萬,移動互聯網用戶已經占到了全國總人口的一半以上。二是經濟發展背後帶來的新一波產業升級紅利,二三線城市的年輕人急需更多的娛樂方式來滿足他們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顯然,他們更渴望一種接近於大城市的娛樂消費方式和價值觀來填補精神空間,移動直播顯然是最好的消遣工具,

技術在發展,秀場也在進化,早些年依靠電腦前的攝像頭,而現在一個智能手機就足夠了,手機體積小,便於攜帶,隨時隨地都能直播,這是傳統的PC秀場所沒辦法比擬的優勢。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了一批基於移動端的直播app,而在資本的推動下,也越來越多的公司投身或轉型移動直播領域,說2016年是移動直播爆發的一年,毫不為過。

當創業公司把試水的工作完成之後,接下來就該輪到巨頭進場了。

歡聚時代的新產品:ME直播

不久前,主打“高顏值、時尚、個性、年輕”的全新產品——“ME直播”正式入場手機直播領域,這背後是直播領域的巨頭歡聚時代,隨之而來的“收割式”主播簽約浪潮橫掃各路當紅藝人、網紅,讓本就已經刺刀見紅的主播經紀市場競爭更加白熱化。

從產品的UI、交互和營銷口號看,“ME直播”非常接近時下比較流行的手機直播app風格。當然,出於迎合90、95後為主的受眾群體,這一選擇無可厚非,但值得注意的是,這款app背後那個以國內最大秀場平台著稱的巨大存在——歡聚時代——這家擁有數十萬主播、海量注冊用戶和每年的巨額收益的上市公司。

對於手機直播這一新興市場而言,這種體量的巨頭入場,就意味著,殘酷的收割戰已經正式開始。

早在PC時代,歡聚時代旗下的YY娛樂就是國內最大的秀場平台。到現在,也是歡聚時代主要的現金流貢獻者之一。根據歡聚時代2015年Q3的財報數據顯示,其三季度淨營收為人民幣14.90億元(約合2.34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10.004億元增長48.9%。其中來自互聯網增值服務的營收為人民幣14.181億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9.480億元增長49.6%。

同時,歡聚時代對直播行業最大的貢獻,還在於定義了秀場的生態和遊戲規則,比如平台+公會+明星主播+粉絲經營的運營模式,以及平台充值售賣虛擬物品,再和公會主播分賬的盈利模式。長期領先的市場地位,讓歡聚時代積累了豐厚的業界資源,旗下眾多公會、主播群體形成對整個行業的巨大威懾。而剛推出的ME直播又對準非傳統秀場用戶的增量市場,在避免與PC秀場左右手互博之外,投入巨資從各個平台,社交網站上卷來了大量高顏值網紅,甚至綜藝娛樂明星,這種簡單粗暴的土豪任性行為真的是沒sei了。

手機直播行業現狀:網紅一個小時成本2,3萬

新興的手機直播打破的傳統的公會模式,主播的形式更趨於多樣化。與PC直播的公會模式不同,手機直播打破了場景等諸多的限製,每個主播可以脫離公會模式獨立運營。手機天然具有便攜性,而且人群覆蓋率極高,不論是作為輸出還是輸入都是一個非常合適的終端,這和把手機僅作為屏幕的傳統秀場的app有本質區別,純移動端的手機直播意味著人人不但可以隨時收看,還可以隨時隨地直播,不僅僅是坐在直播間裏唱歌,還可以直播吃飯睡覺買菜運動等等,這相當於無形中把直播的場景擴大了好幾個量級。

但現狀則是,並不是每一個平台都能將人人直播玩轉,早期的流量來源,還是主要依靠網紅和明星的流量進行導流,因此各個平台都在爭搶優質的網紅,最簡單的莫過於從快手,美拍,唱吧這些平台搜羅優質的網紅或者潛在網紅,邀請其加入。

其實,網紅始終都是稀缺品。筆者調查現在的行情是,邀請一線網紅上直播,一個小時的費用差不多在1~3萬,這還不包括網紅在直播期間獲得的虛擬商品分成,因此,算下來,有的平台一天光網紅邀請的費用可能就達到百萬,這樣的燒錢速度,一般的創業公司基本上隻能望洋興歎。

10億砸向移動直播

平台需求的是流量,而用戶跟著網紅走,直播市場天價行情背後邏輯便是如此,從所有涉足直播領域的上市公司來看,歡聚時代是最善於,也是最有能力砸錢的公司,我們來看看一些資料:

“遊戲直播業務,我們打算投資7億人民幣,包括了帶寬方麵的投入,帶寬投入的預算是2.6億人民幣,讚助費大約會是2億人民幣,市場推廣方麵預計投入1億人民幣,市場推廣方麵會投入公司的資源去保衛市場領先的位置。”這是2015年3月歡聚時代CFO何震宇的話。

今年年初,Miss宣布加入虎牙直播,Miss以年薪3000萬的創新紀錄價格簽約,而一簽更是三年。創下了遊戲主播的新紀錄。

而這一次,ME直播更是要拿出10億預算來砸開手機直播的市場大門。所謂巨頭的收割,也就源於這種直截了當的“霸道”行為。不過這種收割肯定不可能一帆風順,中途遭遇強勁對手甚至折戟的風險無處不在。已經入場的先行者肯定不甘於坐以待斃,已經輸掉PC市場的互聯網巨頭們,又都惦記著在移動互聯網上翻身。歡聚時代究竟是否能借ME直播重現YY當年的雄風?單純照搬PC直播的喊麥肯定很難再受歡迎,但能成就的創新究竟會是什麽?

顯然,2016年的手機直播市場必有一戰,最後的結果究竟是合並、割據、還是形成寡頭……這取決於戰場上每個企業的決心、實力,以及一點運氣。而這,才是一場真正無可複製的直播。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