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把時間和資金浪費在不合適的人身上?創業初期如何尋找到合適的兼職設計師或開發人員?

來源:創業邦 2016-03-07 11:16:25

要問今年最狗血的撕逼大戰發生在哪個行業,那一定是空虛寂寞多年的二手車電商:

先是在2015年下半年掀起廣告大戰,據說優信拍單筆廣告投放已經達到了1.8億!

1.8億,足夠一家創業公司從天使撐到B輪!

資本炒熱了行業還不算完,2016年伊始又曝出“潑髒水式”公關戰。

網上出現了數篇關於瓜子二手車和人人車的黑稿,內容不是直指某方“數據造假”就是某方“資金鏈斷裂、融資失敗”:

然後又爆出一篇針對人人車的:

他們的姿勢是這樣的:

甚至恨不得已經是這樣的:

但今天我隻想聊一位冷眼旁觀的女人:

楊雪劍!國內最大的B2B二手車電商平台車易拍的CEO。

她說,今年春節是她這幾年來休得最長的一個假期,一走就是半個月。

這這這,這輕鬆得完全不像是一個撕B最瘋狂的行業裏規模最大的二手車電商的CEO啊!

要知道僅僅在她休假的這半個月,二手車行業每天都有有奇葩+狗血的“新聞稿”上演,而且還扯上了她——在《人人車CEO李健是不是一個合格的CEO》這篇文章裏,稱李健在一次閉門通氣會上當著在場幾家媒體的麵將對手都罵了一遍,其中也包括楊雪劍

很快,友商之中有人抓到這個把柄,邀請車易拍加入“討伐大軍”,結果被楊雪劍婉拒。

楊雪劍隻說了一句話:“二手車發展到現在,可以說是一地雞毛。”

楊雪劍這麽淡定是因為2012年車易拍也曾是公關危機的主角,當時“競隊”裏還沒有瓜子二手車、人人車等,車易拍內部人員把那次危機稱為“微博事件”:

當時微博上有網友爆出自己的“親身經曆”,他在北京某4S店通過車易拍平台拍賣二手車,但最終成交價格比買家買到的價錢低3000元。

也就是說,在賣家和買家在車易拍平台對接後,發生了不為人知的價格貓膩。

而事件剛發生的幾天,車易拍方麵並沒有正麵回應。

誰知3天過去情勢急轉直下。事件迅速升級發酵,並驚動了某知名打假大V(他後來創業去了)的轉發與評論,這才讓楊雪劍感覺到不對味。

(大V真忙,啥事兒都要操心一嘴~BTW,現在這位大V創業去了)

為了搞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楊雪劍派人複原了該交易的整個過程,追蹤到了每個交易關鍵點,找出了交易的買方和賣方。

結果!兩人居然都來自友商!

但為什麽會陡然生出3000塊錢的差價?

就事件本身而言,車易拍覺得自己是幫4S店背了黑鍋——中間差價並不是車易拍收去的,而是屬於4S店收的渠道服務費。但出於各種原因,4S店並不希望把這樣的收費政策給公開透明。

作為“一根繩上的螞蚱”,也為了繼續穩固這種戰略合作關係,車易拍這個鍋屬於“不得不背”而已。

作為CEO,楊雪劍當時壓力山大,直麵投資人的種種詰難。

甚至有一位投資人警告她:“千萬別把這件事情弄成像三聚氰胺案一樣。要知道整個二手車行業剛開始,一定不能臭。”

車易拍內部對此事進行過討論,有人主張要用商業欺詐的名義起訴,但楊雪劍的態度是平息。

因為這個決定,楊雪劍被詬病為“婦人之仁”。

嗯,請看這位“婦人之仁”CEO接掌車易拍至今交出的成績:

2010年,年交易700台,交易額0.35億;

2013年,交易額50億;

2015年,交易額翻番至180億。

現在回想這件事她也不後悔:“如果在那個節點上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車易拍很可能就沒有了。”

所以現在攤上過事兒的楊雪劍對現在的二手車電商海投廣告和公關大戰都沒什麽興趣了。相比其他競隊的高調作風,車易拍管自己叫“務實派”,堅決要以“投入產出比”來衡量業務的價值。

例如,此前車易拍也小小地做了一輪廣告投放:

結果卻因效果不佳、轉化率奇低而草草收手:

外界有人評價車易拍沒有“賭性”,放不開,無法All-in地去嚐試新業務,因為當大多數玩家都在進軍toC模式時,車易拍還在堅持toB業務。

楊雪劍當然不同意。她說這不是缺乏賭性,而是思維習慣:

“投資人喜歡去賭,因為這可以給他們帶來超高回報,但我們認為隻有當某種模式成熟可行,才會放量去擴張。”

2015年7月,車易拍在原來B2B模式的基礎上新添了一條業務線——用C2B模式幫個人賣家賣車服務,但這模式說到底還是toB的。

楊雪劍在某些節點上的表現,不能不說是一種女人的天性。男性生性嗜血好武,喜愛打獵,具有進攻型人格;而女性生性溫柔細心,以采摘果實為生。

“那果實也隻能等它成熟了才能采摘吧?”

嗯哼~

其實許多人並不知道,楊雪劍最早並非車易拍的創始人,而是它的天使投資人。但投資車易拍也是無心之舉,她以前總說自己“不喜歡車,也不懂車”。

2005年,楊雪劍賣掉了上一個公司,把錢投給車易拍後便移民加拿大。出走北美,本以為是離開中原戰場,卻給了楊雪劍更多機會去觀察北美成熟的二手車市場。

“到了加拿大,我也買了一輛豐田二手車,當時花了3萬人民幣,就被周圍的人說‘你挺奢侈的呀’。”那是2006年,楊雪劍發現在這裏買二手車就好像買一部手機一樣簡單。

在加拿大的三年裏,她一共換了5台車和2部手機。

(開竅起來,也是一發不可收拾啊~)

2009年,在他人的勸說下,楊雪劍回國並加入車易拍。那時,王鐵忠花費3年時間研發的二手車標準化檢驗標準268V剛剛落地。

揮別苦逼的技術研發期,車易拍迎來了——

更加苦逼的市場開拓期!

因為車易拍沒有對標品,做的事也沒有任何成功案例可循。楊雪劍隻是在諳熟北美的二手車市場之後堅定了要用B端來服務C端的想法。

而且沒有動搖過!

她一再強調:“車易拍不是不服務C端,而是要通過中間的B端,通過全國數萬個大大小小的B端來提供服務。”

這思維有點像滴滴打車,而不是P2P租車。

在楊雪劍的理解裏,所有的模式,無論B2B、B2C、C2C還是C2B,說到底還是殊途同歸,因為上遊和下遊一定都是個人賣家和買家。

2015年,整個二手車電商市場的火熱讓楊雪劍感覺很複雜,既“感謝”對手,又憂心忡忡。她著實認為當下市場大環境還遠遠不成熟,也遠遠不到“決戰”的時候。

“這幾年,互聯網界的造富神話把大家弄得特別冒進,而二手車行業在中國又特別初期,有太多的問題遠沒有得到解決。”

盡管競隊們對於“什麽樣的模式最有價值”莫衷一是,但楊雪劍卻呼籲大家該把精力放在基礎建設上:

“二手車行業擁有最多的公知,可是懂得那麽多道理,還是避免不了行業基礎泥濘的現實。”她說。

以美團為例,美團將線下的富餘供應和線上的需求進行匹配,並未多開一個餐館或一個線下實體店。

但如果你比對二手車行業,會發現完全不是這樣。當下的互聯網僅僅解決了信息入口的問題,而最重的供應鏈完全沒有建起來。這是其他行業很難遇到的問題。

當美團堅持做信息導流就能成功的時候,二手車還有漫長的供應鏈沒有建立。

事實上,二手車根本不是一個互聯網的生意,而是一個缺乏“基礎建設”的實體行業。

楊雪劍心中也有個“女神”,她頻頻談到一個女人,世界上最有權勢的女人之一,美聯儲主席耶倫:

她極其欣賞耶倫,在全球經濟大蕭條背景下毅然接手爛攤子,“你看她說話永遠是慢條斯理,不緊不慢,做任何決定都非常謹慎和堅定。”

新官上任的耶倫無論何時采取加息措施都會深重地影響全球市場:

時機太早會損害經濟複蘇進程;太晚會帶來過多的通貨膨脹。

所以耶倫堅持“凱恩斯主義”、堅持以數據來說明問題。

楊雪劍也類似,和團隊最經常討論的問題就是“投入產出比”。

她麵臨的難題和環境也與耶倫有些類似,整體資本環境已經越來越謹慎,二手車市場並沒有迎來井噴發展。

而2016年鏖戰隻會越來越血腥,車易拍要在未來的競爭中占據某個模式的山頭留下來。

這是楊雪劍的故事,請為她點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