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二婚被繼子騷擾 簽協議放棄丈夫財產

來源:網易 2016-03-06 09:02:00

再婚後屢遭繼子打擾,無奈簽下協議放棄對丈夫財產的繼承,在丈夫去世後就被繼子趕出家門。幾年後丈夫家中拆遷,她作為唯一的被拆遷人卻被繼子領走了全部拆遷補償款,理由是她曾簽下協議放棄繼承。

1999年6月,經人介紹,長安區婦女董某與未央區村民曹某登記結婚。一個月後,董某將其戶口遷入丈夫村裏。兩人都是二婚,再婚後,董某悉心照料曹某,婚後生活和諧。但曹某的兒子對父親的再婚並不同意,對董某也不好。看兩位老人不想離婚,曹某兒子就讓董某放棄財產繼承權。

2007年10月,董某無奈簽了一份《和解協議》,放棄對丈夫財產的繼承權。2008年初曹某病逝。曹某之子立即讓董某搬出,董某隻好在院子搭了間簡易石棉瓦房棲身,靠撿破爛生活。

2013年10月該村拆遷,曹某之子(戶籍未在該村)在未得到董某授權的情況下,以董某名義與拆遷方簽訂了拆遷安置協議,領走全部拆遷補償費用。董某因生活困難,多次找曹某之子協商,均遭拒絕。

蓮湖區某社區法律顧問馬旖旎在接受董某委托後,了解到拆遷協議內容,得知董某係唯一的適格被拆遷人,其戶內應得的補償金由曹某之子全部領走。社區人民調解員調解未果,去年4月,馬旖旎代董某向未央區人民法院起訴。

庭審中,針對曹某之子堅持《和解協議》的觀點,馬旖旎律師提出本案董某要求分割的是拆遷安置補償的財產份額,是基於《拆遷安置協議》和《拆遷安置方案》規定屬於董某個人所有的份額,本案並非繼承官司,與繼承無關。而且該村拆遷安置工作宣傳手冊明確載明,拆遷不以《分家析產協議》以及戶口簿來確定計戶單位,而是以土地部門存檔的具有合法土地使用權的2004年地調資料一宗為一計戶單位,該戶所有成員(曹某、董某)均為合格被拆遷人。董某作為該村該戶的唯一成員,是合格的被拆遷人,曹某之子實際是冒用董某的名義與拆遷辦簽訂協議。

近期,法院依法判決董某享有《拆遷安置補償協議書》中住宅麵積65平方米的權益、經濟發展用房麵積20平方米的權益、獎勵的13平方米的權益、生活補助費3萬元、簽約獎勵費2500元、搬遷補助費500元。

律師點評

此案不涉及遺產繼承

馬旖旎律師表示,本案係再婚、喪偶婦女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權益受到侵害的典型案件,董某要求分割的是基於《拆遷安置協議》和《拆遷安置方案》規定屬於董某個人所有的份額,並不涉及遺產繼承問題。

董某此前簽下的《和解協議》,放棄的是對房屋中曹某份額繼承,並非放棄全部所有權。曹某之子可以繼承其父遺留下來的房產,董的訴求並不影響其遺產繼承問題,所以法院在審理後支持了董某的訴求。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