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機尚未離去 六代機已經到來

來源:軍事焦點 2016-03-03 11:10:23

    近日,美國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在一則視頻廣告短片中首次披露了該公司的第六代戰鬥機方案。據稱,其展示的是一款能夠發射激光武器的新型隱身“超音速噴氣機”,將在2030年投入使用。

    實際上,美軍已經不止一次展示其對下一代戰鬥機的設想。早在2013年,波音公司就曾展示過其為美國海軍研製的F/A-XX第六代戰鬥機概念圖。這些陸續曝光的概念圖顯示,美軍正在不斷加速研製第六代戰鬥機。

    美軍對第六代戰鬥機的基本概念進行了較係統的構想

    到目前為止,美軍在第六代戰鬥機的研發上主要集中在概念開發、發動機研製和相關武器係統的配備等方麵,並取得了實質性進展,這些成果為美軍第六代戰機發展打下良好基礎。

    在概念開發方麵,自2009年4月美軍首次正式提出“第六代戰鬥機”概念以來,其已經對第六代戰鬥機的基本概念進行了較係統的構想。2013年11月,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空中力量分析員馬克·岡辛格爾、美國空軍空中作戰司令部司令邁克·霍斯提吉等人對第六代戰鬥機的性能提出了具體的作戰要求。

    這些要求初步勾勒出美軍第六代戰鬥機的基本形態:一是在平台性質上,美軍要求第六代戰鬥機不應隻是單一任務平台,而應作為一個更大的“戰鬥雲”架構中的“關鍵節點”。因此,應該將空對空作戰、轟炸和偵察等任務能力集中到同一個平台上;二是在平台性能上,美軍要求第六代戰鬥機應具備更遠的航程、更大的載荷。因為在未來戰爭中,美軍戰機可能無法使用靠近前線的大型、固定基地,因而不得不攜帶持續作戰所需的所有燃料和武器係統遠距離飛赴戰場;三是在關鍵能力上,美軍要求第六代戰鬥機可在亞聲速和超聲速條件下有效作戰,並具備對抗最新低頻雷達的寬頻隱身能力;四是在機載武器上,其要求第六代戰鬥機可以攜帶定向能武器,包括激光和微波武器在內。裝備定向能武器的戰機將無需再進行近戰機動,從而徹底改變空戰麵貌。

    在發動機研製方麵,美軍不僅要求第六代戰鬥機航程遠,還要求其具有更快的速度,而能夠滿足這種極高動力要求的隻有采用變循環技術的自適應發動機。因此,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從2006年就開始啟動了“自適應通用發動機技術”項目,並在此基礎上又於2012年啟動了“自適應發動機技術發展”項目。2014年,美國空軍透露已經在規劃後續的“自適應發動機轉移”項目,以為2020年後研製用於第六代戰鬥機的自適應發動機鋪平道路。而一旦自適應變循環發動機研發成功,與使用同等尺寸的發動機相比,戰鬥機推力將提高10%,耗油量將降低25%,航程將增加30%,效益極為可觀。

    在機載武器配備方麵,早在2013年12月,美國空軍就表示將為第六代戰鬥機配備激光武器。其中,包括用於幹擾敵方雷達的低功率激光器、用於消滅敵方防空導彈的中功率激光器,以及用於打擊敵方空中和地麵目標的高功率激光器。今年2月14日,俄羅斯軍事觀察網發表了尤裏·卡拉什題為《新一代戰機將配備激光武器》的文章,文中指出美國軍工企業著手研發的第六代戰鬥機將以激光武器為撒手鐧,從而成為某些機動性能超強的俄羅斯戰機的克星。

    美國空軍與海軍對第六代戰鬥機的定位不盡相同

    美軍對第六代戰鬥機的研發雖然提出已久,但是至今仍未正式立項,除了經費緊張的因素,更重要的是美國空軍與海軍在認知上的差異對第六代戰鬥機的研發進程產生了一定影響。

    美軍預想第六代戰鬥機是在高強度戰爭中與具備“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對手對抗的戰場環境中作戰。因此,其應具有很強的戰場針對性。2015年11月,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編輯馬朱姆達爾刊發專文探討第六代戰鬥機的研發方向,特別強調該機必須滿足美軍在太平洋地區快速行動的需求。他認為,鑒於美軍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太平洋地區可能成為第六代戰鬥機的主戰場。因此,其不僅需要在空戰中壓製敵方第五代戰鬥機,還需要突破敵方先進的防空係統。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第六代戰鬥機具備全向多波段的隱身能力、遠航與久航能力,以及具備更強的網絡化協同能力。

    由於承擔的作戰任務不同,美國空軍與海軍對第六代戰鬥機的作戰運用有著不小的分歧。美國空軍認為,第六代戰鬥機的製空能力應置於首位。而美國海軍則強調第六代戰鬥機的多用途性。兩者甚至在第六代戰鬥機是有人駕駛還是無人駕駛上也存在爭論。因此,再加上之前F-35戰鬥機聯合研發的教訓,美國空軍與海軍準備獨立發展各自的第六代戰鬥機,即空軍的F-X和海軍的F/A-XX。

    美國空軍在研發F-X時主要考慮的是空戰對抗,特別是力求將其融入未來的空中作戰體係中奪取製空權。2015年2月20日,美國空軍采辦副主管愛倫·帕利考斯中將透露,美國空軍正在開展一項新的製空權需求研究,旨在識別和發展維持2030年空中優勢的下一代技術。而參與這一研究項目的還包括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其尋求應用高超聲速、隱身、先進傳感器、網絡技術、無人機、空間係統和定向能武器等廣泛的技術來與第六代戰鬥機共同實現2030年的製空優勢。

    而美國海軍對F/A-XX的研發考慮更多的則是多用途特性。海軍海上係統司令部早在2012年4月就曾發布第六代戰機F/A-XX的信息征詢書,指出其將是一款多用途攻擊戰鬥機,主要任務包括空戰、對地打擊、反艦作戰、空中火力支援等,將取代美國海軍現役主力機型F/A-18E/F戰鬥機和EA-18G電子戰飛機。美國海軍要求,第六代戰鬥機需要至少滿足4個條件:一是能夠加入艦載機聯隊,即由“福特”級和“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搭載;二是能有效支援F-35戰機和艦載無人長航時情報監視與偵察飛機;三是能在“反介入/區域拒止”作戰環境中執行長時間的滲透作戰任務;四是能在2030年形成初步戰鬥力。

    美國海軍空軍在承認差異的同時,也在努力尋找第六代戰鬥機的共通點。2015年3月26日,美國海軍空戰部主任邁克·馬納澤爾少將宣稱,美國海軍與空軍將聯手探索新一代戰鬥機。目前,兩個軍種正在對F/A-18E/F“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和F-22“猛禽”戰鬥機的後繼型號進行方案分析。同年10月15日,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刊文表示,美國空軍和海軍計劃於2016年開始聯合進行替代方案分析,以確定第六代戰鬥機F-X和F/A-XX在優先滿足奪取和保持空中優勢作用中需要解決的能力缺口。

    第六代戰鬥機支撐美軍奪取和保持未來空中霸權

    美軍希望第六代戰鬥機能夠支撐其奪取和保持未來戰場的空中優勢。特別是在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背景下,第六代戰鬥機的地位作用更是不可或缺。2015年6月22日,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克在美國智庫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成立大會上明確指出,美國為了應對所謂的“中國威脅”,順利落實“第三次抵消戰略”,抵消中國在航空、防空、反衛等領域的技術進步,反製中國“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應重構航空航天能力。其中,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研究包括第六代戰鬥機在內的新一代製空手段。

    而在未來戰場上,美軍對具有跨代優勢的第六代戰鬥機的需求似乎更是迫在眉睫。2015年9月14日,美國蘭德公司發布了一份名為《中美軍力對比:兵力、地理、力量平衡的變化(1996~2017)》的研究報告。其以台海、南海衝突中的中美高強度對抗為背景,詳細分析了中美兩軍在空中、海上、空間、網絡和核等作戰域於不同時期的強弱對比。報告耐人尋味地指出,美國奪取戰區製空權的能力將從1996年的美軍巨大優勢轉變為2003年、2010年的相對優勢,直至2017年的中美均勢。盡管這隻是一種假設,也是美軍爭取更多軍費支持的一種策略。但從中也體現出美軍對在未來戰爭中奪取和保持空中霸權的高度關注。而要達到平時威懾、戰時製勝的目的,則非要有第六代戰鬥機不可。

    (作者單位:空軍工程大學  94778部隊)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