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明確反對韓美薩德係統?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6-02-28 09:13:00

任何烏龍的發生,既有偶然,也有必然。這次事件起碼說明一點:因朝鮮的核試與射星,韓美在半島部署“薩德”係統的意欲變得強烈而急迫了。

先講一個烏龍故事。

半島局勢再度趨緊,衍生新的熱點,其一是美韓加緊商討在韓國部署“薩德”係統,此舉直接損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利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明確表達了反對立場。

朝鮮1月6日進行又一次核試驗,2月7日又以遠程火箭發射觀測衛星“光明星4號”,形勢因而急轉,隨之傳出在韓國部署“薩德”係統的說法。1月25日韓國國防部長官韓民求接受韓國廣播媒體專訪時表示,從軍事角度看,“有必要研究在韓半島部署美國‘薩德’反導係統”。2月8日,也就是朝鮮射星翌日,美國和韓國方麵都有官員表示,雙方開始磋商,希望盡快完成駐韓美軍的“薩德”係統部署。

然而在2月17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比爾·厄本向韓國聯合通訊社澄清:韓美雙方負責討論“薩德”係統部署事宜的聯合工作組尚未會麵,厄本並就此前提供錯誤消息道歉。

任何烏龍的發生,既有偶然,也有必然。這次事件起碼說明一點:因朝鮮的核試與射星,韓美在半島部署“薩德”係統的意欲變得強烈而急迫了。

“薩德”係統是個什麽鬼?美國為什麽要鼓動韓國予以部署?中國為什麽要明確反對?

“薩德”(THAAD)係統全名是“末段高空區域防禦係統”,顧名思義,它是針對遠程導彈飛行末端予以攔截打擊的空防體係。按照設計,“薩德”能夠與陸基中段攔截係統配合,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末段。“薩德”是美國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提出並開始研製、於2008年開始部署的新一代導彈防禦係統。同人們更熟悉的“愛國者”係統相比,“薩德”針對遠程導彈,“愛國者”針對中短程導彈,它們“長短互補”,使美國空防體係更趨尖端。“薩德”係統具有較高的機動能力,可以通過公路機動變換陣地,躲避空中打擊,提高係統生存性。

按照美軍的計劃,到2019年要部署7套“薩德”係統,目前已部署五套,其中四套在美國本土,一套在關島。另外兩套中的一套,美方一直希望部署在韓國。這幾年相關的磋商一直都在進行,但由於中國等有關國家的明確反對,首爾方麵對美軍的提議比較勉強,新近朝鮮的核試和射星則激活了這一議題。

在韓部署“薩德”問題上,中國反對立場必須明確且無需含混。原因無他,“薩德”對中國安全利益直接造成威脅,因為如果“薩德”進入韓國,該係統配備的X波段AN/TPY-2雷達具備探測起飛階段洲際導彈的能力,以對後續的導彈攔截提供預警支持,中國東部和俄羅斯遠東地區部署的彈道導彈發射還未出大氣層就會被韓國境內的AN/TPY-2雷達係統直接“監控”。

而且韓國部署“薩德”以防朝鮮的說辭也站不住腳。韓國麵積不大,人口最聚居城市首爾距離韓朝邊界隻有大約40公裏,無論理論還是實際上,都不是假想的朝鮮遠程導彈的打擊目標,用“薩德”攔截朝鮮導彈完全是大炮打蒼蠅。因此可見,在韓部署“薩德”的實質並非針對朝鮮。那麽究其緣由,隻能作出如下推斷:這種動作的背後是因朝鮮核試及射星而“激”出的脅迫及其背後更為深謀的戰略遏製目的。一位半島問題專家說,美國此舉有多重目的:對中國表達所謂“不滿”,引發中韓摩擦,矮化中方的半島影響,續推亞太再平衡,在地緣政治上進一步壓製中國。

既要部署,就得找出好聽的理由。日本“外交學者網站”去年4月推出一篇文章,大體的意思是,北京不必太過敏感,而要認識到部署“薩德”最終“對中國是有好處的”,因為韓國為了自身安全作出選擇除了實屬必然,而且“如果韓國仍然暴露在朝鮮的導彈威脅下並最終受到攻擊,生活在韓國的超過100萬中國人的安全就將麵臨威脅”。這篇文章不僅格局小,而且透著一種心術的不正之氣。

華盛頓恐怕不會這樣說,美國人的表達會更直接:如果朝鮮放棄核武發展,半島就不會有“薩德”。不過,這盡管可能不是謊言,卻是又一種脅迫。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核試前平壤曾主動溝通美國希望談談,華盛頓卻不答應。所以,不要把責任一股腦往外推,半島局勢一輪輪演進至此,華盛頓需要反省並對外解釋。

再回到“薩德”的烏龍故事。既然五角大樓承認又否認韓美正式磋商部署事宜,就說明其中還藏著波折,除了中俄等方麵的明確反對,還有一些技術環節,比如部署的費用。據了解,部署一套“薩德”係統的費用為1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54.93億元),若包括預備攔截費用,總計將達到1.5萬億韓元。根據《駐韓美軍地位協定》,美方將承擔部署和運營費用,韓方將負責地皮和基礎設施方麵的費用。

後續有關“薩德”係統還有艱難的爭執,而華盛頓又因此握到一張好牌。由此而言,關於半島局勢,當局各方實在需要理性、理智,中方和韓方更要相互體諒、容讓,相向而行。半島的穩定安全終究要靠這一地區的國家來維護,而非域外。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