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互聯網大會超2000位嘉賓雲集 新舊勢力競合

來源:評論 2015-12-22 10:52:19

[摘要] 12月16日,烏鎮,這個有著“魚米之鄉,絲綢之府”的江南水鄉迎來了2000名國內外貴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次到場主旨演講,讓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含金量大幅度提高。

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名單全解讀

超2000位嘉賓雲集互聯網新舊勢力競合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陸一夫發自廣州

12月16日,烏鎮,這個有著“魚米之鄉,絲綢之府”的江南水鄉迎來了2000名國內外貴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次到場主旨演講,讓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含金量大幅度提高。

在第二屆互聯網大會長長的嘉賓名單上,既有來自“一帶一路”國家的領導人,也有國外知名互聯網企業負責人,國內互聯網公司更是當仁不讓的主角,而在BAT的主導下,一眾獨角獸級別的互聯網公司開始走進舞台中央。

與上屆互聯網大會相比,越來越多的傳統製造企業家希望通過這個平台尋求更多合作,實現傳統製造業的升級改造。不論是家電業的張瑞敏還是汽車業的李書福,互聯網大會上的傳統企業也是一股不能忽視的力量。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高度重視

本屆互聯網大會邀請了來自全球120多個國家共達2000多位嘉賓,中外嘉賓約各占50%。

在國外來賓裏,“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重視程度最高,8位外國領導人和近50位外國部長級官員出席論道,包括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巴基斯坦總理謝裏夫、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吉爾吉斯斯坦總理薩裏耶夫、塔吉克斯坦總理拉蘇爾佐達等,其中梅德韋傑夫更是率200人代表團參會。

數百名來自世界知名互聯網企業的負責人參會,其中美國的最多,達100多人。號稱“八大金剛”的美國互聯網公司悉數到場,包括蘋果、高通、甲骨文、思科、微軟、IBM、英特爾,Facebook、亞馬遜等企業,而Linkedin執行主席裏德·霍夫曼、Airbnb首席執行官布萊恩·切斯奇以及卡巴斯基實驗室創始人尤金·卡巴斯基也在名單中。

此外,一批國外智庫學者成為受邀嘉賓,有互聯網之父、信息高速公路概念創立人羅伯特·卡恩、互聯網名人堂獲獎者保羅·維塞、德國互聯網之父、互聯網名人堂先驅者維納·措恩、維基百科創始人之一吉米·威爾士等。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中心主任李成認為,在網絡發展時代,烏鎮舉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突破,是一個裏程碑式的會議。“這次互聯網大會,中國更主動,假以時日,海外會在這個層次上重新認識中國。”

BAT攜獨角獸登台

烏鎮峰會雲集世界互聯網精英,最能代表國內互聯網企業的自然是BAT,馬雲、馬化騰、李彥宏三人悉數登場。被問及近日微信封殺Uber一事時,馬化騰歸結於Uber的過度營銷,並表示接下來還會封殺滴滴紅包;李彥宏則大談百度的無人駕駛業務,並豪言“未來三到五年時間,無人駕駛汽車將進入商用階段,並成為一種現象”。

除BAT外,一眾獨角獸級別的企業家也參與到了這場盛事中,包括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禕以及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誌等。

本屆互聯網大會的主基調是“競合”:昔日互有恩怨的互聯網大佬不約而同地拋開過去的包袱,更多地抱團合作,彼此之間互相借力。所以雖然周鴻禕剛剛暗批小米,稱“小米過高的融資給自己背負了沉重的包袱,讓其成為了資本的奴隸”,但大會上他和雷軍的一張意外合照,成為網上的熱門討論話題之一。

上屆大會幾乎是BAT大佬們的舞台,今年,國內互聯網行業的中青年一代出現在舞台上。在上述眾多老牌互聯網公司外,滴滴CEO程維、獵豹移動創始人傅盛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是新麵孔,滴滴、今日頭條以及獵豹等小巨頭在過去一年的快速成長,讓這些年輕的創業者得到了業內的足夠重視。

傳統企業尋求“+互聯網”

“傳統時代的製造是瀑布式的,跌到最後什麽都沒了,而且整個過程不可逆。但互聯網時代的製造要求是迭代式的,人群聚在一起,不停地改變、提高。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維。”在此次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張瑞敏是備受關注的嘉賓之一。從2012年底開始,海爾宣布正式進入網絡化戰略階段,向平台型企業轉型。

在這場外界都看不懂的激進轉型中,張瑞敏希望海爾能站在陣痛的風口上,從而在漸成紅海的國內家電裏率先突圍。張瑞敏表示,海爾的互聯網轉型不是在等東風,而“應該自己製造一個東風”。現在流行的“風口論”認為,風起了連豬也會飛,但如果隻是等風來或一味尋求萬事俱備,機會也會溜走。

與上一屆互聯網大會相比,本次世界互聯網大會出現了更多來自傳統製造業的熟悉麵孔,例如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書福,以及鴻海集團董事長、富士康科技集團首席執行官郭台銘。在這場中國互聯網企業家雲集的峰會上,他們也希望借此尋求更多合作,實現“+互聯網”的轉型。

在大會首日的一場論壇上,郭台銘被問及“如果雷軍做機器人,富士康是否會考慮投資”,郭台銘笑著回答:“如果雷軍要我投資我不投,那不是和錢過不去?”

事實上,雖然富士康主要從事電子產品的製造和代工,但近年來正積極向高端製作業發展。郭台銘在會上透露,富士康目前正在和騰訊合作,討論有關電動汽車的生產。今年3月23日,富士康已經與騰訊、和諧集團在鄭州簽訂“互聯網+智能電動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三者聯手打造互聯網電動汽車。

郭台銘表示,在互聯網汽車領域裏,市場格局仍未確定,“現在的互聯網汽車,要的是基本的行車安全,要的是對行車狀況的快速感應,這個需要大量積累”。郭台銘認為,互聯網汽車要想做到硬軟結合,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所以智能製造要靠雲端、移動、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各方麵的技術支撐。“富士康要變得雲端化、雲網化、智能化,並將轉型為‘六流集團’,即人員流、貨物流、貨存流、信息流、金融流。”

值得注意的是,大會現場“互聯網之光博覽會”上,最受矚目的產品是兩台自動駕駛汽車。作為汽車行業的唯一代表,李書福在互聯網汽車領域自然要捍衛傳統汽車生產商的尊嚴。“今後主導汽車產品、汽車市場、汽車工業的,一定是汽車公司,而不是IT公司。”

不過,麵對來勢洶洶的互聯網企業造車熱潮,李書福的勝算到底有多大?2016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不知道會不會給出答案。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