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萬房產中介: 一年多前月薪僅兩千元

來源:網易房產新聞 2016-02-18 08:30:00

“2015年我完成了66單業務,為公司創造收入657萬元。”雷明告訴記者,“上海鏈家經理級別年薪超百萬的大概有20人,區域經理和區域總監的收入就更高了。”

(原標題:年薪百萬房產中介:一年多前月薪僅兩千元)

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去年幾乎沒有完整休息過一天

羅韜

年初,上海“80後”小周約了房產中介看二手房,雖然月薪過萬,但即將結婚的他手頭並不寬裕,買房首付款大部分是父母的積蓄。與房產中介碰頭後,小周十分驚訝,眼前一輛價值數十萬元的德係豪車裏,一名“90後”正邊向他招手邊開門下車。

去年“3·30”樓市新政以來,一線城市房地產市場量價齊升,使房產O2O(線上到線下)站上了風口,愛屋吉屋、好屋中國、悟空找房等先後公布了融資情況,少的數千萬美元,多則數億美元。這讓一批堅守了三四年樓市低穀的房產中介迎來了“春天”,上海鏈家業務經理雷明(化名)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入行的他經常每個月隻有2000元的基本工資,但去年年薪卻超過了百萬元。

“2015年我完成了66單業務,為公司創造收入657萬元。”雷明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上海鏈家經理級別年薪超百萬的大概有20人,區域經理和區域總監的收入就更高了。”

每天幹十三四個小時,年薪上百萬

過去的2015年,雷明幾乎沒有休息過,每天8點30分前趕到公司開早會,交流客源和房源情況,緊接著就打電話約客戶看房,或是和房東聊聊掛牌價格。簡單吃頓中飯後還要再開一次會,交流上午的市場情況。一般下午的客戶更多,甚至要忙到晚上,因為不少客戶平日裏隻有晚飯後才有空看房。

“我們每天早中晚都要開會,交流客源和房源情況,保持信息暢通,我基本都是夜裏11點以後回家睡覺的,睡醒就開始第二天的工作。”雷明告訴本報記者,他每天都要工作十三四個小時。

去年“3·30”新政後,二套改善型住房購房門檻大幅下降,上海的二手房交易開始井噴,雷明也因此幾乎沒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我們每周本身就隻能休周一或周二,但休息時也會接到客戶的電話,如果客戶要求看房就必須加班。不過市場非常好,大家都很有幹勁,沒什麽事的時候也都會去公司工作。”雷明說。

有付出就有回報,30歲不到的雷明如今已進入“百萬年薪俱樂部”,雖然隻是分管十多位業務員的經理,但在這一級別中,他的收入水平已屬中等偏上。

然而,相比如今的高薪厚職,雷明剛入行的幾年充滿辛酸。“2013年我有半年都隻有1820元的基本工資,2014年整個行業特別不好,很多中介都虧了,不少同事也因此離開了這個行當。”雷明告訴記者。但堅持下來的房產中介如今賺得盆滿缽滿。

中介高薪背後:資本大舉湧入

樓市新政的實施也讓資本看上了一線城市的存量房交易,使得房產O2O企業迎來風口。

去年3月,德佑地產通過互換股份和鏈家地產合並成為上海鏈家。時任德佑地產總裁的邵非告訴本報記者:“中介行業競爭變化巨大,我們認為行業的窗口期隻有1~2年,這個時期將出現一次行業大洗牌。2015年開始,整個行業不僅要從房源客源上進行競爭,還要比拚線上能力和融資能力。”隨後,上海鏈家借助資本力量瘋狂擴張,從200家門店飆升至1200家門店。

愛屋吉屋則憑借優惠的傭金和無門店優勢快速發展,並在上海市場取得了租房市場排名第三的成績。愛屋吉屋對外宣布,其在去年11月完成了E輪1.5億美元融資,共計融資3.5億美元。

致力於幫助中小經紀公司實現平台交易的悟空找房則完成了數千萬美元的B輪融資,由海納亞洲創投基金(SIG)領投,摯信資本、唯獵資本及玖創資本跟投。

去年11月,平安好房董事長兼CEO莊諾表示,“互聯網+租房”是O2O時代的下一個風口,宣稱將拿出6億元補貼,殺入租房領域。

資本湧入的邏輯並不複雜,中國一線城市已經進入了存量房市場。以上海為例,目前上海二手房交易量是新房交易量的兩倍。鏈家提供的數據顯示,2015年上海二手房共計成交36.47萬套,環比上漲85.79%,成為曆年二手房交易量最高的一年。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曾在題為《存量房時代的房地產市場研究》的報告中指出,北京、上海、廣州、深圳4個一線城市的新增供應量已經很少,率先進入了存量房交易為主的階段。

由於資本湧入,房產中介過去一年紛紛上調了業務員的底薪。點起第一把火的是愛屋吉屋,進入上海後直接將經紀人的底薪提高到了6000元,並挖走了大量傳統中介的業務員。隨後,各個傳統中介也開始反擊。

雷明進入上海鏈家時底薪隻有1820元,但是到了2015年4月,上海鏈家把零經驗業務員的底薪提高到了每月3000元,且隻要開單(做成一筆交易)就立馬提高到5000元。幾乎同一時間,信義房屋也將底薪提高到了每月6000元。

600萬的房子一年漲到950萬

除了資本的湧入,讓從業人員身價倍增的還有不斷上漲的房價。

去年初,家住上海普陀區中環名品樓盤的李麗(化名)本打算賣掉價值500萬元的房子,但因為一些因素耽擱了。如今,該房子已價值800萬元。“房價漲得比工資快多了。”李麗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相比李麗,劉先生是“不幸”的。2014年底,剛剛退休的他賣掉了上海靜安區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當時到手價近600萬元。誰料,才過了一年多的時間,當時他賣掉的房子已漲到950萬元,這令他十分鬱悶。

然而,房價的上漲對於房產中介而言完全是好消息。房產交易傭金一般為交易價格的2%,以劉先生賣掉的房子為例,2014年底時,中介隻能收到12萬元的傭金,如今的傭金卻已經漲至19萬元。

房價上漲受多種因素影響。“政策是刺激2015年二手房市場成交量飆升的主要原因,"3·30"新政可以稱得上是市場的分水嶺。特別是營業稅免征年限"5改2"後,大量近年來成交的一手房得以迅速再次流入二手房市場。”上海鏈家市場總監陸騎麟告訴本報記者。

此前,個人轉讓或贈與購買低於5年的普通住宅,房產營業稅將按照房管局評估價的5.5%來征收,若是一套500萬元的房子,則必須交納27.5萬元的營業稅。“3·30”新政後,隻要購買滿2年(含2年),再次交易就可免征營業稅。

“去年市場有兩波交易熱潮,第一波是在五六月份,那時特別多的金融行業人士在股市獲取大量收益後,選擇把資產配置到了不動產;到了下半年,人民幣出現貶值,很多長三角的高淨值人群出於避險考慮,也開始購置不動產。”中原地產研究部經理盧文曦表示。

多位接受采訪的業內人士表示,一線城市人口導入量大,很多“80後”已有了一定的積蓄,而去年推出的“3·30”新政加速了這批人置換房屋的速度,也刺激了房價的上漲。此外,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導致開發商更願意在一線城市拿地,使得拍地價格大幅上漲,這同樣帶動了周圍的二手房價格。

以上海的陸家嘴板塊為例,去年上千萬元的房產大多都是置換購買,而在前幾年,這個價位的房產還隻有“金字塔頂端的人”才買得起。

“我們預計2016年上海成交均價的上升幅度在8%左右,高端住宅市場表現將繼續高於整體水平。”戴德梁行華東區綜合住宅服務主管伍惠敏告訴本報記者。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