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科幻!獨家試駕007特工車-阿斯頓·馬丁DB10 - 今日頭條

太科幻!獨家試駕007特工車-阿斯頓·馬丁DB10

來源:搜狐汽車新聞 2016-02-17 17:12:00

這是邦德的首部定製公務車,但這會是他最棒的那部嗎?軍需官請注意……

這個名字……幹脆下地獄吧——你當然知道我是誰而且為什麽我這麽寫。你的阿斯頓·馬丁正在台伯河底休息,在那裏的羅馬市大區市政部門會因為你第一時間把它撈起來而感慨涕零。事實上,他們對此十分執著。

它之所以在那裏,是因為——我想大概由於英國政府的財政緊縮——你忽略了要帶上所謂阿斯頓·馬丁對上一代傑出車型(被稱作“家常便飯式的典雅”)做出的彌補。例如,如果它的水下本領和路特斯Esprit一樣,這樣你我都能想起若你生活在發明這款車的年代裏,我便可以將這台同樣工藝精湛的車交還給你,猶如我將水底女神交還給諾博士一樣,省去那些揮之不去的沙丁魚味道。

無論如何,我從錢班霓得知你已經申請了一份完整的車輛書麵測評,而且我必須多說一句,我想過它會有一張血盆大口,因為是給009打造的,我能夠偷走它是因為你還沒有你所想象的一半聰明。我得到的全部東西隻是一塊見鬼的手表。

既然如此,我必須接受這是你單一功能的原型車,而且要完全達到功能完備,走的路會比DB5還要長,不僅僅是因為水警為了固定指引交通的浮標而在上麵打出碩大的洞。所以,由於我突然發現自己身處一群拚命想支配世界的精神病和瘋子中間,我遵守了你的請求。

設計與建造★★★★★

我必須承認你已經超越了自己。在我心裏,我認為我從未開過一款車能夠如同我那輛珍貴的老賓利更適應我的溫度,那是我剛誕生時就存在的,但我必須承認你用這輛阿斯頓·馬丁做到了。當你設計這款車的時候,真的考慮到了我,而不是那卑鄙的009,我或許被感動到了。或者隻是虛幻的付費殺手允許自己被感動。

即便如此,古典唯美主義與撕心裂肺激進主義之間的平衡得以順心如意地理解。當我回想起之前需要忍受你們部門出產的一係列垃圾車型時——一輛四缸BMWZ3?沒搞錯吧?——DB10的意義在於,軍情6處至少還有人感激愚蠢的殺戮玩笑比愚蠢的殺戮更有內涵。如果你不打算剝奪走某種銳氣,那麽你連一隻瓦爾特手槍都不值,離開那輛定製版阿斯頓·馬丁。

在那件事上,而且做的過程卻是讓我心痛,我必須還為00項目一勞永逸的創造設計新開端鼓掌。當我被禁止在我最害怕的DB5中抽我那條專門配方的三段莫蘭香煙時(很明顯五層一些因循守舊的官吏認為這是一間辦公室),我能夠保留我在傑明街裁縫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告訴了M:在我的書中特別提到了詞組“現成”,這值得在眉間射入一顆.32口徑子彈。我並不清楚009能夠去彌補哪些任務,以便促成那張被摸透的變臉,但我很肯定這無法改變她成為服役曆史上首位女性00特工。

在建造方麵,我即便沒有不滿意,那麽也離真正滿意相差甚遠,因為我發現在那十分優雅而心寬體胖的發動機罩下,卻充斥著一台排量遠不達標的發動機。(你或許希望阿斯頓·馬丁設計部門的夥計們知道,世界上最不絕密的特工都會懷疑這是未來汽車履行者。)我所有最新的阿斯頓·馬丁都完整補充了連杆,為什麽這輛卻沒有?然而,經過更深的思考,我總結出,這實際上是一貫正確的選擇。永遠都不會有007是一個穿著筆挺西裝薄情寡義的穴居人這樣的流言蜚語了。噢,不對。事實上,我頓悟了:我如今認為擁有正確90度連杆夾角的V8發動機以及絕對狂暴的渦輪增壓器創造出一件為我打造的完美武器。外殼下麵隆隆作響,暗示著一段更具勞工階層色彩但並不被承認的曆史,隻是需要每排的雙頂凸輪軸操縱每缸的四個氣門。實際上,V12發動機相比它幾乎聲名狼藉,而且,在你說出口之前,我可以是任何事物但絕對不是聲名狼藉。有時可能是放蕩不羈,但絕對不是聲名狼藉。

而最後,是關於變速箱的微詞。再一次,是我對於決策者的問候——我相信他會是門德斯先生嗎?當你的前任送給我第一台Vanquish的時候,我告訴過他我認為撥片換擋體現了新投資的獨特氣息,而且同樣完全沒有成為00特工利器。像我這樣一個如此兢兢業業的人民公仆怎麽能在精神高度集中應對國際犯罪組織的時候,使用我布滿尼古丁的手指,必須柔弱地輕彈一下完成換擋。謝天謝地直到你重新考慮了你的策略時,布羅菲爾德也沒有再次出現,歇腳空間也多出了離合踏板。如果我一定要從以下二者中做出抉擇:再給皇冠寶石做一次激光治療,或者成為一個半吊子幽默感的犯罪高手對於傷筋動骨的變速箱言論中的笑柄,我要說給我張桌子,我要把自己綁在上麵。而且沒錯,我知道那是金手指,但是以我的年齡我應當被允許從始至終加入我的狂想症。

所以從現在開始,三個踏板,一個變速杆,我可以用它們闖入大門就像那是赫夫·維勒查澤(HervéVillechaize,法國演員)的臉,明白嗎?

內部空間★★★☆

很精練,經過深思熟慮但說的是實話,有一些很明顯而不是令人失望的例外。

現在我是一位90多歲高齡的老人(當然幾近期頤之年,以至於我都記不清我的出生年月,雖然大多數專家認為是在1921年左右),不應該留給某位古代英倫傳統主義者諸如此類印象;我玩世不恭,是個抽著壽百年香煙的花花公子。這是對於采用優異皮質材料的注解。但同時,我必須要表現得樂於擁抱現代社會,我發現在碳纖維的隻言片語中,道出了我冰冷堅毅的性格,以及生活中單調的色彩。

儀表盤也同樣出彩,印證了阿斯頓·馬丁幾十年來缺失的一個元素,即儀表板既外觀時尚同時易於閱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然而我會把最高的讚美之詞留給方向盤,它的輻條和厚度是那麽地匹配我多毛的指關節。雖然我會拋棄那些方向盤上的按鈕:我並不想看起來像是在模仿那些近年來麵無表情、膽小怕事、流言纏身的隔離圍欄躲避者,假裝自己是競速車手。

那麽到了無足輕重的元素,其中至少包括某人忘記給機關槍換彈匣造成幾乎難以挽回的後果。對於車上可憐無幾的儲物空間,我其實更加惱怒了。在看到了那塊禁止吸煙標識後,我承認我必須接受雪茄盒的缺失,可居然沒有地方冷卻唐培裏儂香檳酒。這需要我提醒你上回我們已經聊過了這個話題,你向我保證香檳酒會儲存在一個由電腦控製、陀螺儀支持、單獨降溫的離心機內,可以準確應對、正向和反向監測車輛的每一次運動,就算比如車輛旋轉720度,那珍貴的液體裏也不會滲出一個氣泡。Q,這裏麵連一個該死的杯架都沒有。

終於說到了車窗。是哪位天才認為無法開啟的車窗是個好點子?我在野外駕駛時已經受到了一些侮辱(見前文“皇冠寶石”),但這和我在臭名昭著的羅馬交通擁堵中的經曆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我必須打開那道天殺的車門,才能和旁邊坐在溜背式1750AlfaSpider裏麵迷人的小姐交談。她其實嘲笑了我一番,而雖然我無法去指責她,但你會發現當你打開DB10的行李箱時,邦德女郎不再是我愛慕的唯一對象,伴隨著短暫偶遇邦德之後似水年華般的結局。

動力性能★★★★

Q,有時我真的很不解。當你告訴我它0-96公裏/時加速僅需3.2秒時,你是不是隻是在忽悠我,因為你當時認為我壓根就開不到,還是在實驗室裏呆的太久,以至於你和現實世界已經形同陌路?

對此我真的很興奮——以一種完全炫酷的方式,你懂的。但它在測試賽道上的結果呢?沒錯,5.7秒。我懷疑雪鐵龍2CV滑下山坡都比它要快。

人們會關心它的公平性,我必須承認測試並非在最理想條件下進行,有一對比正常人體格要大的技師拖著一台一無是處的轉速表,微微打滑的離合器以及惟恐損壞車子的心理可能會導致我們這本汽車雜誌出版時留下幾頁空白。他們預計在理想狀態下,這輛車至少會達到標準V8Vantage的加速時間4.6秒,而我也預先被告知這輛DB10的發動機淩駕在Vantage之上,但是3.2秒的時間距離現實存在的Vanquish還有一個巨大的想象空間,猛虎坐鎮,鸚鵡用作繪圖設備而丹妮絲·理查茲在扮演核物理學家。

然而,從4.7升發動機中獲取如此驚人寬闊的扭矩區間,你的員工一定獲得了高度讚譽,對於一位十萬火急的特工來說,這比理論上更高但僅能在最大功率之前的一轉中使用更為實用。技師們尤其對這台車以最高擋從48公裏/時加速至114公裏/時僅需6.9秒讚不絕口——他們說,像保時捷911GT3RS一樣快,不管什麽都能超越。

乘坐與操縱★★★★☆

就算你會知道我總是將一輛車如何應對路麵作為重中之重。每當我轉動方向盤時,它總是能提供足夠的抓地,我的假牙都能被甩飛,但如果它不能從容地展現,然並卵。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在超過50年的時間裏敦促接連三任M保留DB5,直到現任剛剛上任。

DB10以這種標準來看並非最佳,除了其他的一些局限之外,我總是將DBS(在這台車上我的愛妻被艾爾瑪·邦特(IrmaBunt)射殺,說句打嘴的話那還真是神奇一槍)讚為我開過最舒適的公務車。作為題外話,需要我提醒你46年之後,那位名字好聽的邦特小姐依然逍遙法外嗎?

我跑題了。DB10提供了必要的乘坐品質,我在嘩啦啦幾十步下來之後也沒有甩飛我的腰部訓練緊身衣,所以我認為我們可以把這台車歸類為“足夠好”。在操縱方麵,很難想出能如何改進。隻有上天才完全了解在我們的即興高速首都觀光遊中,並不是動力讓我逃脫邪惡辛克斯先生的魔掌。

購買與擁有★★

我知道在這種形式上的測試中,這是一個標準的板塊,但似乎我無法想起買過更別說擁有過任何東西,或許是世界上真的沒有一個人比我更不夠格來完成這一篇章。

即便如此,我希望並且期望燃油消耗量能夠極度糟糕。這真是悲傷的一天,當我如同一隻未複原的恐龍,思考若是開著一輛樸實無華的汽車,要比鏟惡鋤奸更像是拯救地球的有效方式。想象一下頭條:“布羅菲爾德回來了,這一次我們真的要死掉,但這沒有關係,因為007的座駕百公裏油耗5.6升。”

阿斯頓·馬丁DB10《車王》雜誌評分★★★★☆

帥氣,離經叛道;在我的詞典裏幾乎完美。水下模式被忽視

我感覺我已經著重指出了該車的優點和缺點,無需不厭其煩地再梳理一遍。我可以做出更有意義的結論在於,將DB10的親戚以之前開過適合我的車為標準來評判。如果我們要蒙住德國人(拜托了),我們隻被留下了一知半解的路特斯(或者那應當是洛蒂(法國知名小說家)?我在大學學過中文)和阿斯頓·馬丁。很明顯,沃蘭特是個糟糕的錯誤,但剩下的東西用處廣泛。

在與DB5對比時,我承認我糾結了。以一件裝備來看,DB10更有效率,但若是以個人看法,我傾向於超輕量的車身。相比而言,Esprit過去是我最犀利的工具,但遠遠達不到一位紳士出行的首選。

所以雖然我憎恨妥協,我必須總結出DB10確實最好地融合了我對於一款車的需求和需要。我希望我們下次見麵時,許多短板都得以改進,車窗可以打開而且V5也會轉到我的名下。如果009需要一台歐米茄轎車,它會很受歡迎的。(車王雜誌2016年2月17日北京報道)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