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購房首付降到兩成 北漂族該不該堅守北京買房

來源:網易房產新聞 2016-02-08 13:08:00

早晨7點多,背著個黑色雙肩旅行包,拎著點心匣子出現在北京西站的小郝,心裏沉甸甸的。

春節了,他這是要回家了。在北京“漂”了15年,準備2016年結婚的小郝和女友打算在北京郊區買套房子。可上火車的前一天晚上,央行和銀監會發布的不限購城市“首付最低兩成”消息,讓他猶豫了。

老家的首付已經降到兩成,該不該堅守北京買房?春運返京的大軍中,這樣一個話題,在慢慢發酵。

“兩成首付”激起波瀾

前幾日,央行和銀監會下發通知,在不實施“限購”措施的城市,居民家庭首次購買普通住房的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原則上最低首付款比例為25%,各地可向下浮動5個百分點。這也就意味著,最低兩成首付,就可以在很多被稱作“一點五線”和“二線”及更小的城市中買房了。

這個消息,一度讓小郝所在的公司微信群起了波瀾。“回家正好看看房子”,“我們那邊便宜,你拿著年終獎來我家,首付就夠了”等話題,此起彼伏。

隨著“限購令”的成色漸漸褪去,目前全國僅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海南省三亞局部地區仍舊維持限購政策。而央行、銀監會在此時發布降低首付款的政策,被業內人士認為是“鼓勵大家春節回老家買房”。

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追著幾個購房群、老鄉群看討論內容的小郝,並沒有急著發言。但這些對話確實在他心中產生了影響。

過了年,小郝和女友即將領證,以後每年過年回家,就得“拖家帶口”,可小郝的父母家隻是一間50多平方米的兩室一廳。過春節時,如果小郝和妹妹一起回家,隻能母親和妹妹睡一屋,自己和父親睡一屋。明年再過年時,父親估計就隻能睡在客廳沙發上了。

“如果能換個三居室,以後回去爸爸至少不用睡客廳。”小郝說。

貸款二套剛需背得起嗎?

大學畢業後工作了9年,雖然年薪已經到了稅後20萬元,但小郝絲毫不敢放鬆。

“爸爸媽媽供著我們讀書不容易,前幾年我們家都在還錢,我還供著妹妹讀了大學。”小郝說。

省吃儉用這麽多年,加上今年的年終獎,小郝攢下了32萬元。老家的新房子,已經接近每平方米1萬元。如果按照兩成首付計算,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首付足夠了。

北京和鄭州,對小郝來說是“雙城”。但和每個剛需購房人一樣,如果要在老家商貸買了房,回到北京再買房時,就要麵臨征信記錄上顯示尚有房貸、在貸款中算“二套”的情況。

按照現行的貸款政策,小郝父母的年齡已經無法再貸款,而其妹尚無完整收入記錄,也不能貸款。隻有用小郝的名字買房、貸款;但如果在鄭州買了房、貸了款,他們再買北京的房子時,就需要首付五成,並且承受1.1倍的利率。

“這事兒我真沒想過。”回到家的小郝已經心動,可是當記者提醒他注意北京買房的利率變化時,他猶豫了。

如何把錢“用在刀刃上”?

讓小郝動搖的,還有他父母的態度。

“你都在北京了,錢要用在刀刃上。”小郝媽媽直接說,如果小兩口以後紮根在北京,就根本不用在鄭州買房。

小郝的爸爸媽媽也會在電視中看到和北京房價相關的新聞。“當時買不起,現在更買不起啊。”小郝媽媽說。

2007年小郝畢業,朝陽還有單價每平方米8000多元的房子,可對那會兒的小郝來說,這簡直是“天價”。

“你在鄭州買了房,是想為回來發展留條路嗎?”記者問。小郝沒有回答。

亞豪機構分析師郭毅說,北京新增常住人口已由50萬人/年減少到30萬人/年,部分白領選擇經濟發達、人才缺口大、薪酬水平較高的“一點五線”及“二線”城市就業及居住。在這樣的背景下,小郝也有可能成為回老家發展的一員。

“我還是回北京後再看看。聽說房山、門頭溝還都有每平方米兩萬多元的自住房,我和媳婦湊個三成首付,咬牙過了這幾年,再給老人換房吧。”小郝說。

盡管小郝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但貸款機構偉嘉安捷分析師吳昊認為,降低不限購城市的首付比例,會加快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成交節奏。

“不限購城市幾乎覆蓋了房地產市場大部分城區,首付比例的下調將有助於刺激不少貸款需求釋放,對樓市加快去庫存具有積極作用。”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