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車政府補貼不應是補貼企業利潤

來源:南方數碼 2016-01-30 08:46:00

(原標題:新能源汽車政府補貼不應是補貼企業利潤)

最近國家財政部長樓繼偉表示,補貼政策要適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長期執行消費補貼企業容易患上對政府政策的依賴症,緊盯政策去設定產品,缺乏技術研發和產業升級的動力和壓力。2020年後針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將退出。

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快速發展,正進入規模化發展的新階段。去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突破30萬輛,截至2015年年底,我國新能源汽車累計產銷近50萬輛,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可是我國也是對新能源汽車補貼最大的國家。據統計,目前世界各國針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以及各種優惠政策大概是160億美元,而中國過去十幾年中大概占了一半以上。而2020年一旦政府退出補貼政策,我國新能源汽車生產將可能發生斷崖式下跌。

對新興產業和新興技術進行政府補貼鼓勵發展,是全世界各國所通行的。新能源汽車比之傳統汽車,其在清潔能源、環境保護、新技術推廣和發展上都是代表時代發展方向的,都是有利於可持續發展的。政府有責任和義務引導引領新技術、新時代發展方向,因此鼓勵補貼新能源汽車生產經營發展,改善自然環境,促進經濟轉型,是中國政府的分內事。

可是,現在不僅有各種騙取政府補貼的事,那倒不是十分嚴重的事,隻需政府嚴厲打擊和杜絕尋租行為就是了。問題是,一旦補貼退出,整個新能源汽車事業就可能斷崖式下跌!這不又是在重蹈我國光伏產業的覆轍嗎?

光伏企業靠政府補貼發展壯大出口贏利,各地開花。一旦國外市場對我國實施反傾銷限製,國內光伏企業全都陷入困境。換句話說,國內那些光伏企業,如果沒有政府的補貼,它們本身是不能贏利、不可能活下去的。

新技術新事業的利潤率一般低於平均利潤率,為了引導鼓勵,運用市場之外的“有形之手”———政府補貼,也是合理的。但是,新能源汽車業畢竟也是市場行為,它的基本規則仍然應該是市場這隻“無形之手”,“有形之手”隻是“無形之手”的補充。

這就是說,作為引導鼓勵新能源汽車事業的補貼政策應該是建築在市場價值規律基礎上的,所以是應有補貼金額的數值、時限和用途上的限製的。

補貼數值應該低於平均利潤率,說穿了也就是補貼企業研發新能源汽車創新研發技術成本和營銷成本,而不是補貼那些企業的利潤。否則企業就無須承擔新事業的風險卻可以獲得新事業的紅利,這樣根本不符合現代企業的冒險精神,這樣的企業也不成為企業了。反過來說,現在那些從事新能源汽車業的企業是應該虧本的,是在投入期的,它們的利潤是寄希望於將來的成功。

而現在的問題是,還是屬於新事業的新能源汽車的產銷的參與企業,因為有了政府補貼,所以它們幾乎個個都是沒有風險的、有利潤的,那麽它們還會有多少動力去研發技術、推廣新產品呢?政府補貼並沒有促進提高它們的生產經營能力、沒有降低成本,政府補貼沒有扶助它們自主生存、拓展市場,一旦政府補貼沒有了,它們也就倒下了。

中國的新能源汽車業,會不會是下一個光伏產業?聯係到最近上海及其它一些地方財政補貼風投,是否反而會淹沒了創新的動力和能力?著實令人擔心。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