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邦鑫 未來教育的核心是按成果付費?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1-23 14:06:00

“1.0階段教育,以教師為核心,就是傳統意義上的師者傳道授業解惑。2.0階段教育,以學生為中心,本質在於喚醒、激發、鼓舞。

今天的教育是以服務為中心。當科技和互聯網到來的時候,會不會顛覆今天的教育?未來十年,除了服務還有數據,數據和服務同樣是未來教育的核心。為什麽數據重要?數據幫助我們實現教育的個性化。

以前教育是按時間付費,不管家教也好,輔導班也好,我們收取學費都與老師付出的時間有關。未來教育可能會從按學習效率付費,變成按發展和成功付費。在數據驅動下,你可以因為幫助一個學生取得社會成就來收費。”

1月20日,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在2016好未來集團年會上發表最新演講,他分享了好未來的理念、發展願景,以及對未來教育的新展望。

以下是張邦鑫的演講整理:

三個故事,三句話

今天跟大家交流的主題是“未來連接你我”,首先跟大家分享三個女孩的故事。

第一個女孩叫劉智昕,小時候在山東長大,初中一年級跟隨爸媽來到北京,在人大附中普通班讀書,課外在學而思培優上輔導班。她在學而思培優學了六年,報了三科。後來她成為2015年北京高考理科狀元,進入北京大學。

第二個女孩叫苑貝貝。十多年前,學而思培優隻有北京一個教學點、2400個學生的時候,她媽媽帶孩子到我們這兒報班。苑貝貝中學不是人大附、北大附,也不是高考狀元,但她後來考上伯克利大學,現在還沒畢業,就已經拿到高盛等世界知名機構的offer。這位家長跟蹤了我們兩年多,後來降薪來到好未來,成為我們第一位高管,她就是好未來高級副總裁於莉。

第三個女孩叫李一格。她是北京四中的學生,考的大學既不是北大、清華,也不是斯坦福、哈佛,而是首批進入Minerva大學的中國學生。Minerva是一所很具顛覆性的大學,由原來哈佛的校長、教授和斯坦福的教授一起創辦的,錄取率僅2.9%。很多美國大學生放棄其他大學offer,選擇這所學校。

Minerva用互聯網授課在世界範圍內與老師溝通,四年會在全球七個城市遊學,理念非常領先。2014年,好未來投資了這樣一個麵向未來的大學。

跟大家分享這三個故事,主要想說如果今天再看好未來,會發現它跟十年前相比不僅僅是一個線下培訓機構;不僅僅是一個輔導優秀學生在小升初、中考和高考取得優異成績的機構。我們的學生在中國、美國、全世界範圍內都表現得非常優秀。

事實上,從2003年到2013年,我們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給孩子受用一生的教育。雖然看起來我們的學生出路都非常好,但是我們自己內心一直很緊張,我們一直牢記三句話:

第一句話,教不好學生等於偷錢和搶錢。早在12年前,我們就開放課堂、免費試聽、小班上課、允許退費,這不是說我們的商業模式有多好,而是我們從創立第一天就告訴自己:不要成為一個偷錢和搶錢的機構。家長把孩子送到我們這兒,我們教不好他們,就是偷錢和搶錢。這句話一直支撐我們走到今天,並且未來也會一直在我們耳邊響起。

第二句話,不是靠口碑招來的學生,我們不受尊敬。中國那麽多培訓機構,從來不缺一家。如果好未來進入到一個地方,不能給當地學生和家長帶來不一樣的地方,那麽我們為什麽要去?所以,這些年我們一直堅持管理增長,到今天為止也隻進入19個城市,今年會新增幾個。

第三句話,跟客戶不親的學校,沒有好的未來。我們如果隻考慮商業模式、利潤,而沒有真正走到客戶身邊,跟他們長時間、高頻次、高反饋的深度連接,就不會有好的未來。我們過去12年一直在努力,希望未來做得更好。

分享一個故事,2013年12月11日,上海學而思培優寒假班報名的時候,很長家長排隊排到晚上十一二點。當時的分校校長楊付光在朋友圈發了一條人滿為患的照片,並配文:“家長辛苦了,我們什麽也不說,一定要以更好的行動對得起大家的信任。”看完這句話,我心裏五味雜陳。小夥伴的教學品質這麽受家長歡迎,我非常感動。但是轉念一想,這種事情在2007年北京也出現過,在學而思培優進入的大部分城市滿班率高達90%以上,但很多人根本報不上。好未來仍然存在很多問題,直到今天,我們還沒有能力很好的把高品質的教學快速複製到更多地方,去滿足家長的需求。

這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我們至少可以考慮讓家長半夜不去排隊。過去一年我們推出學而思APP,為學生和家長帶來很多便利。

自己給自己製造競爭

這些年,不斷讓我感到驚喜的是,我們一直在試圖自己超越自己,舉三個例子。第一個是學而思培優和摩比思維館。學而思培優是K12領域的領先者,好未來其他子品牌的師資、教研多半是從學而思培優出來的。過去七年以來,我們一直在思考,未來有沒有一種產品可能超越學而思培優,至少在某些方麵超越它。

過去五年,我們曾經探討學而思網校是否有可能把學而思培優超越了,未來是不是還需要線下教育?後來發現,線上教育和線下教育不是一回事。那麽未來五年線下教育是什麽樣子?我們做了摩比思維館,它最早用Pad教學,采用很多新科技手段。後來,在競爭壓力下學而思培優不僅沒有被打敗,反而發展的比以前更好了,摩比思維館在這個過程中也找到了獨特的定位,更好的植入科技、素質元素。我們通過自己給自己製造競爭對手的方式,試圖實現自我超越和自我顛覆。

另一個例子是樂加樂和勵步。好未來靠理科起家,但七八年前我們便開始進軍少兒英語領域。樂加樂英語已經成為一個麵向國內體係的英語培優品牌。去年,我們又收購了針對出國留學、國際學校學生的學科英語領先品牌——勵步英語。樂加樂和勵步之間既有競爭又有合作,加上主打在線英語口語品牌的樂外教,三者形成有機整體,與順順留學一起形成好未來英語的完整產業鏈。

第三個例子是學而思網校和海邊直播。學而思網校是好未來非常重要的一個在線教育產品。七年前,我們創立學而思網校,當時是學習韓國的Megastudy公司,它在韓國做的非常好,但在中國卻被學而思網校超過了。此前,學而思網校是錄播模式,在業內率先采用高清視頻,後來又探索“錄播+直播輔導”,這兩年它定位直播,轉型“直播+錄播+輔導老師”模式,這是好未來在全國甚至全球範圍內的首創。

盡管如此,過去三年我們在好未來內部孵化出另一個在線教育產品——海邊直播,它用“直播+服務”的方式服務家長,取得很好的效果和口碑。令人欣慰的是,學而思網校和海邊直播一直是一種建設性的競合關係,它們相互學習,相互競爭。學而思網校正在轉型直播,海邊直播也在學習學而思網校的技術。

近年來,在做好原有K12業務的同時,我們不斷通過投資並購突破自身邊界。我們投資了很多教育科技公司,它們都是各自領域的第一名,比如寶寶樹是母嬰行業的No.1。

總體來說,好未來主要圍繞K12上下遊延伸產業鏈,主要聚集幾條賽道:1.幼兒教育,像寶寶樹、小伴龍、嘿哈科技、鯊魚公園。2.涉及K12的產品,比如學科網、作業盒子、輕輕家教。3.外語類公司,順順留學、勵步英語。4.國外前沿教育科技公司,像Minerva大學、備考平台LTG、遊戲化學習產品Enuma。

好未來做這麽多戰略投資,主要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們希望把自己的主戰場做深做透,剩下的領域通過投資、並購、連接、學習的方式,實現合作共贏。

教育迎來DT時代

未來十年,好未來會成為一家什麽樣的公司?我想用一組數據來詮釋好未來的下一個十年:

未來十年,我們會在超過100個城市開線下學校,會開設超過1000個服務中心,10000間教室,會有10萬以上的全職員工,會培訓100萬以上的全職、專職教師,線下一年服務學員超過2000萬人次,線上線下服務超過1億人次學員,每年會給學生上10億次課,提供超過100億課時服務,整個集團收入會達到1000億,產生的學習記錄將超過10000億條。

未來十年,好未來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量變,而是會發生根本的質變:

1.我們會從一個培訓機構變成一個教育機構。過去12年,好未來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利用周六日和平時晚上的時間給學生做課外輔導。但未來教育機構會越來越深入的滲透到公立體係。

2.我們會從一個線下公司,變成一個科技服務公司。

3.我們會從一個中國公司,成長為一個全球性公司。

4.未來十年,我們會從一個運營型公司,成長為一個數據驅動的科技公司。

人類教育即將迎來DT(DataTechnology)時代。什麽叫DT時代?原來是從工業社會到IT時代,大家都知道信息技術給社會帶來突飛猛進的進化速度。但是未來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化,包括教育行業的發展,都是基於數據的驅動。過去這麽多年,我們一直說互聯網改變教育,科技改變教育,但是它們都以服務為核心。1.0階段教育,以教師為核心,就是傳統意義上的師者傳道授業解惑。2.0階段教育,以學生為中心,本質在於喚醒、激發、鼓舞。

今天的教育是以服務為中心。當科技和互聯網到來的時候,會不會顛覆今天的教育?其實,當服務遇到內容,比如研發,服務是核心,研發是輔助。當服務遇到工具,服務是核心,工具是輔助。當服務遇到直播,服務是核心,直播是輔助。但是未來十年,除了服務還有數據,數據和服務同樣是未來教育的核心。

為什麽數據重要?數據幫助我們實現教育的個性化。目前的教育基本上是把人當作機器培養,不管一個學生能力大小,我們都教給他一樣的東西,那是非常低效的。在數據驅動的時代,將來20歲就可以拿到博士學位,不需要到28歲或者30歲。所以數據以及對數據背後的挖掘,是整個未來十年教育的重要的方向。

我們剛剛投資了一個世界範圍內領先的自適應學習平台——Knewton,它是目前全球範圍內擁有學習數據最多的公司之一,我們還簽署了全方位的業務合作協議。

以前教育是按時間付費,不管家教也好,輔導班也好,我們收取學費都與老師付出的時間有關。某種程度上,我們今天的價值是按時間來丈量的,和理發師、美甲師一樣。未來DT時代的教育,則是按效果、效率付費,幫助學生取得多大進步,就會獲得多大的回報。

更長遠的看,未來教育可能會從按學習效率付費,變成按發展和成功付費。在數據驅動下,你可以因為幫助一個學生取得社會成就來收費,比如幫助他們成為某個領域的領軍者或專家,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對教育本身價值的挖掘。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