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卷遭拒考生訴考試院教育廳,高考成績查卷難?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1-22 10:19:00

每年高考分數公布後,總有考生會對自己的分數存有疑議。近日,一名江蘇考生多次要求查卷遭拒後,將省考試院和教育廳告上法庭。

緣何查分容易查卷難

2015年參加高考的江蘇泰興考生小聞這半年過得很鬧心。成績優異的小聞在去年的高考曆史科目中“出乎意料”地得了個C,這使得她與許多名校擦肩而過。在多次要求查卷無果後,她將江蘇省教育考試院和江蘇省教育廳告上法庭,要求公開自己的曆史答卷、原始分數以及劃分各等級的分數線等信息。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受理此案,目前開庭日期尚未確定。

高考複核——查分還是查卷?

因不能看自己的高考卷而將考試主管機構告上法庭,小聞並不是第一個。2008年,河南考生小劉考分大幅低於預期,查卷被拒後,他將省招辦告上法庭,鄭州中院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責令省招辦公開試卷。2009年,北京考生小峰因同樣的原因狀告北京市教委被駁回,法院判定查卷不符合相關保密規定。

同為高考查卷,判例何以大相徑庭?高考成績複核,到底能做到哪一步?核分還是查卷,誰說了算?

記者查閱了教育部關於高校招生考試工作的有關規定,發現涉及考生查卷、看卷的主要是成績複核和考試信息的相關規定。據最新的《2015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考務工作規定》,其第五章第三十三條規定:“省級教育考試機構應按照教育部有關規定製訂考生成績複核辦法及其程序,向考生提供成績複核服務。成績複核辦法及程序應告知考生。”而第六章第四十一條規定:“考試信息由教育部、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同意向社會發布。未經教育部或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同意,不得向任何單位、個人提供。”

依據上述表述,具體複核內容及複核辦法教育部並未給出明確界定,而是將具體複核辦法下放到了各省。而據記者調查,目前各省對高考成績複核的執行尺度僅限於基本信息與合分正確與否,且都由考務部門完成並告知結果,試卷信息及查卷過程並不對外公布。例如,陝西省2015年高考成績複核規定:“複核事項限於考生基本信息、是否本人答卷、是否有漏評、漏統(登)、小題合分是否與總成績一致……成績複核由評卷工作組和仲裁組負責實施。”山東省則特別標明,複核範圍不涉及評分標準寬嚴程度的掌握。可以說,複核核分不查卷是目前各省規定的通行辦法。

試卷為什麽不能讓考生看?

高考是關係到考生一輩子的大事,對落差較大的考生來說,總要親眼見到試卷才能心服口服。那麽,考過的試卷還有沒有保密的要求,考卷究竟能不能給考生看?

記者注意到,在教育部給小聞行政複議的答複中,有這麽一句:“考卷不屬於國家秘密,但隻限一定範圍的人員掌握,不得擅自擴散和公開。”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馬懷德對此解讀為,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除商業機密與個人隱私外,隻有公開後危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經濟安全和社會穩定以及辦理中的過程信息、內容信息可以免於公開。江蘇省拒絕公開考卷應該是出於以上原因。馬懷德同時認為,目前的核總分製度從法律角度看有一定合理性:“評分是有一定主觀性的行為,完全接受司法審查可行性不高,法院也沒法處理。”

從操作層麵看,實現查卷的難度也不小。從公布成績到報誌願不到一個星期,短時間內要討論、裁定那麽多的質疑絕非易事。馬懷德說:“如果開放了查卷,但凡考得差的學生都會提出查卷,考試機構有沒有這個負擔能力,要付出多少成本,考試、錄取秩序怎麽維護都是問題。”據記者調查,截至目前,僅有河北省教育考試院曾經在2015年集體組織過要求複核的考生進行看卷。

從考務角度,考生看卷也會帶來一係列問題。北京語言大學彭恒利老師表示,試卷公開必然會引發對答案和評分規則的討論,評分規則直指命題思路,這會給命題人帶來壓力。他透露:“命題人需要合理設計分數的等值,把試卷的難易程度保持在穩定範圍內。”如果評分規則過度曝光,考試輔導機構就會摸清命題人的思路,結果將破壞命題的公平性。“我認為這是個案和大局的關係,不能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彭恒利說。

成績複核向何處去?

在分數麵前,考生難道真的隻能承認並相信考試主管部門的複核結果?北京教育學院原院長李方坦言,閱卷過程中,由於疲勞、時間、進度等因素,評卷的信度、效度可能會受到影響。“考卷中主觀題的分數可能會有一定浮動,而要求看卷的考生一定是考試成績與預期有明顯反差,有一定把握才會執著地要求查卷。從專業和判卷業務的角度,應該給學生一個可以信服的交代。”因此他建議,如果不方便讓考生直接看卷,可以讓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督導方參加對考卷的審核。

彭恒利認為,考生看卷的訴求迫切的情況下,原先的規定不能固守,但應考慮具體情況。“如果在沒有規則的情況下倉促放開,造成的後果是沒法收拾的。”他表示,應當在充分研究的基礎上,把看卷涉及的各方麵問題都想清楚,在製度設計的基礎上,積極穩妥地推進信息公開。“不能邊走邊改,造成新的不公。”

馬懷德表示,教育部可以根據近年來的實踐將相關規定進一步具體化,按照《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要求,結合各省類似糾紛的判例,製定出更加清晰、明確的複核標準。

劉博超/光明日報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