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華裔少女被蘇軍派遣孤身勸降日軍遭槍殺

來源:網易新聞軍事新聞 2016-01-18 09:37:00

不一會兒,日軍陣地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聲音持續了3個多小時,當爭吵不再繼續的時候,突然一聲槍響,旋即,山林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菲多爾琴科斷定:加琳娜被日軍槍殺了!

(原標題:二戰華裔少女被蘇軍派遣孤身勸降日軍遭槍殺)

本文摘自:《解放軍報》2013年3月27日第8版,作者:李占恒,原題為:《美麗天使加琳娜》。

加琳娜是一個17歲的中俄混血女孩兒。她長得漂亮極了,無論走到哪兒,都會引起一陣騷動。母親為女兒的美麗擔心,不允許她化妝,可是不化妝的加琳娜走在綏芬河的大街上,還是引來了眾多的回頭率。

加琳娜的母親菲涅是烏克蘭人,父親張煥新是中國人。張煥新原籍山東掖縣,“闖崴子”(即海參崴,俄國名,符拉迪沃斯托克),不但攢了家產,還娶回來一位美麗的烏克蘭姑娘。

加琳娜1928年2月18日出生在綏芬河,精於算計的張煥新將一家6口人申報了兩個國家的國籍:夫妻倆與小兒子是中國國籍;加琳娜和她的兩個哥哥是前蘇聯國籍。這一來,張煥新的半個家享受蘇僑待遇,配給細糧、砂糖,還受蘇僑事務局的保護。

美麗的加琳娜有一副好嗓子,1941年6月,綏芬河、東寧、橫道河子、一麵坡等地俄羅斯僑民舉行音樂會,她榮獲了“金百合歌手”獎,她唱的歌曲《白色的玫瑰花》獲得一等獎。年底她從俄僑學校畢業,學校留她作了音樂教師。

加琳娜能流利地說漢語、俄語、日語3種語言。俄語是跟父母學的,日語呢?1931年到1945年,綏芬河是偽滿洲國的地盤,居住了許多日本人,加琳娜學會了日本話,其水準之高,居然能在俄僑學校代教日語課。

正當非常事件即將發生的時候,加琳娜熱戀了。戀人是比她高兩年級的同學鮑裏斯,“唱自己最愛唱的歌,愛自己最想愛的人”。歌兒就是這麽唱的,生活也這樣賜予了她,可戰爭把這兩件事都給奪走了。

蘇聯紅軍進攻綏芬河,支援中國抗日,小城進入戰爭狀態。加琳娜兩個既會說俄語,又會講漢語,模樣長得極像俄羅斯人的哥哥被蘇聯紅軍征走了。大哥在綏芬河蘇軍衛戍司令部;二哥隨著另一支部隊向中國縱深挺進,隻有她和弟弟陪伴著父母。

那天,加琳娜跟父親向郊外轉移自家的奶牛,遠遠看到母親、弟弟和鄉親被蘇聯紅軍叫走。她不放心,便跟了上去。

進了衛戍司令部,司令什瓦特欽可夫問大家:“你們誰會說日本話?”

人群中有人說:“加琳娜會說,她還會蘇聯話和中國話呢!”

什瓦特欽可夫警惕地問:“她小小的年紀,怎麽會說日本話?”

媽媽說:“這還用問嗎,跟日本人學的唄!”加琳娜家的兩個鄰居高倉家和岩館家就是普通的日本人。

什瓦特欽可夫熱情地請加琳娜到他的辦公室。一會兒工夫,加琳娜走了出來,手裏握著一張紙條,後麵跟著兩個蘇軍軍官,其中一個軍官手中還擎著一杆白旗。

加琳娜對媽媽和弟弟說:“他們讓我當翻譯,上北山勸日本人投降。”

母親一聽傻了,加琳娜安慰媽媽:“那山洞裏還有日本老百姓,說不定高倉一家、岩館一家也在裏麵呢!”

母親哭了,她愛這個女兒勝似愛那3個兒子。丈夫開餐館,母親給飯館取名“加琳娜”,日本人讓綏芬河的店鋪改名,母親硬是頂著沒有改。

母親擦去眼淚,摘下自己頭上的紅頭巾,換下了女兒的白頭巾。紅頭巾是新的,白頭巾是舊的,按照烏克蘭人的習慣,婚喪、過節、出遠門,女人都戴上新頭巾。

“再見了媽媽,我很快就會回來!”加琳娜與親人依依道別。

12日清晨,蘇軍前指為加琳娜配置了特別小分隊。行至要塞核心陣地天長山陣地前,帶隊的菲多爾琴科上尉授意加琳娜向日軍陣地喊話,大意是:“我們是蘇聯紅軍談判代表,請派人和我們對話。”

大約喊了1個小時,一個打白旗的日本兵出來了。雙方通過加琳娜緊張地交涉著,沒想到,日軍提出了一個苛刻的條件,隻允許加琳娜一人進入日軍要塞。

菲多爾琴科陷入了兩難境地……加琳娜預感到自己的處境和將要發生的危險,不禁流下了眼淚。上尉緊緊抱住加琳娜,安慰道:“不要害怕,你是善良的,相信他們能理解我們的好意。”

加琳娜哭出了聲:“我可能再也見不到媽媽了……”

菲多爾琴科繼續勸她:“本來有我們這些男人,是不該叫你一個小姑娘去冒險,可是我們不懂日語,隻有你能把談判提綱翻譯給他們,你是去執行拯救他們生命的任務,他們不會殺你的。”

加琳娜哭得愈發厲害,菲多爾琴科手足無措……終於,加琳娜似乎想清了什麽,一下子止住了哭聲,擦幹眼淚,拿著“談判提綱”,頭也不回地向日軍陣地走去……菲多爾琴科眼看著加琳娜一步步靠近那個拿著白旗的日本兵,隨後一起消失在樹林裏……

不一會兒,日軍陣地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聲音持續了3個多小時,當爭吵不再繼續的時候,突然一聲槍響,旋即,山林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菲多爾琴科斷定:加琳娜被日軍槍殺了!

蘇軍指揮所調集重炮,連續4晝夜轟炸天長山要塞陣地。15日下午3時許,天長山要塞陣地陷落,日軍僅有26人活命。

後來,天長山要塞一個幸存的日本兵在回憶錄裏稱:“對於女使者的勸降,主降派和主戰派進行了激烈的鬥爭,主戰派為了昭示自己的主張,開槍殺死了女使者。”

……

菲涅不相信女兒死了,她去天長山找加琳娜,全鎮子的人都一起上山尋找加琳娜……人們隻找到了一條紅頭巾。菲涅搖頭,說這不是她給女兒的那條,她還去山上找,找啊,找……

一個由美麗姑娘擔任的勸降使者的被殺,震動了全世界。多少年來,人們像傳頌神話一樣說著美麗天使的故事。一直到2004年,綏芬河當地一位作家完整地將加琳娜的故事披露給中國讀者,美麗天使的故事終於從塵封的曆史中複活。2007年,俄羅斯總統普京得知中國老百姓要為這位俄羅斯姑娘立紀念碑的事情後,欣然提筆寫下感言——

我認為在紀念碑上可以寫下這樣的話:“我們的友誼意味著相互理解、信任,共同的價值觀和利益,我們將銘記過去,展望未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